台灣大法弟子:回首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向一位學法輪功的女士借了《轉法輪》來看,記的第一次看這本書,就覺的這不是一般人寫的出來的。十月底上完九天班,在師父巧妙的安排,以及輔導員、老學員的熱心引導之下,我一步一步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路。

修煉初期,人心多、觀念也多,常常一天生活下來,就會發現許多執著,為了理清思路,把提高的體悟寫下來,寫了好幾本修煉心得筆記。由於用心學煉,身體改善很快,原本一身是病,患有鼻過敏,不吃藥就流鼻水、打噴嚏、眼睛酸澀、頭昏腦脹,還有頻尿、生理期劇痛、飯後經常性腹瀉、右手拉傷疼痛無力,舉不過頭、拿不了一個便當,腳扭傷留下舊疾,走路筋不順時就突發性抽痛。感冒後每每並發氣管炎,咳痰不止影響晚上入眠;平日喉嚨總發聲困難等等。每週要找醫生報到,每天要吃中藥,但修煉不到一個月就不用找醫生了,身體上的諸多毛病很快不藥而癒。

曾經一段時間,貪看電視節目,沒到學法點,再去學法點時,感覺同修都在精進當中,從此以後我比較穩定的到學法點。也曾經非常投入網絡講真相,加上工作忙碌,顧不得去學法點。雖然講真相的事情做的很多,但是在一些修煉認識上,卻因為沒有與同修相互切磋,有空白的感覺,所以我的體悟:師父給大法弟子留下的學法交流環境,對大法弟子修煉穩定成熟,的確是非常重要的。

有時我也會談談修煉心得,交流心態真的是想與同修一起提高,會想:講甚麼對大家比較有幫助,並不是想表現自己,但過後卻察覺有在別人之上的心,有覺的自己悟的好的心等等一些執著。所以認識到:修大法很奇妙,就是當我為別人為整體的心態去說去做些甚麼,過程中自己的不成熟也得到提高和錘煉。正如師父說的:「大法圓容著你們而你們也是在圓容著大法。」[1]

我在一九九九年八月到內壢國中建煉功點,同時家裏客廳提供出來作為學法點和九天班。當有同修可以接手煉功點,我回到家附近的內壢國小再建新點。上完九天班的學員,也陸續有人在公園、學校建立起煉功點,短短幾年,內壢地區發展近八個煉功點,整個桃園市則有八十幾個煉功點。我家因位於桃園市中心,來學法交流的人遍及北桃、內壢、南桃,雖然大法在大陸被迫害,在台灣的我們卻能幸運的在一起學法交流,工作上、生活中許許多多修煉擺不正關係的問題,透過學法交流,慢慢得到解惑。

每逢假日大家就會一起去人多的地方洪法,希望有緣人也來學。隨著大法書籍在台灣各大書局上架,煉功點雨後春筍般的成立,加上口耳相傳,各種洪法活動的推展,學員越來越多,桃園市已近七百位。希望廣大民眾不要受大陸抹黑法輪功的宣傳影響,我們挨家挨戶投遞大法簡介,交流時許多同修說:能做洪法的事情很開心很踏實,過程中心性不知不覺在提高。二零零二年二月隔著一條巷子有更大的場地提供出來,於是在我家每週的集體學法交流就轉移到新的學法點。

隨著大陸迫害形勢的嚴峻,無法坐視大陸同修被殘酷迫害,希望迫害早日結束,也希望消除大陸民眾對大法的誤解,有朝一日他們也能學煉而受益。與同修們開始用各種管道傳遞真相給大陸民眾,例如電話、傳真、網絡、郵寄、到景點,辦媒體。有段時間,與大陸網友講真相常聊到半夜,但隔天上班卻不覺疲憊。

由於自己得法早,修煉過程奠定的基礎,在二零零零年三十四歲時擔任桃園縣的協調人。於二零零一年二月進而承擔桃竹苗輔導站的協調工作。時常蠟燭兩頭燒,一頭要做常人的工作,一頭要處理各種證實大法中的事情,有的事情還必需緊迫處理,慢慢魔煉出性子得快而不急。常常思考:如何與同修一起在修煉上提升,一起做好大法中的工作。很慶幸因為承擔許多大法工作,修煉上不至於太鬆懈,心性也得以在其中魔煉提升。

一路走來,雖因為年輕在待人處事上時顯不足,憑著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同修們的包容協助下,竟已走了近二十年的歲月。有時不免想:要不是修了大法,精神變好,思想變清晰,怎能同時面對這麼多重責大任呢?而因為共事的同修是修煉人,會向內找、會包容,使過程減少阻力、多了助力,許多洪法活動雖然大家都沒經驗,但是在短短時間內,也一起共同完成了,例如記者會、座談會、教師研習營、書畫展、真善忍美展,神韻晚會的推廣和演出工作等等。

修煉初期當協調人,顧及整體提高的重要,大組交流時聽到不是同修講的那樣,怕別人被誤導,就會趕緊在法上思考、交流出一番道理。過後發覺:雖然避免了其他人誤解,卻對這位同修不夠善。隨著心量和智慧加大,類似情況較會顧及講的人的感受,同時整體也在提高,我不再那麼擔心其他人被誤導。有時遇到出言不遜的同修,會感到委曲,慢慢的這種感覺沒有了,因為越來越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想法與如何對待自己;同時認識到,表現出來的是同修沒修好的一面,之所以有不好的言詞態度,是不了解,善意說明關鍵的地方就好了。

擔任協調人深知修口是重要的,不講不確定的訊息,因為可能廣傳之後使情況複雜,消耗內部時間。但修煉初期心性不足,與輔導員談話中雖不是說同修壞話,有時卻不自覺的說出別人存在的問題,後來不敢輕易說了,因為如果換成別人在背後議論我,我也不高興的,而且議論的內容可能不正確,卻造成聽的人產生成見,形成間隔產生不好的後果。

師父說:「那是一種洪大的寬容,對生命慈悲,對一切都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2]

我慢慢體悟:對同修的沒做好有包容心,不心存反感或不可原諒,自然就不會強調:誰如何沒做好啦,誰怎樣不好啦。較能心態平和,著重於談事情本身正確的做法和道理。

修煉以前想表達內心想法時,受常人語言有限的語法和語詞規範,往往覺的不好使,有表達障礙。學大法以後,法理的無邊內涵,開闊了我的思維,與人溝通時,可以比較真實自然的說出內心的想法。在背法當中,更學習到正確的思考邏輯和文字運用,做人處事的深層內涵和智慧。

在大法洪傳將滿二十五年之際,內心充滿無限感恩和敬仰,感恩大法的威力,給予我身心巨大的提升。敬仰師父的無量高德和智慧,啟迪了無數迷中眾生的善良本性,天體和人類社會將趨向美好祥和。

謹以師尊的詩詞:「歷盡滄桑洪願了 歲月蹉跎一念中」[3]繼續提醒自己在修煉的路上精進不斷。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弟子叩拜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人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洪誓大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