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觀念與怕心 學會做資料、修機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二零零七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從新走入大法修煉,同修送來師父《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看過後心裏很急,心想浪費了這麼多時間要抓緊彌補,有時間就看書學法,把自己的身心溶在法中。同修送來真相資料,我就去發。開始時怕心很重,拿著資料在外邊走很長時間都發不出去,總覺的別人都在看我;通過多學法、加強正念,怕心一點點減弱,開始變的敢發了。

我每次送資料都上到最頂層,有一次,我剛把真相資料貼上,手還沒放下,門忽然開了,走出一位老人,我們當時四目相對,他就往樓下走了,我在下樓時心還在不停的跳,類似這樣的事情很多。後來發資料時,我都背師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1]。在一次次的魔煉中,怕的物質漸漸去掉了,現在發資料一點都不怕了,能做到心中坦然堂堂正正的發資料。

去除怕心 學會做資料

我從新修煉一年後,我丈夫也走回大法中。二零零九年的一天,同修到我家,問我能不能做資料,我看著同修沒說話,同修說:「你們家兩個人都修煉,很適合做。」這時心情很複雜,覺得做資料比發資料危險,馬上人心就上來了,就沒有立刻答應,跟同修說要和家裏人商量。同修走後和丈夫、女兒說後他們都不同意,他們都怕有危險。這時負面想法也往大腦裏灌,我就抑制它,心想這不是我,平時你想做,現在叫你做你怎麼還不答應了呢,這不是怕心、為私為我的心嗎,光想著自己安全、把危險推給別人,這哪是修煉人呢?家人還很支持我學大法,為甚麼會這樣呢?這都是邪惡在干擾。認識到後開始發正念,不准邪惡操控家人起干擾作用,把邪惡的因素徹底解體。第二天我就對丈夫說:「我想好了,就在咱家做。」他說我不管了,你要做就做吧。

開始做資料真是難呀,甚麼都不懂,有時不注意鼠標碰了或是鍵盤被壓了就不打印了,正打到一半時就停了,不知道怎麼接著打,心裏很急,不知道怎麼才好,心情低落到了極點。我把心穩了穩,想著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我對師父說我行,求師父幫助,我試著在電腦上輸了幾個數字,一打印還真就接上了,激動的說謝謝師父,知道都是師父幫著做。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學會了做《九評》、真相期刊、刻錄神韻光盤、打印不乾膠、製作真相檯曆等。在製作的過程中,因怕心很重,突然有人敲門都會把我嚇一跳,我知道這個怕心不是我,可就是放不下呢?我就放下工作,靜心好好學法、發正念。堅持一段時間後,有一天我豁然明白,自己之所以怕心重,不就是信師信法的心不夠嗎。人的觀念就會障礙自己的正念,怕心就是自己嚇唬自己。同時認識到要真正信師信法,學好法才是根本,去掉怕心與觀念,才能夠很坦然的面對,才能夠堂堂正正。

去除觀念 學會修機器

在我們區有個技術同修,機器修的很好,後來被綁架判刑,回來後一直沒有走出來。那時機器壞了,要到我們這六、七十里外的地方,中途還要換一次車才能到,機器當天送去,要等上幾天,多則半月或一個月,這種情況維持了幾年。二零一四年下半年,我們學法小組有位同修說你去學修機器吧,我一聽就說:「別開玩笑了,我這麼大歲數學這個?」

當時我都六十歲了,在常人來說記憶力不好,眼也花了,哪還能幹這樣的細活,我也被人的理和觀念擋住了,所以就不了了之。後來她又和我說,你去吧,就你平時還敢動動。有時我自己的機器有小毛病,我就自己修修。我還是不想答應,別的同修也勸說,你先別拒絕,先到教的地方看看能不能學會再做決定,明天我就叫同修帶你去。我心想自己機器壞了急得不行,要是學會了,小毛病都能修不也挺好嗎,我同意去看看。

到那一看,這是一個很大的維修點,還有同修在那學。一個負責人走到我面前,大家都叫他大哥,他說:「想學我得和你說好,這活又累、又髒還很苦,要有耐心,你看看你能不能堅持,有的學員不長時間就走了。」領我來的同修說,你在這試一天。我一看,別說學了,這上百的零件、大的小的記都得記很長時間,就說我還是跟你們走吧,她說來都來了就試試。大哥也說那你就試一天看行不行,我想那就試試。

大哥拿來一台機器,告訴我拆外殼的幾個點,我很快就把它拆下來,大哥說今天你把廢墨泵拆下來、再裝回去。一天下來,我廢墨泵拆了裝、裝了拆,學得還行,大哥問我明天還來不來,我說明天還來看看。就這樣一連去了三天,我覺的我的記憶力比以前好了,對每一個步驟記得非常清楚,我明白這是大法的力量,大法無所不能。

我決定學下去,每週去二天,因為來回的路程要三個多小時,為了節省時間,我都是頂著星星走,頂著月亮回。東北十月份天黑的很早,在還不能獨立修機器時,同修機器壞了我就背到維修點去。這其中有苦有樂。公交車上人總是非常多,不拿東西上車都很擠,拿個機器就更吃力了,特別是來回換車時更不好上去,有時車上人太多,拿機器上不去就得等下次車,下次車要十分鐘到半個小時才能到。東北的冬天是很冷的,站在寒風中等著,思緒萬千,凍得身上直哆嗦,心想下回可不替拿了,但又一想不對呀,吃點苦對修煉人是好事呀,同修機器壞了,那是你的責任。師父說:「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3]當我把自己修好的機器送到同修面前時,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和責任感。

在教和學的過程中,大哥很熱心,特別有耐心,無論我怎麼問,從來沒有不耐煩過,總是那麼祥和、樂呵呵的,讓我心裏沒有一點壓力,我操作錯了,他平和的告訴我哪個步驟錯了,我從來沒有見他有不高興的時候。我發現我的記憶力超常的好,沒用多長時間,我就把幾個型號的機器拆裝和基本要領都掌握了。在常人中連想都不敢想的事,連我自己也想不到六十歲的人還能學會修機器。我知道是大法給我的智慧、師父的加持。

有一次到同修家修機器,本來不是甚麼大毛病,我用了一天也沒修好,最後我說把機器拿到維修點上看看,晚上回家心裏很不是滋味,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差在哪了,拿到維修點說明情況後,大哥說你再重裝一下,重裝還是不行。回家後我靜下心來想問題在哪呢,我一下明白了,我是帶著一顆心去的,因為這位同修在我們這一片名聲很大,在修的過程中,我想可不能在她面前丟了面子,同時又找出了顯示心、要證實自己的心,帶著這些心機器怎麼能修好呢?師父說:「所以大法弟子啊,我們掌握點常人的技能千萬不要驕傲,沒甚麼驕傲的。其實你所學的也是你有這樣的願望,當初給你這樣的安排,因為在證實法中需要,僅此而已。」[4]通過師父的法,我悟到不要覺的自己如何有能力,這只是工作不同,再有能力也是師父給的,自己並沒有做甚麼,心性找到了,機器自己就好了。

在修煉的路上,是大法給了我信心,讓我更好的做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跟隨師父回家。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