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在黑窩中去怕心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我曾是一個不善言表、怯懦、體弱多病的人。一九九六年幸得法輪大法,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諦。在邪惡紅色恐怖、瘋狂迫害中,我放棄世間一切,走出來證實法,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家鄉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說,她回不來了,她吃不了監獄的苦。監獄對我的殘酷折磨,封鎖消息,不讓我的家人與我聯繫。家鄉人以為我死了,當地派出所乾脆把我的戶口給註銷了。

然而,我不但回來了,而且還氣宇軒昂的在人群中講真相,家鄉人都說我變了。是師父保護著我,使我這個時刻面臨死亡的人能活到今天;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我用盡人間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借法會之機,向師尊彙報修煉體悟,與同修交流,如有不當,請同修指正。

第一次去怕心

二零零三年,我因堅信大法被邪黨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八監區。當時這個監區是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一個監區。同修們不做勞役、反迫害,常被打罵、綁、吊。我看到後很害怕。獄警分配我幹活,我也幹,對同修的抵制勞役也不理解。

一天,獄警領著防暴隊的警察來車間,把抵制勞役的幾個同修拖到小號去。有的同修就站出來制止,獄警和犯人一起打同修,把制止行惡的同修也拖到小號去。這時,很多同修出來制止,犯人們就打同修。我放下手中的活,站起來看這場正邪大戰。惡徒的迫害、同修們的正念正行觸動了我,使我如夢方醒:我錯了!

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1]同修抵制勞役,我幹活,這對同修是一個壓力,我不等於站到邪惡一邊去了嗎?同修們被迫害我是有責任的。我為甚麼滑到這一步了?是怕心。怕心使我沒有了正念,不能正悟,再發展下去,很容易邪悟。

師父說:「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2]大法弟子的使命感,使我要求自己必須去掉這骨子裏形成的怕心。

第二天,防暴隊的警察又來車間,獄警將大法弟子一個一個的叫到獄警辦公室,警察用電棍電擊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答應出工。我是最後一個被叫出去的。一個警察手持電棍問我:「出不出工?」我說:「不出工。」他手舉電棍讓我看:「這是甚麼?」我不屑一顧。他又問我:「出不出工?」我說:「不出工。」並要求立即放出小號的同修。他氣洶洶的拿著電棍走到我的跟前,做出要電擊我的動作,又問:出不出工?我又一次堅定的告訴他:「不出工!」他停下來了,沉思一小會說:「你回去吧。」

我平時膽小的手上紮個小刺都不敢拔,今天在電棍面前能如此鎮定,是大法使我有了正念,是師父把我的怕心拿掉了。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3]。

我從獄警辦公室出來,同修們都很高興,紛紛表示不出工。緊接著我們絕食要求立即放出小號的大法弟子。這次反迫害同修們心性上來了,整體配合得好,被關小號的同修很快放出來了,監獄決定大法弟子都不幹活。

第二次去怕心

獄警不讓我們幹活了,要給我們洗腦。他們給我們讀洗腦的東西,我們就背法、讀法、立掌發正念。獄警為了干擾我們發正念,就逼我們坐小凳,我們不坐。一天早晨,大隊長領一群犯人,拿著凶器,氣勢洶洶的來了,問我們坐不坐小凳?我們說不坐。他們就把我們一個一個的拖到走廊上,他們像一群脫了韁的野馬,瘋狂的掄起木板、大棒子等沒頭沒臉的打我們。我嚇壞了,生怕輪到我頭上,我一再躲閃,當時嚇得有個地縫都能鑽進去。這時,一個同修被打休克了,我一看機會來了,馬上去護理同修,惡徒也就沒打我,我心想自己很幸運。而有的大法弟子在惡徒施暴面前毫不畏懼,放下生死維護著大法,無論怎麼打,都堅持不坐小板凳。那天獄警們打了一上午,同修們也不動搖。

到中午,惡徒們灰溜溜的走了。我從心靈深處失聲痛哭,譴責自己,同修們問我哭甚麼?我向同修們曝光我的私心、怕心、狡猾的變異心理,但真我對這些骯髒的心理無法容忍。我帶著這麼重的人心與執著,不配大法弟子的稱號,更完不成助師正法的大願。

那天我痛哭不止,心裏暗下決心,請師父給我機會,今後要放下生死,走好自己修煉的路。同時自己也找出了,由於安逸心、怕心使自己在黑窩裏沒有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在恐怖中沒有煉功,沒有很好的發正念。當時我就下決心要煉功,發正念。

在煉功中去怕心

我每天煉功、發正念都要遭毒打、綁、吊,多次進小號、被隔離。一次,大隊長領一群犯人將我拖到醫院的一個屋子裏,我又一次被隔離,監獄長選了五個犯人當包夾監控我,還組織了一個有十來個人的打人隊,每天以給我穿囚服為名來打我。

到早晨六點鐘,發正念的時間到了。我內心想了一下:今天發正念還立不立掌了呢?這一念一閃,就是怕心,去掉它!我馬上盤腿,立掌發正念。幾個犯人蜂擁而上,一連打我二、三十個耳光,她們把我打倒在地上,我就在地上立掌;她們站在我的腳脖上用力踩,我屏住呼吸,強忍著疼痛;她們踩了半天以為我不疼,有的穿著皮鞋用力踢我乳房處,直到把我肋骨踢骨折,我仍然強忍著劇痛;當她們打累了,稍停下來,我馬上盤坐、立掌。那天我立掌十幾次,被打了兩、三個小時,打得滿地是血,她們累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

那年我已經是六十歲的老人了。而且絕食後身體骨瘦如柴。最後,她們敬佩的說:「大法弟子了不起!你煉吧,我們不管了。」獄長和醫院院長、大隊長都來過,包夾告訴他們說管不了她。獄長無奈的走了,醫院院長和大隊長告訴包夾,不要管她煉功了。

在救人中去怕心

監獄裏面人員集中,但是恐怖與對犯人的各種束縛,使她們很難有機會了解真相。怎麼給這個群體的人講真相?我每天給她們背師父的《論語》、背《洪吟》,高喊「法輪大法好」,我想這樣能起到震懾、清除邪惡的作用,使更多的人得救,甚至得法。

當然,我一做,惡徒就不擇手段的迫害我,為了救人,我放下生死,無論怎麼折磨,我都堅持不懈的做。尤其背師父的《論語》,能很快的使操縱壞人的邪惡解體,壞人再瘋狂,很快就退了。為了讓更多的人聽到,我高聲吶喊,我平時說話聲音很小,大法使我聲音洪亮,傳的很遠。很多犯人,經常情不自禁的念出來幾句法。也有的犯人在被迫害時也喊:「法輪大法好!」

後期,我就在獄政科晚上來點名時喊「法輪大法好」。那個時刻是一天最緊張、最恐怖的時候,這個時候喊,對邪惡震懾大、清除的多。當然對我迫害的也嚴重,惡犯們越迫害,我越喊,晚上聲音還能傳出很遠,很快他們就不管我了。有一天,點名的獄警來了,她先喊:「法輪大法好!」引起眾人大笑。我在甚麼地方出現,有的獄警看到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監獄裏犯人大部份「三退」,學法的也不少。

宇宙大法改變了我,鑄造了我。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