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大法弟子為甚麼不能向內找(1)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以下所講述的內容,只是我在修煉中所經歷和悟到的個人體會,層次有限,大法中還有更高深的內涵。本文謹與同修們交流,希望大家都能用法來衡量。

「為甚麼不能向內找?」

在與同修的交流中,聽到過不同的回答:

「甚麼是向內找啊?」
「我向內找過,找到一些執著心,我知道它們,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它們好像還在……」
「師父說過修煉人要向內找,但是我不知道怎麼找!」
「你不要偏激,甚麼都向內找,你在鑽牛角尖!」
「是的,作為修煉人應該向內找。但是,這件事情當時的情況其實是這樣的……」
「這個事情不怨我,錯的是別人,我又沒有做錯,我向內找甚麼?」
「平時的事情我可以向內找,可這是做大法的事情,這是在救度眾生。他(她)為甚麼不按照法的要求做,他(她)為甚麼不向內找?」
「這是舊勢力在干擾、在迫害,我們應該正念清除它們,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為甚麼要向內找?」

……

師尊說:「所以大家千萬記住這一點,遇到任何事情,麻煩事呀,不高興了,或者和誰發生衝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夠找到解決不了問題的原因。」[1]

在大法弟子與大法弟子之間的矛盾中,在大法弟子與常人的矛盾中,在證實法、救度眾生、講真相中所遇到的困難、阻力、干擾中,在邪惡的迫害中,一些大法弟子為甚麼不能向內找?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

一、修煉的初期我不會向內找

我屬於閉著修的,沒有開天目。在迫害還沒有開始的個人修煉初期,我不知道怎麼向內找。那時候,每天都是要參加集體學法的,大家盤腿打坐一起學法,讀到:「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2]「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2]讀過就過了,沒有真正的去思考過這個問題,只知道一些常見的執著心和執著心的表現。因為沒有真正向內找過,也沒有這方面實修的體悟,只認為執著心是存在於精神中的一種意識。平時感覺到它們出現了會去抑制它、排斥它,也會用法來衡量下自己的行為,認識到不對的,就把表現出來的不好的行為改一改,但是離開修煉的環境,一放鬆自己,行為就又不符合法的要求了。學法的時候,多是把學到的法用來衡量別人,而不是對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眼睛總是有意無意地去看別人的不對,看不到自己的不足。

經常看到的表現是:一位同修把法中的某一段找出來,對另一位同修說:「某某,你看,師父在法中是這樣說的,說的就是你……」在我所在的煉功點上,我發現,那時候多數同修都沒有真正理解甚麼是向內找。(多少年過去了,現在仍有人不知道怎麼向內找。)

二、從消沉中走出來

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的好些年,我都有一種體悟:就是在大法與我之間,豎著一扇巨大的門,門是關著的,我一直在門外徘徊著。我覺的很奇怪,自己為甚麼會在門外站著,沒有走進門裏面去呢?難道我沒有在法中修嗎?可是我覺的自己一直在學法,一直在煉功,一直在堅持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堅定的修大法,沒有放棄修煉。為甚麼會出現這種感受呢?只覺的奇怪,我沒有更深入的去找原因,我被思想中出現的「奇怪」擋住了。(後來在去執著心的時候,發現「奇怪」也是一種不好的物質,它直接起到了干擾、阻擋我向內找的作用。)

在迫害中因為人心的執著,我被邪惡轉化了,並且幹了不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幹的事情。當時的我,覺的自己屬於沒有希望被救度的生命了,不配做師父的弟子了。可是我心裏不想放棄大法。那種絕望,那種痛苦,那種強烈的自責與對法的愧疚,日夜在心裏在思想中衝撞著,連不想活的念頭都出現了,這個過程中我消沉了很久很久……。

終於有一天,我動了一念,為了眾生,我一定要走回到大法中去。我心裏跟師父說: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已經不配做您的弟子了,可是我的眾生怎麼辦呢?那些等待救度的眾生怎麼辦呢?請師父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吧!

可是想往回走,談何容易!巨大的、層層的阻力擋在我往回走的路上。

舊勢力將那些能讓我自責到不能自拔的、曾經做過的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往事,不斷的往我思想中反映,又讓自責心、愧疚心、自卑心等時時在我心中翻滾,還會冒出「你沒希望了!你還有臉回去嗎!你再也回不去了,你放棄吧!」等等念頭。同修也在旁邊說:你轉化過,舊勢力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很難走回大法中來!這就像是一個人掉到坑裏,當他(她)努力想要爬上來的時候,站在坑邊的人一腳又把他踢下去了。消沉一段時間後,我又鼓足勇氣從新往上爬,沒爬幾步,又被各種人心、舊勢力拉回到坑裏去了。為了從這個坑裏爬出來都爬了好幾次。頭腦中正面思想和負面思想的激烈鬥爭,天天都在進行。這些思想中出現的負面因素、各種人心時刻不停的糾纏著我,不讓我掙脫出去,擺脫不掉,抑制不住,排斥不了。它們不讓我往回返,我怎麼辦呢?那時還不會把執著心和真正的自我分開,只知道這些想法是不對的,我不能消沉下去,我必須振作起來。

我抱著「一定要走回到大法中去,誰也擋不住」的這一念,為了對抗它們,當時的我採用了一個辦法,就是鼓勵自己:你一定能回到大法中去,你一定行!師父沒有對你說不要你,你就有希望!

我不停的對自己說──走路在說,吃飯在說,睡覺之前也對自己說,醒來第一句話也對自己說。一天會說幾百遍不止(一般是在心裏說的),同時不斷的加強學法。費了很大的勁,才從消沉這種狀態中走出來。

通過繼續學法,持續發正念,有一段時間後,當我回過頭來看一看過去修煉走過的那段彎路時,好比在茫茫大霧中想要看清遠處的景象一樣,突然發現那些往事淡化得連影像都看不清了,甚至是甚麼事情,事情裏有些甚麼人和發生的過程,我通通都想不起來,那段記憶像是被抹掉了一樣……我悟到,這是師尊讓我徹底的「放下了」。

三、從怕心中走出來

在表現出來的所有執著心中,怕心對修煉人的控制力、干擾、影響力是相當大的。有同修就是被怕心困住了,一直不能正念走出來。

我在對抗讓我消沉的那些物質時,怕心還沒有表現得那麼強烈。一直到我走出消沉的狀態後,怕心對我的干擾一下子明顯起來。它們說來就來,甚至達到了讓我天天都感到怕,睡覺夢中都在怕,表現上有時候會通過一件外因來誘發:一句話,或者一件往事,一個常人,都能讓我怕起來,我那時真以為是自己在怕。

「害怕」這種物質,讓我的心裏很難受。強烈的時候,怕得我腿啊、手啊都發起抖來,抖到最後全身發軟、肌肉發酸,心跳快的讓我感覺只要一張開嘴,這顆心就能從嗓子眼裏跳出來。思想在怕心的控制下,出現了各種念頭:舊勢力會迫害你,警察馬上就要敲門來抓你了,你會坐牢的,你會失去生命的……等等。我的主意識知道大法弟子不能怕,不要怕,努力排斥它,抑制它,作用不大。它們太囂張了,肆無忌憚的迫害我的身體,控制我的思想。直到有一天,這些怕心又來了,正在故伎重演,對我為所欲為的時候,突然從我的心底生出了一股對它們所做所為的憤怒,我感到正念強大起來,我的主意識冷靜的對它們說:「怕心不是我,我不要你們!你們出來多少,我清除你們多少!我不怕你們!」這一念發出的一瞬間,我真實的感受到:身體裏所有害怕的感覺(或者說它是物質更確切),像海水退潮一樣往我的心臟部位急速的收攏、退縮;二分鐘左右的時間,害怕的感覺(物質)消失的無影無蹤,思想中也平靜了,手不抖了,腿不抖了,心臟的跳動頻率也恢復了正常。

前一秒鐘還在我身體裏興風作浪,後一秒鐘就倉皇逃竄了,「怕心」動作轉變的如此之快,直到它們跑光了,我還有些回不過神來。我站起來走了幾圈,發現身體又變的有力氣了。這才肯定:「怕心」真的被我的正念擊退了!在這次去怕心(執著心)的過程中,我發現了兩點:

1、我第一次明確的把「怕心」(執著心)和「我」(主意識)分辨開了;

執著和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物質,不是真正的自我,真正的自我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如果不區分開,把執著心和觀念當成了自己,正念中就清除不了它們,大法弟子發出的正念不會清除自己。

2、去執著心的過程中,體悟到了「怕心」(執著心)是一種有形的活的物質生命,在另外空間存在著。

師尊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2]「任何物體都是有生命的。」[3]

通過這次與怕心的交鋒,「怕心」再不能迷惑矇騙讓我以為「自己在害怕」,正念足,它就能被徹底滅掉。因為干擾我的怕心當時很多,我連續一個時期,每次半個小時以上,專門針對它發正念清除,效果很好,大量的滅掉了「怕心」這種物質。

(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