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不會說話」的修煉過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三日】走入大法修煉已經二十二個年頭了,一天,就在看《明慧週刊》的過程中,忽然腦海中閃出一念,「學說話的過程」。從前,我常被人說成不會說話,說話就是嗆嗆嗆的,明明是句好話,說出來也讓人不舒服,究其根底,還是邪黨文化的毒害。其實不會說話也就意味著不會處理事情、不會與人相處。意識到後,逐漸的學著慢慢說,好好說,這一學就是十幾年,到現在也不敢說學會說話了,確實好了很多,家人和同修都有感受。這個過程其實就是一段修煉提高的心路歷程。今天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從前的我,那真是說話帶刺兒,有一位同修說我:「你呀,坐那兒挺好,挺文靜的,別說話,一說話就壞了。」說話的糟糕程度可見一斑。

大約在十年前,有一位同修C的狀態很不好,陷在情中不能自拔,丈夫離她而去,女兒遠在他鄉,家裏養的一隻貓成了她感情的寄託。多少同修看在眼裏,急在心裏,想要幫她儘快從低迷中走出來,我也不例外。有一天上午,我先調整了一下自己,告誡自己幫助同修就得心平氣和的好好說話。然後就去了。去了之後,先一起學法,然後就開始交流了,一開始倆人還挺心平氣和的從法理上分析,說著說著就有分歧了,各執己見,倆人都有點急了,聲音也大了,火氣也上來了,吵起來了。最後,C先平靜下來,看著我氣沖沖的樣子,說了句:一個佛來勸人家,把自己勸成那模樣呢!好了,快中午了,先不說了,我給你做飯吃去。我啞口無言。她說著就去了廚房。我哪有心情吃飯哪!強忍著心中的波濤洶湧,說了句:我不餓,不想吃了,先走了。出了門,走在回家的路上,眼淚就撲簌簌的下來了。

那時從法理上知道要找自己,要修自己,卻只是停留在表面上,知道自己不會說話,說話不好聽,還是給自己找理由:我是真心待你的,我說的都是實話,我是為你好,你怎麼這麼不理解我……現在看來,那時自己帶著一大堆的執著,不寬容、根本不站在對方角度看問題、不體諒同修、不修自己,怎麼能幫的了別人呢?!那是帶著工具去修理別人了。

還有一件執著自我、耽誤同修的事兒。從前我們學法小組中有位同修H,讀法時讀音很多不准的,我就一廂情願的給人家糾正,每次H同修一讀法我就開始糾正,當時覺的自己特認真,特為同修負責,還特認真的把讀音不准的字寫了一大張紙,標上拼音,給同修。結果,幾次下來,H同修不來參加學法了。後來我們學法小組的一位同修多次聯繫他,他也沒回來。我這不是攆走了同修嗎?!自以為是的強加於別人,語氣是生硬的,說話帶稜角的,更何況人家的鄉音可能就是那樣的!

性子急、暴躁,也是我說話變好聽這條路上的大障礙。有一年的八月份(雨季),做資料的工作室很潮濕,有一盒空白光盤拆封後沒及時用完,一段時間後再用時,發現光盤全報廢了,估計和受潮有關,我和同修R(搭檔)很是心疼。事隔幾天後,我去工作室,發現桌子上有一小半盒空白光盤沒扣嚴盒蓋,瞬間我的脾氣就上來了,那真是火冒三丈,光盤再受潮損毀怎麼行!當時同修不在身邊,我的火沒處發洩,氣的自己把手掌摔在了桌子上,當時根本感覺不到疼,內心深處也知道發火兒不對,就是控制不了。

到第二天見到R同修時,我也平靜了,伸開手掌給R同修看,同修看到我整個淤青的手掌,吃了一驚,問我:「這是怎麼了?」我說:「你有一盒空白光盤沒扣好盒蓋,我就這樣了。」同修看著我,無奈又心疼的慢慢的來了一句:「哎!你至於嗎?!」就是啊,我至於嗎?!同修又不是故意的,發現問題後跟同修好好說一句,以後注意不就行了嘛。試想一下,如果當時同修在身邊,那火氣還不得衝著同修去了,那會說出啥好聽的話來,幸好同修不在,我自己承受了暴躁脾氣的惡果,手掌的淤青好多天才散盡。

為啥我不能好好說話,為啥我不能平靜?師父在法中講的很明白:「你有那個心哪,你的心才會動;你沒有那個心哪,像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有人說你要殺人放火,你聽了之後太有意思了,(師笑)這怎麼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當回事,因為你沒有那心,這話動不了你。沒有那心,碰不著你。你的心動了,就說明你有!你的心裏確實很不平,就說明這個東西還不小。(鼓掌)那不該修嗎?」[1]

心中不平衡,言語才不平和,語氣才會嗆嗆嗆的,說出的話就難聽,就會傷人。表面表現出來的是不會說話,好像不是甚麼天大的事兒,其實,在這背後藏著多少執著心哪!那真是一大包一大包的。

隨著在修煉中不斷的一點一點的去執著心,現在能夠靜了很多,那是相對應的執著少了,帶動不了心了,才不那麼一點就著,一戳就爆。這一路走來,磕磕絆絆,真是不容易。

就在前兩天,我突然就不能吃肉了,哪怕是一小塊兒,也不行,吃了肚子就難受。我和一同修阿姨說了這事兒,阿姨說我:你咋這麼慢呀!我們都多少年前就經歷過的了,你才去吃肉的心哪!哈哈……被她這麼一頓說,雖然心裏有點不情願,但是這種不情願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很小很小了。還很開心的跟阿姨說:「你們是修煉如初……我不是‘如初’,我一直就是‘初’,一直就像剛剛開始修煉……」

真的,這種喜悅有過很多次,每次悟到新的法理,都會是這種感覺,一下子好像打開一片新天地。有部份同修覺的正法怎麼還不結束,覺的時間拖的太長了,可我覺的如果不是師父把時間延長,我哪有這麼多提高的機會呢,是我這種修的太差的拖了正法的後腿了。

修煉到現在,自己身體的變化也是很大的,被人說「你怎麼這麼年輕」之類的話已經習以為常了,在此僅舉具體的一例。多年來,每到夏天,必須要穿絲襪才出門,因為小腿的皮膚疙疙瘩瘩的,就是通常所說的「雞皮」吧,自己不願露出來。一直到了去年,女兒說了一句:媽媽,你的小腿皮膚摸上去比我的還光滑呢!噢,細看下來,真的,疙瘩不見了。看著自己沒有了疙瘩的小腿,感恩、慚愧、欣慰……百感交集,這還是肉眼能夠看到,手能觸摸到的,身體變化的一小小部份。那更多的看不見的,廣闊宇宙、無垠天體的巨變,師父為我們的付出無法想像。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