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大法弟子為甚麼不能向內找(2)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接上文)

三、向內找不是嘴上說一說就能做到的

在具體的實修中,在矛盾中,當我對自己說:向內找。看自己的時候,我發現:我的眼睛總是想要向外看,去看具體的事情,去看常人社會的各種表現,去看矛盾中的別人。也就是說,它不聽我的話。就算是我用力控制眼睛的視線向自己看時,思想中就有一股力量也在使勁的拉扯著我的視線向外看(要很仔細才會體察到這種感覺);這樣經歷了幾次後,我就覺的不對勁了。我問自己:這股來自於思想中促使我向外看的力量從哪裏來?是甚麼物質?和我的正念對著幹的,就一定不是我。再深入的找下去,我發現,「向外看」實際上是一種在三界內的很強的觀念,也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物質,我不能順利的向內看,是它在起反作用。

這種觀念形成了多長時間了?也許幾十年,幾百年,上萬年。認識到這一點後,我開始嘗試著用強大的正念扭轉它。剛開始的時候特別費勁,心裏念著:「向內看,向內看」,念上半天,「向外看」的觀念還是控制著眼睛的視線向外看,怎麼辦呢?不能向內看,要找到那些隱藏在心裏的執著心就是紙上談兵。一定要把它扭轉過來!就這樣,不斷加強正念,扭轉「向外看」的觀念,這個過程大約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終於把這個「向外看」的觀念扭轉過來了。當我再發出「向內看」這一念時,很自然的眼睛的視線馬上能向內看了,讓它看心裏,它就往心裏看,讓它看我的行為,它就會去看我的行為表現,它聽我的話了!

那些嘴上說:「向內看」,而實修中卻經常向外看的同修,為甚麼做不到向內找呢,是有原因的。

「向內看」,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句話,不是那麼簡單的一種行為。

四、真正的向內找,在自己這顆心上找

扭轉了向外看的觀念之後,我開始了真正的向內找執著心。執著心,有笨的,也有狡猾的。笨的明顯就能看到它,都不需要太深入微觀中找,比如怨恨心、爭鬥心、怕心,一跑出來,大家就看到了;狡猾的執著心,就得費心費力了。它們會隱藏得很深或者是偽裝成其它的執著心,厲害的執著心還會控制其它執著心干擾大法弟子,自己躲在後面。

有時候,找到最表面的執著心,接著往下查,發現執著心下面還有執著心,再往下查,執著心下面還有執著心,就是要查到執著心的根源……比如,有時候矛盾中表現出來兩個人在爭執,有爭鬥心在起作用;繼續找的時候,發現是妒嫉心在後面搗亂;再找下去,又看到妒嫉心後面是一顆利益之心在控制,利益之心後面還有甚麼?……在不斷往下查的時候,感覺自己是在不斷的往自己空間的更微觀中找尋它們。

有的執著心知道你要向內找它了(執著心是有生命的物質),就讓你心裏難受,讓你心裏出現排斥的感覺,讓你出現放棄向內找的念頭;甚至於讓你聽都不願聽「向內找」三個字,讓其它的念頭干擾你的思想,分散你的主意識的注意力,矇騙你的主意識去做其它事情,總之就是不讓你找到它。這個時候,自己(主意識)向內找的決心要堅定,去掉執著心的意志要強,也就是正念要強。有時候矛盾出現了,我的第一念是「向內找」,然後眼睛馬上向自己的那顆心上看過去,盯的緊緊的。

有的執著心很弱,一念就能清除它;有的執著心就強盛,往往一天清除下來,你覺的它還在那裏,沒有去掉。不管多難,都不能放棄。有的同修一時清除不掉執著,或者重視不夠,就不管了,這樣就相當於把執著心放跑了,它干擾完了,又跑回到你空間的微觀中隱藏起來了,而且它所在的那個微觀層次的眾生會被它迫害。下次再跑出來干擾、迫害大法弟子,在執著心的帶動控制下,如果做了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行為,產生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思想念頭,還會被舊勢力抓住當藉口,進行迫害。

平時用法來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時,如果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就耐心的找一找,是甚麼思想或者執著心造成的這種行為,頭腦中出現的那一念是從哪裏來?根源是甚麼?不斷的深入找,就能找到,但需要紮實的修煉基礎,才能抓住頭腦中的那些念頭,它們閃的特別快,快到讓你以為那個念頭就是你自己發出的、你思考後得出的。

師尊講過:「人的行為是思想所支配的」[1]。

有一次下班,辦公室裏走光了,我是最後一個。我收拾好包走到辦公室門口了,有一念出來:去看看某某同事的辦公桌。等我(主意識)清醒過來,發現我的一隻腳已經提起來半步,向著同事辦公桌的方向就要邁過去了。我趕緊收回腳,同時向內找自己,找那個思想的來源,確定我(主意識)剛才沒有想去看同事辦公桌的想法,那麼這一念從哪裏來?這個念頭是外面來的?剛才那一念閃的那樣快,「刷」的一下就從我頭腦裏閃過去了,卻矇騙了我(主意識),控制我的身體,控制我的行為。再進一步思考,我以前思想中產生過的那些想法,那些念頭,有多少是我(主意識)自己產生的?想到這裏,我不由得渾身一陣冷汗!如果不能辨別思想的來源,那麼任何外來思想是不是都可以控制我、干擾我?!包括各種觀念、執著、外來生命?舊勢力?!

師尊說:「一個常人的大腦被控制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2]

這樣說來,如果一個修煉人做不到用法來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正念不在的時候,到底有多少行為是真正自己(主意識)思考後做出來的?到底是按照法的要求做的?還是按照舊勢力的想法和要求去做的?!

「太可怕了!」

有多少大法弟子時時都在真正的主宰自己的思想、主宰自己的行為!

有時候,在矛盾中,執著心很強的控制著自己,而自己又沒意識到是被執著心干擾著,分不清自己與執著心的關係,這個時候我就讓自己從矛盾中跳出來,從慾望中跳出來,從觀念中跳出來,從執著心中跳出來,就當自己是一個旁觀者,在自己能跳出來的一瞬間,主意識馬上就能清醒過來,冷靜面對。再想各種辦法去掉它們。這個辦法挺好用的,我一旦分清真正的自己(主意識)和後天形成的觀念、執著的時候,它們就沒有地方隱藏了,沒辦法騙我了,就會馬上被我的正念清除掉。

五、用法來衡量

師尊說:「其實不管你是國內國外的,還是在哪裏,大法弟子的修煉哪,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我說沒有榜樣,沒有參照,只能去借鑑,看人家的正念作用下做的那些事情;你要想按照他怎麼做你怎麼做、他做甚麼你做甚麼照搬,你就做錯了。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個人都在正悟著自己將來在大法中認識的法。」[3]

實修中,我發現自己有一種想法,甚麼想法呢?表現上就是看到做的好的同修,就想學,想模仿他的做法,把他的認識或行為來作為自己行為的一個指導。我看到其他同修也有這種類似的表現,例如(她)說:

1、這件事情可以這樣做,你看那篇心得體會上寫得好的那篇同修的文章,他(她)就是那樣做的;
2、某某修的真好,我們應該學習他(她)的做法;
3、開了天目的同修,他(她)看到了,那是真相,不是假的,我們照著做是對的;

……

其實,正念中我明白不能去看別人怎麼做自己就怎麼做,要用法來衡量一切,包括別人的一言一行。為甚麼心裏總是冒這樣的念頭呢?這個念頭總是想影響我,想控制我去學習別人呢?有一天我問自己:「這個念頭為甚麼跟法的要求不一樣,它來源於哪裏呢?找到它!」查找的過程依然曲折。從自己的行為表現上找不出來,我於是換了個角度來思考:常人是很喜歡模仿對方的,一看到別人穿的好看,自己也會跟著學穿戴;哪個學生的學習方法好,還會全學校推廣,讓一個學校的學生都跟著學;公司裏哪個人的工作方法好,哪個公司的制度好,也會整個公司甚至整個社會的人一起跟著學,這種照搬、照學對於常人來說已經形成了一種自然,形成了一種觀念。

這種觀念沒有被修煉人發現、去掉,就被帶到了修煉中。就出現了大法弟子不分情況、不分場合、不分個人修煉狀態的不同,像常人一樣的互相模仿與照搬。卻忘記了這是在修煉中,不是在常人中。

常人都在一個層次中,互相學來學去,反正都是一個層次中的事情;可是大法弟子都在不同的層次中、狀態中修煉,你看不到這個大法弟子真正的層次和修煉的狀態,學甚麼?學的只是他在常人中的一個「表現」,卻不知道是甚麼人心或者是甚麼正念、他悟到的哪一層的法理促使他做出了那樣的「表現」。

大法弟子要用法來指導自己的言行,用法來衡量你看到的、你聽到的、你感受到的一切。

(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