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救度眾生苦也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我這幾年才算正式得法,大法書籍差不多看完一遍了。起初不知道救度眾生、不懂發正念,就知道大法好,多煉功學法。後來看到老弟子們都在救人,我也接受了大法真相資料。拿是拿了,但都沒有出去發,因為怕被抓。好不容易想出去了,一看資料已經堆積了一兜子了,心理壓力就大了。發資料的時候最主要的想法不是如何更好的救人,只想怎麼趕快發出去並安全回家。

怕心是很大的苦。但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慈悲的師父一次次的保護了我,去掉了我的怕心,積累了許多經驗,讓我在救度眾生的路上走的越來越平穩。

一天去趕集,不知道發正念,不懂得注意安全,也不考慮救人實際效果,只是往人家貨攤子上和路邊停的車上發真相資料,結果被不明真相者誣告,被警察抓了。後來和同修切磋找到出問題的原因,除了不注意安全外,另一個原因是沒有給攤主講真相,講明了真相對方自然會接受真相資料了。這樣,既消除了他們對大法弟子行為的誤解和反感,救了攤主,也方便救度周圍買貨的眾生。

當時女兒還小,警察抓我的時候,眾人把我圍上了,有個好心人告訴孩子趕緊回家告訴家裏大人。我女兒立即跑回家叫丈夫把所有大法書籍等相關物品收藏好。警察去家裏非法抄家的時候沒有找到任何迫害藉口。我平安回家。

後來我就挨家挨戶發真相資料。剛開始我把資料往人家大門口裏一塞,撒腿就往家跑,當時怎麼就那麼害怕,跟做賊似的。現在想來也覺的好笑。

開始和家人(同修)出去發,因為都缺乏經驗,有的時候是白天出去,沒看到院子裏有人,扔到大門裏就走。有很多時候師父護佑,對方沒說甚麼。有一次和家人騎自行車去發資料,到一家院子外,家人本來想把真相放大門口最好的位置,容易讓人看到,結果蹲在那裏時間久了一點。那家飼養很多的牛。現在的中國,收牛肉的為了買到廉價牛肉,經常給飼養戶家的牛偷偷下藥,所以養牛的人家防範意識就比較強。那家人出來看到我們就沒好氣的喊:「幹啥的?!」嚇得我們騎上車就跑。

現在不一樣了,有經驗了,遇到事情知道發正念,求師父,冷靜處理。

還有一次我和家人貼真相粘貼,往大樹上用按釘按真相圖片,正往樹上按呢,來人了。那裏正好是死胡同,同修給摩托車調頭時,院子裏出來人問幹啥的,親屬同修回答說:「走錯道了!」蒙混過去。我在那邊正往樹上按圖片呢,因為是晚上我旁邊沒有亮光,所以對方沒看到我,家人也只能自己騎摩托車先出了胡同。我只能等那個人回屋後再往外走。

有一次去的地方攝象頭很多,有一家養了三、四條狗,一隻狗叫,把遠近所有的狗都引的狂叫,惹得很多人出來看。我就站在隱秘的地方發正念,背誦師父的詩詞:「一念驚震大穹外 欲救蒼生除眾害 萬重腐朽舊勢阻 身入塵世更知壞 一路正法劈天蓋 不正而負全淘汰 蒼天欲變誰敢擋 乾坤再造永不敗」[1]。在師父加持下,又是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那天貼了很多真相粘貼,從八點多到凌晨三點回到家天都亮了。農村的特點,有的時候很遠才能遇到一所房子,住宅不集中,往山上走可能只有一、兩家住戶,這樣偏僻的地方我們也都去送。

隨著正法形勢的急速推進,本地同修製作出來更多很好的條幅。在這個項目上我也有了突破性進展。開始是和不修煉的女婿出去掛,因為沒有經驗,一下掛在樹杈上,打綹了,展不開,女婿很費勁的爬上樹給重新掛好。後來我就在家裏院子的大樹下一遍遍的反覆練習扔石頭子,看看自己到底能扔多高,積累經驗。我練了幾次後就能做的挺好的了。

我負責往周邊不算太遠的地方掛。往電線上掛,扔的很準,掛的很高,保留時間長久,都展開了。

丈夫原來就知道大法好,現在正式修煉了。他和我一起出去掛大法真相橫幅。

在修心性上,我也儘量按照大法去做。農民種地最大的矛盾就在收壟溝。鄰地那家總想佔便宜,每年都佔我們半根壟溝,年年佔,逐漸我家的耕地面積就減少了。這種事情常人間經常是鬧的大打出手,甚至鬧出人命。

我修煉以前是一定要和對方爭個明白的,人嘛,就是為了那點利活著。但是現在我得法了,我要用更高標準要求自己。師父在書中詳細講述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所以我知道:是我的不丟,不是我的也爭不來。人生在世也就幾十年,再佔我便宜能佔多少呢?不能把所有地都佔有了吧。我把心放下了,的確是我的不丟。這幾年,鄰地的苞米總會被風颳倒,可是緊挨著的我家的苞米卻一點不倒,雖然我家的地少了,可是我的收入卻不少,反而每年都增產,而佔我家便宜的鄰地那家,每年的苗都不如我家出的好,還容易遭災,根本沒有因為佔了我的地兒而多收甚麼糧食。

多年來公公婆婆對我們不好。我是在婆婆去世後得法的,我修煉大法後不計前嫌,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逢年過節都提著豐厚的禮品去看望公公,不同季節給公公買衣服。幾年下來,公公對大法和我們的態度有所改變,已經同意三退,並且相信法輪大法好了。

我丈夫腦袋裏面的瘤因為位置在神經區,特別危險,醫生說做手術風險太大,我們沒有做。丈夫得法半年多來頭基本不疼了,還意外的發現過去經常短暫性心臟發脹疼痛的症狀也消失了。這些都是丈夫的兄弟姐妹和公公親眼見證的。所以他們也都承認大法好。

因為信仰不同(他們信主),而且好幾個都是在公安部門工作,怕心比較重,所以還沒有做「三退」。我和丈夫都在逐步的給他們講真相,相信總有一天大法能救了他們。現在公安局上班的親屬中已經有一個「三退」了。

回顧這幾年的修煉經歷,雖然因為自己怕心重正念不強而吃了不少苦,但是在師父的加持下還是順利的走過來了。有幸能夠在師父正法時期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的心裏總是甜甜的。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正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