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聽了師父講法之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四日】我是走入大法修煉至今十三個月的新學員。

我是從事中餐飲行業的,這個行業員工流動性大,二、三十歲之間的年輕人多數是從大陸來的。這次請到的員工小弟是從大陸移民來美國兩年多,二十一歲左右,電話中定好週日晚上到宿舍,可是他失約了。以前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失約的就沒有再來上班,就沒多想。正巧又有個小弟說要來做工,我就同意了後者,他第二天就來了。沒想到先前失約的小弟打電話來說他昨天有事耽誤了,今天想來做工,我就很客氣的告訴他我已經請到人了,他隨後就在電話裏發短信罵我。我就找我的原因,沒有及時和他確認此事才造成如此局面,在短信裏很誠懇的和他道歉,他就給我來了一句:拿五萬來道歉。我冷靜的分析了此事讓我放下啥心。

晚上下班後就打電話給他,再次誠懇道歉,他接受了道歉。我並且給他講大法真相、勸三退。他不但爽快答應了,還說:你這人挺夠朋友。留下話說以後有機會幫我來做工。

事情接著還在上演,後請的小弟向我辭工,說就做到第二天晚上。雖然是缺人手我還是馬上同意了。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之前的小弟就像安了順風耳一樣打過電話來,問我有沒有工作給他?我先和太太商量了一下,她說不建議用他,理由是說話沒信譽,還張口罵人。由於缺人手,她就說你看著辦吧。我就悟到這準是師父安排的,本來有一點兒顧慮心也隨之放下了,就答應他了。

小弟來的當晚,更巧的是老員工的老婆突然生病去看急診,宿舍門沒鎖就匆匆忙忙走了,回來後發現新買的手機不見了,第二天見面就告訴我,並客氣的問了新來的小弟有沒有看到一個手機,結果小弟說沒有。上班後,他們也查看了小弟住的房間,沒發現手機。

我這時就想該咋處理此事?新來的小弟一上班,能觀察出他有些神不守舍。午休時,我就請他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正好是第四講「失與得」,他還真聽進去了,隨後就和我說今晚他要做一件昇華的事。我笑著說好。當晚,剛好老員工和他太太又去看急診,小弟就借此機會拾回了損失的德──將手機從鎖著的門下塞了回去。最後的答案就寫在丟手機的員工和他太太發自內心的笑容上。

此事沒有通過報警或不理智的方式解決,而通過大法展現出奇蹟,「真善忍」就能善解此事。小弟之後不情願的和我辭工了,走之前的晚上,我和他一起看了新唐人電視《細語人生》欄目中的《預言與人生》,他看的很投入,看完後表示他想回到他原來的世界。我就推薦他請一本《轉法輪》看。

引導父母走入大法修煉

我邀請父母從中國來美與我們小聚。我在得法初期曾通過打電話的方式給他們講過大法真相,他們讓我趕緊掛斷電話。當時我還用很重的人心撂下一句:「對牛彈琴。」

後來老同修和我分析此事,幫助我找出自己的人心──情、自大、不善。我意識到唯有不帶執著心講真相才能救了他們。於是就為父母安排了此次行程。

在從機場接父母回家的路上,我一直請他們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回家的第二天,就開始連續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他們聽,三天內聽了第一遍,起先他們會睡覺,說是倒時差,我理解是師父的法身在給他們調整大腦。同時我還穿插著給他們看新唐人節目,其中《細語人生》中的《預言與人生》等節目給他們印象很深。我藉機告訴他們,眾生不遇大法是很難得救,「真善忍」是拯救世人唯一的希望。

除了繼續讓他們看大法書或聽、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錄音外,週日也帶他們去煉功點感受煉功的氛圍。母親的佛性出來了,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煉。一個月後,父親在老同修耐心、善意的引導下,解除了心結,又看到母親走入修煉後的巨大變化,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之前我對他們是否能得法一度絕望過,結果竟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父母在美停留的三個月期間,共計讀過五遍以上《轉法輪》,聽或看了六、七遍師父的廣州和大連的講法錄音和錄像,同時還讀了《精進要旨》、《洪吟》,還有一些師父各地講法等大法書。父母走入大法修煉的經過,使我悟到:師父和大法的法力才是救度眾生的根本。

二零一六年十月,我第一次參加了舊金山法會,這是一個同修之間相互學習交流的很好的機會,同時通過直接參與講真相的活動,我提高了對講真相的認識。從舊金山法會回來後,我每天都聽到啄木鳥在外面啄木頭的聲音,開始沒在意。大概一週後,太太把我喊到牆外面看:啄木鳥在木牆上啄了大大小小五十多個洞。我離開悟到自己漏洞不少,馬上請同修做了英文徵簽板。從十一月六日開始,我正式在餐廳內對美國客人講真相、徵簽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使更多有緣人了解大法真相。

看到眾生明白了真相,我為他們高興,同時也感受到師父接受我做大法弟子的榮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