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處為別人著想 實修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修煉十八年了。記得在迫害初期的日子裏,我經常是半夜出去散發真相資料,有時有同修做伴,但更多的時候是一個人騎車出去,裝著兩百份左右的資料,一路背法,把每一份真相送到世人家門裏面,請師父加持讓世人看到真相;白天出去就走到哪裏把真相講到哪裏。那時我走遍了附近的幾十個村、鎮,在師尊的慈悲看護下,一點不覺的苦和累。

二零零三年,為了供兩個孩子讀書,我外出打工,做保潔。開始七元一天,後來十元一天,雖然收入微薄,但我始終樂觀對待工作,聽師父的話在哪裏都做個好人,不跟人爭鬥,有活搶著幹。有一次一個妹子的飯未煮熟,我把自己的飯讓給她吃,我吃她的生飯。我跟姐妹們講大法真相,讓她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個美好的未來。她們看到我的真誠善良,都很理解我。午休時我都當著她們的面煉功,她們說別干擾我;老闆還叫員工跟我念「法輪大法好」。幹了幾個月後,因家裏有事我要走了,她們都捨不得我走。

後來我又陸續幹過幾種工作,老闆都捨不得我,都不願意我走,因為我在哪裏做事都按照大法對修煉人的要求,處處為別人著想。大家都休息的時候,我總是去幫別人幹活;在利益上不爭不鬥,無怨無恨,大家都認可我。二零零五年,我在鐵路幹活,幾十人多數都是外地人,幹完活就要各奔東西了,很多不認識的人都叫我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向我要真相碟子、「九評」書,爭著說「給我留一本」。看到眾生這麼想了解真相,我感動的想哭。感謝師父,是師父讓他們得救。

後來,我和丈夫做收草和糧食的生意。所有收草的老闆都吃秤,有的一車要吃一千斤左右。和我們一起賣草的人,一車草比我們少的多,過完秤卻比我們重的多。我丈夫心裏不平衡了:「看人家一車多賣那麼多錢,而我們才夠工錢。」我說:「師父教我們做個好人,不能坑別人,你看我們家現在做啥啥順,兩個兒子又聽話,成績又好,一家人平安康順,這不就是大福份嗎?」丈夫不吭聲了。

做糧食生意也是,所有做生意的人都要吃秤(不夠斤兩),而我一斤都不吃,有時還要倒貼,但我的生意很好,別人都收不到的糧食,我去都願意賣給我,因為都相信我這個煉法輪功的。有一次收糧食,賣家裝糧的袋子拖地了,就要少算幾十斤。賣家沒發現,我發現了就重新給他稱。我說一斤也不多要別人的。

我們村的必經之路上有個橋洞子,道旁導流的溝經常被泥沙、豬屎堵住,下雨天或者農民放秧田水的季節,路上積水會很深,又髒又臭,沒人管,人們過往時只好趟著臭水。只有我們法輪功學員清理,一群婦女,包括六、七十歲的老人,通常十來個人要幹兩三天才能清理完。身強力壯的常人在那看著就是不幫忙,說:「沒有錢誰幹啊。」今年,路兩邊的樹葉過於濃密,擋住了行車視線,對路人來說很危險,我按照師父說的處處替別人著想,和同修一起把樹杈砍了,道路變亮堂了,路人不用為過路擔心了。

我始終記著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管在哪裏都盡我的能力去救人。孫女幾個月大的時候,在寒冷的冬天,我把她裹的暖暖的背在背上,騎著電瓶車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送資料;孫女大一點了,我就把她放到三輪車裏出去講真相。有一年發真相檯曆時,孫女才一歲多,還不會說話,卻總愛在我給人講真相時,用小小的手從紙箱裏面拿出一本本檯曆,「咿咿呀呀」的遞給我;現在孫女三歲多了,常會幫著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學大法前,我覺的人生很苦很累,整天愁容滿面;對兒子不是打就是罵,不會理智教育孩子;做啥都想不開,生病老治不好時曾經想自殺,想到兩個兒子才放棄了。得大法後,慈悲的師父把我的身體變好了,無病一身輕,一天幹十幾個小時的活都不累。對孩子不打也不罵了,孩子們變的又聽話,成績又好了。

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這麼多年,我的兒子和家人始終站在我一邊,支持大法;每年中共人員都要來騷擾我,我的家人替我承受了很大壓力,但並沒有因此被嚇倒。家人的義舉善行都得到了福報:兩個兒子都考上了名牌大學,讀大學、工作、結婚、買房都很順利,都不要我們老倆口操心,還給我們拿豐厚的生活費。這一切都來源於慈悲偉大的師尊,如果不是師尊的看護哪能走到今天。弟子唯有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在修煉路上我還有很多執著心沒去完,但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啥也不是,我會向內找把它們修去,要求自己走師父安排的路,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跟師父回家。

弟子合十叩拜恩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