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用心講真相的實踐中修去怕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師尊說:「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1]

在千千萬萬無辜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害死的殘酷環境下,大法弟子還要放下自身的安危考慮,以德報怨,給廣大被欺騙的中國人講真相,救他們免於被淘汰,這是何等的無私境界啊。我為師父和大法的偉大而感動,也為自己能夠成為大法弟子而榮耀。

可是我能不能承擔起救人的責任,成為合格的大法弟子呢?我想沒有一蹴而就的辦法,只有一步一步紮紮實實的去做、紮紮實實的去修。

一、在公共場所救人

我講真相,勸三退是從面對面講開始的。因為我覺的這是一個最直接有效的救人方法,但必須要用心去做、負責任的去做。在被迫害的環境中面對面講真相最難的是尋找有緣人。我們不能像海外同修那樣公開的做,難度很大,也難住了大陸很多學員走不出來。但是把壓力變成動力,用心在救人上總會找到辦法。

我先後採用了多種方式。最先採用的方式就是每天利用一些時間在休閒場所、在路上、在交通車輛上、在商家店鋪尋找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初期我的怕心經常冒出來:看這個人面相陰沉,表情不善,不知做甚麼工作的,還是不講吧;這個人跟他講了,反映冷淡,看他拿出手機在弄,還是趕快離開這裏,以免危險。經常當時就找個地方坐下趕快發正念否定這個負面念頭,不准邪惡干擾、迫害,清除怕心,我在做救人的好事,我師父叫我做的,我怕誰?心定下來了:沒事。再接著轉悠,找人講。

有一次我在休閒場所給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講過真相後,自己感覺講的不錯,他的表現也是認同法輪功還三退了。他走後,我無意識的轉過頭,看見那人正在不遠處跟另一人說話,並用手向我這邊指,瞬間一股可怕的物質猛然罩上我心頭,我馬上走到幾棵樹後,躲避他們的視線,然後迅速跑上馬路坐出租車回家,不停的大聲念、背師父的法:「你們是大法弟子,你們內心不能害怕。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2]「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不要害怕,任何事情都要堂堂正正的,是邪惡在害怕。」[3]發正念滅自己空間場的邪惡,再滅怕心,折騰了一個小時終於平靜下來。靜下來一回想,覺的自己太可笑了,不過是怕心招來的假相,那個常人其實是真心接受真相並沒有甚麼惡意的表現。

就這樣經過多次在怕心造成的假相中反反復復的魔煉,怕心確實去掉了很多,假相也就消失了,心態也祥和了,有時能感受到從法中輸送過來的一股慈悲與威嚴的力量迅速改變著對方。其實聽我講真相的眾生以中年人、年輕人多一些,並沒有出現那種對我表現惡劣的,相反大多數人的表現是積極回應、正面的:認同法輪功好,願意三退。可能與我用心講,喚醒了他(她)們本性的一面有關。

用心和負責任一直是師父對我們講真相的要求,所以我講一次一般需要花二十分鐘左右,有時更長,儘量講清楚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所謂「自焚」一般必揭露),為甚麼三退及三退表態方法,讓對方真正聽明白。對正義感強一點、勇氣足一些的人我就給他資料或者光盤,叮囑給家人看,讓他們救自己家人親朋;有些人對法輪功感興趣,想看看《轉法輪》,這樣的人,我就給他事先準備好的U盤,裏面裝著電子版的《轉法輪》(現在沒有電子版的就給書了)和師父教功錄像,像這樣要看書的有緣眾生至少有一百多個。其實我知道在另外空間都是師父鋪墊好的,師父為他們承受罪業救了他們。

二、發資料救人

因為受時間限制,我一天只能講幾個人,我尋思著再用甚麼方法多救些人呢?看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發真相資料是一個用較少時間卻能更大範圍講真相救人的好辦法。於是我想自己還可以抽出時間發資料救人。想到馬上就做,我自己打印,自己發放。

我希望有緣人看資料就能一步到位真正得救,因為他不一定還有機會遇到大法弟子給他三退。於是在資料選擇上我用心琢磨了一番,為拉近與眾生的距離,使眾生願意看資料並能明白我們的意圖是為他平安不是搞政治,我寫了一封短信。想到電腦知識不多的常人如果看明白真相想三退又不會操作怎麼辦?我找到了一種簡便易行的途徑,只要輸入關鍵詞就能打開一個破網軟件鏈接的方法(感謝開發這個鏈接的同修),我把這個方法的操作步驟及打開動態網後三退的操作步驟詳細的寫上去(這方法用了幾個月後被封了,外地同修給我傳來一個輸入一個網址打開鏈接的方式,這都是同修開發的。大法弟子真是一個整體,是這個整體在救人啊!),希望有緣人看完資料能夠自己直接三退了。

資料準備好了,可是怕心再次突顯出來了。第一次去居民區發資料時,心裏真是打小鼓啊,感覺沒著沒落的。面對面講真相看到對方有甚麼情況我還能夠隨機應變,調控局面。這發資料心裏沒底,無法預測。我在家裏走到門口又退回房間,這腳就是不想出門。我乾脆放下背包坐下來,再翻看自己摘錄的師父針對怕心講的幾段法,師父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4]我嘴裏念叨著:怕甚麼,我是做大好事,救人,應該受到表揚才對,不存在這些怕的因素,邪惡擋不住我,我就堂堂正正的去,就不怕。再背師父的法《怕啥》、《正念正行》,發正念滅怕心,一面心裏又想:還有太多人沒有得救,不能見死不救啊,師父說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

慈悲心上來,正念增強了,心穩住了背著包出門了。往上下樓每戶門上貼資料時,怕碰上人,還緊緊張張的,但不時輕輕念叨一句:我師父派我來救你們的,好好看啊。回來的路上渾身上下感覺真輕鬆:噢 沒甚麼可怕的。又很欣慰:總會有有緣人因此得救的。從此每天打印幾十份資料、選擇晚上7點多鐘去各居民小區發放,希望外出散步、鍛煉的人回來發現拿回家看,每天中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照常。為節省時間,遠點的路就坐出租車來回,給司機講真相,十幾個月下來,好幾百出租車司機明白真相三退了。以至於我以後就儘量不坐出租了,因為經常又碰上他們。

通過發資料過程中的多次魔煉,我又去掉了不少怕心。最後我也能夠站在馬路邊坦然的給來往的常人介紹、發送神韻光盤。

三、電話救人

當明慧網上有同修開始推廣彩信、語音電話時,我又想這種方式傳播真相更快速,面更廣,遂決定在日常面對面講真相的同時發彩信、打電話。這時我已經不去居民區集中發資料了,只在後來一段時間裏和同修一起去農村發過幾次資料。

發彩信時我將能夠直接打開破網軟件鏈接的網址編輯到彩信的尾頁,希望常人能破網看更多真相自己三退。那時語音電話的軟件還不能直接按鍵三退,我心想只播放語音電話還不能確定眾生最終得救,也不能指望他們以後會遇到大法弟子再幫他們三退,我既然做了,就應當負責任,最好是直接把他們救了。所以我決定在聽過語音的基礎上直接打電話勸退他們。於是先提取聽過一定時間真相的有緣人的電話號碼,然後直接給他們打電話勸三退。

發彩信還沒甚麼怕心,可是打電話時怕心又冒出來了:手機會不會被定位?身旁有人經過或甚麼動靜就緊張,講真相的思路有時就會被打斷。這時我總是及時想師父的法增強正念,清除怕心。有一次一個外地公安警察假裝聽真相,跟我東扯西拉拖延時間,我聽到電話裏有人小聲問:有沒有查到在哪打的?我正告他要分清善惡,迫害信仰不僅違法犯罪,最終被送上審判台,而且禍及家人、子孫(大意),然後掛斷了電話。雖然知道沒甚麼事,負面思維還是往出冒,這張電話卡還是掰斷丟棄了。我又發了一次長時間正念,再學法增強正念,清除自己的怕心、自保的私心,以後就穩定了。但休閒場所環境不太安靜,打電話過程中也確實需要注意身邊來往的人和周圍的變化,不利於專心講真相,而跑偏僻遠處又受時間限制,這時我想到我需要買一部汽車了。

四、開著汽車救人

為了在汽車裏打電話救人,我買了一部小汽車,因為我在七、八年前就有了駕駛證。這部汽車為我講真相救人立下了大功。除了打電話,還去農村發資料。因為各地打電話救人的同修越來越多了,語音電話也普及了,加上我自身客觀環境也發生了變化,現在我不打電話了。我的面對面講真相方式也隨之改變了。現在我採用的方式是:開著汽車到處尋找有緣人,讓他們免費搭載,在車上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走好這條路也是很不容易的,但我記住師父的法:「修煉嘛,那就不要被困難嚇住了。不管怎麼樣,再難,師父給你的路一定是能走過來的。」[5]

記得剛開始時也經歷了一次去怕心的事,一個十六、七歲的技校學生在聽我講到法輪功時似乎很害怕,我就緩解他的怕心。我發現他拿出手機發信息,我也沒多想,他下車後到車尾拿手機拍我的汽車牌照,被我看到了,他很慌張,我平靜的問他:「阿姨這樣無私的幫你,希望你平安,不是個好人嗎?你為甚麼這麼做呢?」 他趕緊給我看他的手機中的照片,一邊辯解說自己沒有拍。隨後連說:「阿姨是個好人,謝謝阿姨!謝謝阿姨!」他走後,我的負面思維卻突然上來了,我馬上否定,但心裏還不穩,就回家發正念,因為怕心其實很弱很弱了,一發正念很快心定了,心裏面甚麼都沒有了,很輕鬆。

在講真相及與同修配合過程中,除了怕心,暴露出來的其它執著心很多很多,有的執著心還很重,如:顯示心、妒嫉心、高高在上的指責心、爭辯心等,用法歸正,去了一層又一層,去這些執著心的過程都是一次次在法中淨化,從人中走出來的過程。在此感謝同修們幫助我提高,因篇幅有限這裏不再詳述。

我個人的體悟是:其實有怕心沒有關係,只要在法理上有清晰堅定的認識:師父和大法是我們生命的根本,我們現在人世間的生命就是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存在,把師父和大法放在首位,這樣就能夠把救度眾生的責任時刻放在心裏,就能夠不斷的放下私我,主動想辦法去做自己該做的事,越怕越要去做,用師父的法不斷增強正念去掉怕心。而且不管採用哪種方式救人都要用心去做不能敷衍了事,要注重救人實效,不搞表面形式。

明慧網上眾多同修們及我們當地精進同修在正念正行中無私救人的事蹟常讓我感嘆,也激勵我在救度眾生的路上不斷往前走,越來越成熟。在此特向所有為明慧網付出心血的同修表示感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