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感慨:「煉法輪功的和別人不一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我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今年七十八歲,身體矯健,臉色紅潤光澤,精力充沛。從修煉那天起我嚴格要求自己按師父的法去做,在任何環境下都做個好人。跟大家講一下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

二零一四年我家要翻蓋房子,起早搬到臨時借住的房子去。我把所有大法書籍和師父的法像都一起搬到那裏。法輪章在窗戶框上放著就忘了。

時間過去了十幾天了,舊房子拆完,地基都已經打好了。這一天下午四點多鐘,我正在炕上坐著,突然感覺有甚麼東西「噹」的一下掉在我的頭頂上,心裏納悶,好好的棚上怎麼還掉東西,用手一扒拉,東西掉在了炕上,一看竟然是法輪章。我「唉呀」一聲,這時我才想起來把法輪章落在了舊房子,這可是我的寶貝呀!

我驚訝的對法輪章說:「你是怎麼來的呀?」心裏無法平靜,用雙手緊緊握著它,生怕它再飛走似的。因為別針的鼻子壞了,沒法帶了,心想要是有個好的該多好。

第二天我從房場回家,進門就看見屋櫃上有個新的法輪章,激動的我心潮澎湃,不知如何是好,趕緊戴在胸前。

醫生感慨:「還是煉法輪功的和別人不一樣……」

有一年秋天,一天我突然感到胸悶噁心、吐出很多唾沫樣的白沫,吐一陣後就是血,拿臉盆接,接了半盆子多血,家人都嚇壞了,知道了這一消息的鄰居和親朋聚滿一屋。家人找來了醫生,這時我還在吐,醫生見狀診脈說:「不行我沒法了,」 叫家人趕快送醫院,可那時人們明白哪也去不了了,去也不行,離醫院幾十里,到半路就得不行了。人在臨終時的一身洩汗都出來了,頭髮都濕透了,抬頭紋都開了,臉色如黃紙,嘴唇無色,熱心人開始給準備後事了。

我當時說不出話來,可心裏明白,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有師父保護,在心裏求師父救我,去留由師父安排,一切由師父做主。就這樣昏昏沉沉的一天一夜過去了。在師父的呵護下,同修的幫助下,奇蹟發生了,我清醒了,感覺自己沒甚麼不好受的地方,就是沒勁,這樣兩天過去了,沒吃一片藥,沒打一次針,全都正常了。

第三天我振作起來,穿上衣服,吃了點飯,走到街上去了。我這麼快能走路了,街坊鄰居都感到驚訝,太不可思議了,趕到我身邊問候,向我道喜,祝賀闖過這一劫。

那個當時給我診脈的醫生,看到後感慨的說:「還是煉法輪功的和別人不一樣,病的都那樣了,可是又好了。」並給別人看病時走到哪裏說到哪裏,成了活傳媒。

通過這件事世人從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很多人主動找我了解真相,並明白了這些年是中共的欺騙造謠,讓他們誤解法輪功了,共產黨太壞了。

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如今一百多個國家都有法輪功學員自由修煉的身影,唯獨在中國大陸卻沒有信仰法輪大法的自由,這難道不值得人們深思嗎?了解法輪大法吧!您會受益無窮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