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大法弟子家的孩子真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我孫子是二零零一年出生的,從出生那天起,我就讓他和我一起聽師父的講法和大法弟子唱的歌曲。會說話時,我們一起背《洪吟》。二零零三年,孩子住姥姥家去了,他爸爸回來要二千元,說要給孩子做手術,因孩子得了疝氣了。我和他爺爺商量,孩子剛兩歲,做手術用麻藥怕影響孩子的智力,我們還是靠法輪大法吧。於是把孩子接回來,給他戴疝氣帶他不要,他說要跟我們煉功。我們學法他就聽著,和他爺爺一起背《洪吟》。有時打坐十分鐘,不知不覺的病好了。

二零零五年,我孫子又到他姥姥家,被豬蓬上的彈簧,把孩子的左眼內勾破了。我們有了上次的經驗還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沒有用醫藥,不幾天就好了,沒有影響視力,這是師父的保護,大法的威德。孩子的姥姥激動的說:生在大法弟子家的孩子真好。

我一九九六年剛過大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變得更善良和寬容,與同事們和睦相處,同事有困難我想辦法幫著解決,同時我身心都獲很大的受益。修煉前,我患有低血壓、低血糖、肺結核,剛學一個月所有的病全好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走路生風。

中共迫害大法後,我因堅持信仰大法遭迫害。我媽媽很認同大法,特別支持我,我老伴和我弟妹煉法輪功。我媽勸我姐、姐夫以及外甥們也煉,說看他們煉的多精神!

二零零二年秋天,有兩位被邪惡通緝的流離失所的小同修,沒住處。我們找我媽媽商量,媽媽說:來吧,來我家吧。同修一直住到我們給找到合適的住處。二零零四年五月,八十五歲的媽媽病了,病得很厲害。媽媽是過敏性體質,吃小金橘,吃苦瓜都過敏,一生沒吃過藥。我姐看媽媽體溫太高,說銀翹解毒片是中藥,沒事,讓媽媽吃了四片,不大功夫媽媽就有過敏反應了,滿炕打滾,把我嚇的夠嗆,媽媽安慰我說,別怕,媽八十多歲的人了,走也不怕,就是不想在這大熱天的走,這就沒辦法了?我說:有,有,媽媽快念「法輪大法好」。媽媽說:管用?我說:管用,管用,咱們就念吧。念著、念著,媽媽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現在又能和我們一起捏餃子、包糕了。我們全家都感謝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