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文人的喜悅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一日】

陌生文人的喜悅

〔遼寧瀋陽來稿〕前幾天遇到一位男士,我稱他為「大哥」。交談中得知他是個文人,對人的名字還很有研究,知曉一些天文地理。

與他一起登上公交車落座後,我問是否有人告訴他「三退」的事?他說沒有。當我告訴他「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意義後,他同意退出曾經入過的少先隊。

大哥比較健談,他問我:信佛與法輪功衝突不?我說:不衝突,只要了解法輪功真相、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就行。他說他是信佛的,但是對佛教徒與基督教徒之間的對立不理解。我說他們之所以對立,是不二法門的要求造成的。為了避免摻著修,就把本法門之外的都稱作是邪的。如果摻著修,就像麵粉裏被揚進一把沙子,啥也不是了。

我們談了很多,在不知不覺中,我給他講了美國搞電子研究的人用測謊儀測牛舌蘭花的故事;講了分子構成的儀器測不了微觀粒子構成的生命(大哥相信有另外空間的存在);講了人就是為了名利情三個字活著;講了我最佩服的不是有錢有勢的人,而是讓自己健健康康的人……他很愛聽,並稱讚道:「你說的太精闢了。」我說:「都是我師父教的。」我還背誦了師父的經文《論語》。

大哥要下車了,他走到車門口時向我使勁揮手。到站後,很多人下了車,我看到他卻留到最後一個下車,並再一次微笑著向我揮手致意後才下車。

大哥的喜悅也感染了我:是啊,所有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意味著他們的生命都將獲得重生,怎能不喜悅!

退出中共團隊 老婦當時就不需要拐杖了

〔大陸來稿〕一天我與另一位法輪大法學員去公園講真相。在林蔭道上,看到一個瘦弱的女子,拄著拐棍,肩上挎了兩個看上去很沉的大提兜,步子不大,每走兩三步就停一下,走得很艱難,目不斜視,在人流中顯得十分特殊。

我倆走上前問:「你怎麼了?」她面目表情痛苦的說:「腿疼。」「你多大年紀?」「六十五了。就到五月了,買了三十個粽子,給老媽點,再給兒媳點……」

我倆接過她肩上那兩個沉沉的大兜子,與她邊走邊聊。告訴她:現在有很多人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醫院治不了的病都奇蹟般的好了。你也念念吧。接著就教她念,讓她學著念。

教了她三、兩遍,讓她同我們一起念,直到念對了。這時她突然說:「這是佛家的,是讓人做好人的!」看來此人悟性還不低。

我們接著告訴她,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教人以真、善、忍為標準時時處處做好人的,不但提升人的道德品質,也健康人的身體,現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是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不讓人煉,千萬別聽他的。江澤民集團給法輪功編造了各種謊言,栽贓法輪功,比如甚麼法輪功「天安門自焚」,那完全是假的,那是為了煽動仇恨、迫害按「真、善、忍」修煉的好人,而且還喪盡天良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現在天怒人怨,告訴她「三退」保命的道理。她用化名退出了團、隊。

快走出公園了,我們忽然發現她走路沒有拄拐棍,也沒有像先前那樣兩步一歇,而是一直跟我們邊走邊聊。我說:「你看你會念法輪大法好,做了三退,神佛馬上就管你啦!」她像小孩子一樣高興地說:「腿不疼了,也有勁了。」並說:「我得謝謝你們!」

我們給了她一個真相護身符及一本真相期刊,請她看明白後把好消息告訴親友。到車站了,我們再次囑咐她要每天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的越多越好。

望著她弱小的身影,我們感謝師尊的安排,慶幸又一個生命的得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