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本歸真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從小體弱多病的我一直幻想著能夠長命百歲,過上一種世外桃源的生活。但俗世中的我為了自己看病方便,選擇了醫生這個職業,過著疲憊忙碌的生活 。

魔難之中得大法

二零零四年秋天是我人生的噩夢:擔當著本院新技術負責人的丈夫沒和我任何商量,扔下我和五歲的兒子和八萬元購房外債停薪留職遠走他鄉,並很快和藝校女學生同居;五歲的兒子因父親的遠離變得孤僻、膽小、自私,身體也變得很差;單位領導因丈夫的行為遷怒於我,也讓我停薪留職;母親因被市級專家庸醫誤診,浸潤型肺結核(高度傳染)整整遷延半年,險些喪命。

我身心疲憊,導致脊髓有被抽空感,根本不能上床睡覺,真是度日如年。

我想:只要不是被逼瘋,為了父母和孩子我都不會輕生。在修煉大法的婆婆的反覆勸說下,我終於捧起了《轉法輪》

《轉法輪》只通讀了一遍,發現已經能夠正常睡眠了。就在同一時期,本單位被非法勞教的一位大法弟子回來了。她用大法的法理將我對人生的所有迷惑都從法上一一幫我解開。但當時我懼怕迫害,決定等法輪功平反後再煉。

師父真是大慈大悲,為了度我這愚鈍之人,有一天中午在值班室午睡醒來,看到側面整個牆上盛開著一朵水紅色鮮豔欲滴的大蓮花,我一下子淚流滿面:「師父啊,我一定坐著這蓮花座隨您回家!」我當即堅定的走入了大法修煉。

師父幫我淨化身體

師父說:「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1]初得大法,我很精進,只要有時間就學法、煉功。所以長年的鼻炎及並發的耳聾、支氣管炎、頸椎間盤突出症、腰腿痛、慢性附件炎、痔瘡等三月內全部消失。

師父還說:「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我自小後背正中有一巴掌大小的薄弱處,只要情緒波動、受涼、受累,都有脊髓被抽空的酸痛感。因為自小已經習慣這感覺,所以每次發作雖然很難受,潛意識中認為理所當然的應該發生。有一天同修告訴我她天目看到我後背有一張大嘴,還一開一合的。想到《轉法輪》裏寫道:「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哎呀,原來我一直養著這個可惡的傢伙。悟到了,我就解體它。似乎是與生俱來的頑疾師父一下子就給拿掉了。

懼怕寒冷也是我從小以來的執著,只要一入冬,睡電熱毯、握手寶、纏腰寶已經習慣,不管冷不冷都備著。有一天同修對我說:「大法弟子是不應該怕冷的。」聽後,我一下子轉變了觀念:「對呀,大法弟子是百脈全通的,怎麼比常人還怕冷呢?真讓師父為我這不爭氣的弟子操心。」觀念一轉,寒冷就離我而去了。大法是超常的科學,個人認識不到不等於不存在!

修煉人的思想境界體現在工作中

在這物慾橫流、假、惡、暴當頭的年代,整個社會道德普遍下滑,原本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們,為了謀取個人利益,無形中就把患者當成了賺錢的工具。吃回扣、收紅包視為正常,還成為主要的經濟收入。修大法前,我也在其中,還嫌少。修大法後,悟到「灰色收入」肯定是不好的,就再也沒有拿過一分。我這個副高職、科主任每月的收入都不及一初職醫師的收入高。但我很坦然。堅信有師父看護,不可能讓我養不起孩子、贍養不起老人。

實際上,「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兒子考高中按平時的成績能考上本市最好學校的公費生有些困難,但兒子卻超常發揮考上了。兒子上高中時費用增加,我的獎金也增加,而且領導還時常獎勵我,說我工作認真負責。兒子高考進了一所風險學院(本估計是考不上的),而且還被調劑到該校最好的專業,是兒子喜歡的設計專業,學費還低,校址所在地的消費水平也低。

父母親雖年事已高,均有不同的老年病,但因常念「法輪大法好」,病情平穩。二老手中存有積蓄,從來都不收我們的孝敬錢,還有時贊助上大學的孫輩兒。

在我們這個企業職工醫院,急診室幾乎是最底層,也是領導整人的發配地。二零零七年六月,領導企圖利用我拽孩子的父親回來,但我無力配合,於是他們就以「加強急診力量」為由派我到急診室工作三班倒,收入也低。我毫無怨言,除了幹特務外,派我甚麼工作我都努力做好。原來如同垃圾倉庫的急診室被我收拾得窗明几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把患者的健康和利益放在第一位,明確診斷、合理用藥、心理疏導相結合,再加上讓世人明真相得救度的善念,受到患者和同事的好評。一對對我院服務不滿的夫妻患者找到醫務科主任說:「如果你們醫院的職工都像李大夫一樣,不但看病好,還能為病人著想,我們病人肯定都來咱們醫院看病,也不至於穿過家門口的醫院跑到別的醫院去看病了。」現在好多病人都慕名來我這裏看病。

到急診室工作不久,領導就提我當了急診科主任。病房的主任和大夫們普遍亂編病歷騙保,不合理用藥更不用提了。原來都是師父的安排,保護弟子不要對眾生造業。

二零一四年,我院因被查出騙保數百萬險些被解散,廠領導出面以給臨床院長記大過、科主任、護士長記過處分而平息。而我帶領的急診120隊伍從不亂收費。院前急救隊伍配合默契,平平安安。我時常告訴科室成員:走正路是我們工作的安全保障。

我雖然和孩子的父親離異,但和他的家人依然相處很好。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有對他父親的怨恨。面對這種情況,我首先放下怨恨,告訴孩子「真、善、忍」的法理,告訴他「百善孝為先」的做人道理,清除了孩子心理上的陰霾。孩子現在很陽光、很善良,也很有朝氣。

反迫害,救眾生

作為法輪大法的受益者,總是願意把大法的美好與別人分享,希望每一個世人都能明白大法真相,選擇美好未來。

共產黨是西來邪靈,它那假、惡、暴的本性吞噬著每個共產組織成員的靈魂。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對大法弟子發動了史無前例的邪惡迫害,數百萬大法弟子被拘留、勞教、判刑、甚至殘害致死,有多少大法弟子被活體摘取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無法計算,最可怕的是不明真相的世人被推向了地獄之門。迫害神佛天理不容,跟著迫害神佛的邪惡為伍同樣天理不容。所以講真相、救世人就成了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責任。

剛得大法時,院長不明真相,把我修大法報給廠「610」並和另一副院長企圖「轉化」我。我就給他們講述大法的美好,我的身心受益,並在工作中嚴格要求自己,兢兢業業。他們體會了大法弟子確實是善。二零零八年奧運前期,院長和書記又企圖讓我回家呆一月以配合廠「610」在敏感日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正告他們這是對大法犯罪,是把自己推向地獄。他們體會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威嚴,並在院領導會上聲明只知道李大夫是一位工作兢兢業業、對人善良的下屬,不知道她做了甚麼不好的事。院長徹底明白了大法真相。在以後的敏感日裏,他多次保護大法弟子。這也是在他退休時因受賄而輕判為「判三緩五」得福報的原因。

書記代替院長任職一年期間,剛一上任,我科室一大法弟子因發真相光盤被病人舉報,書記就開除了他。我多次和書記講真相,並拿那張光盤讓他看,最後以「沒有執業醫師證」為理由還是把那位學員開除了。

在他任職前半年,他還配合區執法辦、「610」、街道辦事處的人員共同「轉化」我。我慈悲的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他們自稱「轉化」失敗。後來他又允許在院內張貼誣告救人的真相幣布告,我和另一同修配合,向所有的相關人員講真相,使他們明白了真相幣原來是救人的。在這期間,書記出現車禍,發高燒,他說是我發的功,我告訴他是他配合迫害招的報應。任職一年期滿,因虧損而免院長之職。善報惡報見分曉。

二零一五年五月,我向高檢、高法投遞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狀告它殘害善良、迫害世人。目前已有二十多萬大法弟子及家屬控告他,海內外百多萬世人舉報它,追隨它的許多高官已經下馬,招致惡報。在不久的將來,它也將很快被推向歷史的審判台。

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神佛罪大無邊。被矇蔽的人們啊,請不要拒絕真相,趕緊三退,那是你們得救的希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