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頌大法 我頌師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

一、得法

我結緣大法的初因是買電腦。辦公室新來一同事,唯獨只勸我給家裏買台電腦。那時電腦辦公還沒普及,單位有技術員給我們操作電腦,覺的沒有必要再買,我也沒時間學它。說來奇怪,同事總是跟我提買電腦的事,甚至為此事還跟我發過火,同事們都覺的這人不可思議。後來只好買了電腦放在家裏很長時間沒人動。有一天我在家心裏總是發慌、不安,為了轉移心境只好踱步,走到電腦前時突然想起,平時太忙,買它很長時間還沒有用過,於是打開電腦想看點甚麼。映入眼簾的是法輪功插播事件新聞,一下子深深的吸引了我: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是甚麼人敢跟殘暴的共產黨對著幹!我打開有關法輪功的報導,全是文革式的文章,我當然不信。想起文革、想起六四,特別是後來看了《九評共產黨》一書,我終於明白了,原來中共是迫害我們中華民族的邪靈、惡魔。當時我認定:共產黨越污衊、越不讓知道的事情,我越要像文革中看書那樣去做,有機會一定要好好了解法輪功!這念剛出,一股熱流從頭頂灌遍全身,特別舒服。當時我不知道師尊已經管我了,在給我灌頂,還仰頭尋找熱源。

我有兩次生命垂危被搶救回來的經歷。最後一次元神離體去了一個陌生的環境,看到了那裏的人和景象,當時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以後我的身體越來越不好,除了遺傳的心臟病、美尼爾氏綜合症,後來嚴重失眠,健忘症、頭暈、痛耳鳴、頸椎病、咽炎、肩周炎、慢性腸胃炎、關節炎、婦科病、手腳冰冷、骨刺、憂鬱症等等,不到五十歲的我被病痛折磨得骨瘦如柴,同事開玩笑說我像「人體骨骼活標本」,讓我出門帶秤砣,免得被風吹沒了;我青灰色的臉上深深淺淺的皺紋、還有老年斑,被說像是地圖,條條道道分不清;還說,你那臉色除了沒有健康色,甚麼難看色都有;我每天說的最多的話是:累死我了!

到了二零零五年六月的一天,同事、也是好友,後來又是同修來看我,我病怏怏、無精打采地告訴她自己背著家人已經安排好了後事。她安慰我說她最近接觸了法輪功不妨試試。一聽法輪功三個字,我全身一震,立刻來了精神,興奮的打斷她的話說:「太好了!我早就想徹底了解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瞬間的變化把同修嚇一跳。我又說:你甚麼也別介紹,就把法輪功所有的書都找來,我自己看,我會分辨的。那時大法書奇缺,快到七月底同修借來一本《轉法輪》

那天回家才看幾頁書,我睏得倒頭就睡到天亮。醒後還埋怨自己:平時睡不著,好容易盼到有書看了,怎麼又睡不醒了?第二天還是如此,那時不懂悟;第三天早上當我再次從甜美的睡夢中笑著醒來時,突然想起同修的話:看書能治病。頓時一股熱流灌滿全身,接著是師尊法身一遍又一遍的給我灌頂,多熱的天都不出汗的我,出了一身大汗。常年被病痛折磨的我從沒掉過淚,當時我哭著反覆說:「師尊我明白了!謝謝師尊!」同修告訴過說:只要靜心看書就能治病。那時我根本不相信,心想:沒聽說過。可是沒聽說過的事實卻讓我親身經歷了,長年嚴重失眠,吃了多少藥、使用了各種助眠方法都解決不了,反而越來越重,讓我痛苦不堪的頑疾,剛看幾頁大法書從此就無影無蹤了,直到現在睡眠質量非常好。不是親身經歷,又怎麼能夠讓人相信呢!

我讀了大法書籍後,探索多年的人生之謎終於解開了,知道生命的來源和去向,造成有病的原因和做人的道理,心胸豁然開朗,境界隨之昇華;同時感受到法輪給我調理身體、消業時出現酸痛麻脹冷熱等;天目也開了,看到微笑的師尊、法輪、武士、仙女、另外空間和物質等等。得法同時,我放棄了治療和藥物,半年後參加單位體檢,各項指標都達標,結果比身邊所有的同事都好。特別是心電圖非常標準(以前都是不合格),大夫誇我的心臟是三十多歲年輕人的心臟。從此我再也沒參加過體檢。我各種病都好了,身材苗條,皮膚滋潤、滿臉皺紋基本沒了,心情愉悅、身體輕飄飄的。要是有急事要辦我抬腿就跑;背起裝有資料的大包上下樓梯腿腳利索,以前不敢碰的剩飯、涼水現在也不怕了,越活越皮實、越活越精神,根本不像近六十歲的人。知道我修煉前身體狀況的人見到我說我年輕了、氣質真好!我女兒的同學問她,你們家人好像生活在冰箱裏被冷藏了,怎麼不老啊!天天沐浴在大法中,自己就像脫胎換骨從新活了一回。能遇到大法、能做師尊的弟子,我真幸運!太幸福了!我的變化讓大家非常認可,我們一家三口人都修煉,有許多人也都走入了修煉。

其實,只要是真正修法輪大法的人,都會有明顯變化的、常人想像不到的變化。我身邊每個同修都可以講出他們自己許許多多修煉的故事。千言萬語: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尊好!

二、讓家產

現在社會上有許多家庭因分家產鬧得家庭成員對立、甚至成了仇人。我和妹妹同修也遇到了分家的事。我們姐妹倆交流後決定按著大法要求做,為家人著想,不爭不搶,主動放棄屬於自己的那份財產。家裏常人根本不相信、也理解不了我們的做法,一定要去做公證。在公證處簽字時,辦事員也覺的不可思議,提醒妹妹同修:你好好看看這裏的內容再簽字。那意思是別後悔。妹妹同修不為所動,爽快簽了字。事後她說:若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肯定不會這樣做的。

公證以後,得到財產的家人找藉口不照顧老人,矛盾出來了。我的人心也出來了:埋怨心、爭鬥心、妒嫉心、情:我把家照顧的那麼好還不滿意,現在明白了吧。我儘量壓抑不好的心,多學法,和妹妹同修交流:分財產這一關表面看好像過得不錯,其實內心深處還有執著,還有放不下的人心,出現這事是讓我還得繼續找人心、徹底去執著。細想家人照顧老人能力確實有限,我們還是要幫助的。於是從新調整,把事情安排妥當後全家人和親戚非常滿意、讚不絕口。街坊鄰居和社區人員說:你們家是咱們社區最和諧、最幸福的大家庭。我們告訴家人,這是因為我們修了大法,聽了師尊做好人、為他人著想的法理才會這樣做的,你們是沾了大法的光。如果我們按照惡黨「與人鬥其樂無窮」的鬼話去做,大家會和諧、會幸福嗎?

三、師尊保護我發真相資料

修煉中師尊保護弟子的神奇事數不勝數,我也經常遇到。得法後,知道了我們要做好三件事,向世人講真相,從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也開始發資料。記得第一次自己發真相資料是在晚上,我邊走邊掉淚想:江澤民和惡黨迫害法輪大法不讓我們堂堂正正的救世人,多少人被欺騙還跟著他們走,大淘汰來了這些人就完了。救命的真相資料你們一定要看,一定要看,保住命啊!我帶的很多資料覺的沒進幾個樓道就發完了,不累也沒怕心,全身輕飄飄、暖暖的,我知道是師尊保護我。回家的路上仰望天空,心生無限慈悲:真誠的希望眾生多了解救命的真相,明智選擇「三退」(退出黨、團、隊),遠離邪惡,擁有美好的未來。

還有一次發真相資料我被堵在最頂層樓道裏。我找到一個角度能看到樓下那個人的腿腳,他站在那裏不走開。我心想身上帶著這麼多資料,不能在這裏僵持著,得趕緊離開。默默問:師尊怎麼辦哪?無意中回頭,身邊有一輛自行車,後車架上子上放著一摞沒發出去的廣告。可是我剛才在這裏站了好一會兒也沒看見身邊有自行車和廣告啊!我顧不得多想,抱起廣告穩穩當當走下樓梯,見是一位瘦高的老頭兒,手裏拿著一份和我手裏一樣的廣告,正瞇著眼睛使勁的打量我。我不卑不亢的向他微點頭,從容下樓繼續發資料。發完資料已是很晚了(因發資料不帶手機,不知道時間),大街上只有我一個人,望著黑洞洞的遠方,不知還有沒有車。正想著,一輛公交車就像從天而降、慢悠悠開過來。我心裏一股熱流:謝謝師尊!緊跑幾步追上車,平安到家。事後我還被點悟,以後再發資料時,手裏可以多多的拿資料,然後用廣告遮擋著,不用再頻繁從包裏往外掏資料了,即安全還提高了發放資料的速度。

另一次傍晚發資料,我正從步行梯下樓,一位和我年齡相仿的老太太路過樓梯看到我,她突然大叫:「你嚇死我了!」這時我已經下樓梯來到她身邊忙問:「您怎麼了?」她聲音更大了,整個樓道都有回聲:「你嚇死我了!你、你不是走下來,你怎麼是飄下來的啊!」我自己沒有察覺到,但知道是師尊給我的功能,用她的嘴告訴我、鼓勵我。我趕緊向她道歉說:「對不起是我有事走快了!」她不依不饒說:「你就是飄下來的!」我再次向她誠懇道歉後,就朝老太太相反的方向去發資料。待我返回來繼續發資料時,從老太太家裏傳出她聲音:「她真的是飄下來的!」一個男聲音說:「可能是你看花眼了!」她反駁說:「我溜溜達達走的慢,清清楚楚看見她就是飄下來的!」我發完資料離開時聽見兩人還在爭論呢。修煉中遇到神奇的事情簡直太多了,我們弟子都是最好的見證人!

我頌大法!我頌師尊!

深深的敬拜師尊!

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