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走進了大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我今年五十七歲,是一個只上過小學的農村婦女,沒有甚麼文化。借明慧網這個大法弟子的平台,把我的修煉體會向師父和各位同修彙報一下。

我兒子從小身體不好,經常拉肚子,瘦的跟猴兒似的。二零零四年他大學畢業,剛參加工作,就接觸了大法。他覺得好,就開始學煉。只煉了幾天,就再也不拉肚子了,身體很快變好了。

他回家告訴我們:「法輪功真好,修煉‘真、善、忍’,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是江澤民太壞了,迫害好人,偽造天安門自焚案,不准人學。」他爸一聽就火了:「你還敢跟國家作對……」害怕不讓我們學煉,我兒子就偷偷跟我說:「李洪志師父教的這個功法可好了,我給你個錄音機,你聽一聽師父講法。不要怕,你就在家聽師父講法,我教你怎麼煉功。」我說:「好吧,別讓你爸知道就行。」於是我就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學煉五套煉功動作。

我兒子邊工作邊洪法。

真沒想到,我還沒有聽完一遍師父的講法,五套功法也還沒有全部學會,兒子不但被開除了工作,緊接著又被國保帶走,非法勞教一年半。

我跟他爸跑去勞教所看望兒子。看到兒子鼻青臉腫的幾乎看不出他的真面目了!內心就跟刀割一樣難過,當時就暈了過去。他爸很嚴厲的指責我,再加上兒子被勞教的壓力,我煉功就堅持不下去了。女兒讓我把書都藏起來,於是我就在屋簷下挖了一個很大的地洞,把師父的講法書和磁帶包了好多層放進地洞掩埋起來。

然而從那以後,我家就不得安寧了,那些派出所的公安人員經常來我家進行騷擾。

一年後,兒子回來了,我們都以為他已經放棄修煉了,但漸漸的,我們發現他還在煉功。他爸多次勸不動,竟然找了一根很粗的彈簧棍,把兒子的衣服扒下來打,我在外面聽到裏面的慘叫聲,幾乎要暈過去。後來兒子的背腫了很高,皮膚也爛了,好長時間只能趴在床上,痛得無法入睡。但是兒子並沒有放棄修煉。這讓我很受觸動,那個時候我也知道大法很好,都是江澤民太壞了,迫害好人,但我還是不敢學法煉功。

二零一零年,我來到北京幫助兒子照看剛出生的孫女。到他家我才發現:兒媳婦、親家母也都在修大法,而且都修了好幾年了。兒媳婦脾氣性格很好,人雖然很瘦,但是身體很棒,尊老愛幼;親家母也很熱情,經常動員我學法煉功。但是兒子被迫害的事情總像個陰影跟隨著我,擋著我,使我不敢走進修煉。

這個過程持續了一年多,終於走過來了。我開始聽師父講法,但還是不願意讓兒子知道我煉功的事,每次都是偷偷摸摸的跟親家母學煉功動作。

過了沒多久,伴隨我幾十年的失眠、神經性頭痛、慢性腸胃炎和膝關節痛等大小毛病都消失了。法輪功祛病效果真好啊,我太開心了!告訴兒子:「我也煉功啦!」兒子很高興。我們經常四個人集體學法煉功,孩子坐在中間玩耍,全家人相處很和諧,婆媳之間從來沒有紅過臉。

記得有一次我的胳膊疼的特別厲害,幾乎抬不起來,無法煉功,於是我就堅持打坐。打坐中我大汗淋漓,感覺很痛苦。這樣疼了一夜都沒有睡覺。親家母嚇壞了,說:「要麼等你兒子回來,帶你去醫院看看吧。」我說:「不著急,再忍忍吧。」剛說完這句話,疼痛立刻就減輕了許多,慢慢的,我的胳膊又抬起來了,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大法太神奇了!

回想這幾年,我沒生過病,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很結實,都是師父賜予的,我從內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我這個人悟性很差,一直以來,都走不出兒子被迫害的陰影,也就不怎麼精進,更不敢出去發資料講真相。二零一四年,我在一次學習師父講法時突然認識到:自己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定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不救人怎麼能行?這不是不聽師父的話嗎?我至少得出去發資料。

第一次我跟兒子、兒媳婦、親家母四人一起去發資料。我內心膽膽突突的,拿著資料的手不由自主的抖動,兩腿也顫抖,大氣不敢出一聲。我知道這狀態有問題,我是出來救人的,這樣緊張哪行啊,怎麼能救得了人呢?於是我就趕緊發正念,很快就平靜多了,發資料很順利,不害怕了。

回家以後我特別高興,不但更加神清氣爽,身體也輕飄飄的。

在兒媳婦的耐心幫助下,我很快學會了打印資料。白天他們上班去,我就在家做家務,帶孩子,打資料。週末的時候,叫上親家母帶上孩子,兒子、媳婦輪著開車,一起出去發放真相資料。從那以後,我們一直保持著這個狀態:平時我打印資料,週末大家一起出去發,孩子在車裏很安靜,不哭不鬧,我們配合得很好,發的資料也越來越多。這成了我最願意做的事情。從中我也深切體會到了救人是我們的重大責任。

在鄉下幾十年的生活中,我和兒子的善良、熱情和待人的真誠,在全村人心目中留下很好的印象。那些年,因為全村都知道我兒子被迫害的事情,我回去也不敢講真相。最近這幾年學法多了,一家人集體學法,我越來越感受到我們全家是鄉下那些熟悉的鄉親們得救的唯一希望,他們都在等著我們救度。

這些年來,兒子一回家就跟他那些小時候的玩伴、親戚朋友們講真相,勸「三退」。這兩年,在師尊的加持下,我也能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了。回老家陸陸續續的找出我那些老姐妹們、親友們和鄰居們,給他們講甚麼是法輪功,甚麼是「天滅中共」,為甚麼要「三退」。我其實不是很會說話,但是一見到他們我就能滔滔不絕的講出很多真相,不知不覺就退了好多人。他們同意「三退」的時候,我經常會禁不住掉下眼淚來,看到一個一個親友得救了,內心真是很寬慰,這都是師父的恩賜啊!

比起那些做得好的同修,我還差的很遠,但是我一定聽師父的話,盡最大的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多救人,多救人……

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