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堅信大法 感恩師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家住在邊遠、交通很不發達的地區。今天拿起筆來,心情非常激動。我生長在農村山區,文化程度不高,又未寫過任何文章,不知從何說起,但我有一顆心:想借此機會把我修煉法輪大法十八年來的受益和如何做好三件事向恩師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並洗淨滿身的業力

我從小到大一直病魔纏身,胃病、頭痛頭暈、腰椎骨折、結核病、左腿骨質增生、關節炎、右手掌皮膚暴裂等等,特別是到一九九八年,又患了嚴重的鼻竇炎。經縣醫院的醫生檢查,吃藥、打針、輸液,還用手術刀在鼻子內割了三次,不但沒有好轉,反而一天比一天嚴重,流出來的鼻涕成膿糞,醫生跟我講它很快要轉為癌症了!

我家經濟困難,兒子們都出外打工去了,妻子身染肺結核處於病危狀態,還有三個幼小的孫子、孫女在我身邊,要照顧他們的吃、穿、洗、補等雜事,家裏還餵養了豬、牛、羊,共九隻,白天忙農活,夜晚要擔水吃。我自己還是個重病人哪,重病人護理病人,還得要想法找錢醫治病危的妻子……,唉,你說我難不難?

就在這痛苦難熬中的一天,我到縣城去拿藥,碰到一位親戚,他對我說,修煉法輪功吧,法輪功可以解除我的病痛。我一聽覺的有希望,就讓他給我請來了大法著作《轉法輪》和《大圓滿法》。一九九八年皇曆十月十九日,我幸運的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

師父說:「我們這裏也不講治病,但是我們講整體調整學員的身體,使你能夠煉功。你帶著一個有病的身體,你根本就不會出功的,所以大家也不要找我治病,我也不做這件事情。我出山的首要目地,就是往高層次上帶人,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1]

慈悲的師父看到了我這顆信師信法絕不動搖的心,在我修煉第四天的早晨煉完功後,就開始給我清理身體:頭像裂開似的痛得很厲害,我守住心性,到下午天黑時頭就不疼了,過去了。到第五、六天,喉嚨像針刺一樣,我繼續守著心性,連說都不跟別人說哪兒痛。

在第七天早上四點鐘煉功時,嘴裏吐出兩塊長圓形大拇指尖大小的兩坨類似糞坨坨的東西,下午五點鐘又從鼻子裏噴出像早晨一樣形狀的一坨東西。我用木棒把它扒開看,看到裏面是像雞蛋黃一樣的東西。

到第十一天的下午五點鐘從鼻子裏流出來像爛豆渣一樣的東西,流在地上一大灘。哎,我的鼻子通了!到第十四天,從鼻子裏開始流出帶血的鼻涕,流的時間比較久,一天一至二次,但流量越來越少,不到三個月我的鼻子就徹底好了。

師父講:「多數找氣功師看病的,都屬於疑難病,是到醫院看不好,上氣功師那兒碰碰大運,結果治好了。」[1]醫生對我的鼻子鑑定的是:很快就要轉為鼻癌了,而慈悲偉大的師父將我這麼嚴重的病這麼快就徹底治好了!這不是奇蹟嗎?不是佛誰有這個威德?

我從小就有胃病。以前不能吃硬的、生的、冷的,晚上不能吃東西,現在這些都消失了。

後來出現嚴重的咳嗽,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清理肺部,清除結核病。我記住師父講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所以,師父每次給我清理身體時,不管多麼疼痛,難多大,我都堅持守住心性。一天晚上睡夢中,夢見一個老頭子要強行給我打針,我當時就想我是修煉人,不打針的,就死死按著他的兩隻手讓他打不到我身上,就這樣堅持著,直到我醒來。

師父講:「我把這個大法傳給你,還要給你許許多多的東西。身體給你淨化了,而且還牽扯其它的一些問題,所以不把你當作弟子帶,根本就不行的。」[1]師父把我這個弟子身上所有的病全部清理了,身體淨化了,感覺一身輕,非常舒服。修煉十八年來,我身體健康,沒進過一次醫院,沒打過一次針,也沒吃過一粒藥。

我不知該怎樣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學好法,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

回顧我的修煉歷程,無論任何情況下我對大法的正信從未有絲毫的動搖,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從沒間斷過。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儘管我家離同修三十里路遠,我一直承擔著給比鄰交界同修的資料接送傳遞工作,從不推辭。走路去走路回,從不感到累,只覺的快活。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一書剛出來,缺書,我從外地借來一本,組織三位同修抄寫了一天一夜。這樣我們就可以傳手抄本看了。

全球掀起控告江澤民大潮後,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我天未亮就出發,走了三十里路取回資料,和同修們交流切磋,加入控告江澤民大潮之中。第三天,我走了二十多里路走到一郵電所,將我的控告信郵寄出去。隨後,到七月二日,幾天內我又連續去郵寄了三封。我發出的幾封對江澤民的控告狀分別都接到了兩高的妥收信息。

講真相勸三退,我都是面對面的講。我不走過場,爭取講一個就明白一個,退一個。發真相資料和真相光盤,基本也是面對面的發,不乾膠真相標語都是貼在大路旁邊的電線桿上,超市門口,交警門口,派出所門口,校園門口,公共汽車站台上,水電表箱上,牆壁上,邪黨專欄上等醒目顯眼的地方。

學法、煉功、發正念,每天我都安排了充份的時間,每天保持學一至三講《轉法輪》。

師父隨時都在我們身邊

儘管我做的離大法的要求還很遠,但師父沒嫌棄我這不爭氣的弟子,仍然看護著我,保護著我,指引著我,為我承受了我生生世世的業力,為我洗淨,還為我化解今生今世養成的人心和情色敗壞的東西。寫到這裏弟子流下了感恩的淚水,千言萬語,難以表達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寬容!

在磨難中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雖然沒有過絲毫的動搖,但在魔難和考驗面前總是一次次的放鬆對自己的要求從而走錯路,被邪惡一次次鑽了空子。前前後後被抄家、被罰款,被抓五次,其中被非法拘留四次,抓到派出所一次。好在都在師父的呵護下正念闖了出來。

特別是訴江後,我被邪惡用謊言欺騙到公安局國保大隊。他們給我扣上莫須有的罪名,將我非法拘留十五天。我被非法關進拘留所,但我一點不害怕。我一個勁的背師父的《論語》和《洪吟》,拒絕學邪黨的監規。逢人我就說我是修法輪功的,就講真相,包括獄警都明白了真相。為被拘留的幾個常人做了「三退」。

這一切都是師父幫我做的。沒有師父支持弟子,不會有這樣的能力和正念。

回憶我十八年的修煉歷程,每當弟子遇到魔難,都是師父為我承受化解。例如: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在吃早飯喝肉湯時,一喝就有一塊尖骨頭卡到喉嚨上,上不來下不去。我心裏想著,我有大法師父管我,它不下去也會上來的。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六個小時後,我一咳,骨頭吐出來了。在場的幾個工人都看到了這神奇的一幕。

還有二零零七年和二零零九年,我流離失所到廣東打工。發生過幾次煉功用的MP3上的耳機一到煉功時就不好使,我求師父加持,並發正念清除共產邪靈對大法弟子的煉功干擾,發正念後再開機,耳機就好用了。這是師父不讓弟子落下,把耳機給我打開了。謝謝師父!

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那時我在廣東某職業學校當清潔工),中午十一點半下班,我和另一人騎三輪車剛出大門,在下坡時剎車不靈了,高速路上來了一輛小車,速度很快,我的三輪車就直接穿過高速公路撞在路欄上,把三輪車的前輪撞成一坨,可我們倆人還坐在三輪車上,連皮都沒破。不過事後我再看到三輪車就有點不敢坐了。

還有一次汽車撞到我,汽車的前輪從我的腳背壓過,我卻沒有事。

師父講:「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1]一幕幕的魔難、考驗都是師父在身邊保護著,看護著弟子。走到今天,我雖已經是古稀之年,但還像個年輕人的身體一樣強壯、健康,是師父給了弟子幸福與安康。

結語

師父教導我們說:「很多事情雖然沒有那麼周全,可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那不是留給你們自己修煉的空間嗎?自己怎麼樣把沒有想全面的、或者是你覺的還不夠完善的地方,自己把它做好,那不就是留給你的嗎?那不就是你們正應該自己去做的嗎?」[2]

師父還講:「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3]

為了能真正成為合格的大法弟子,想到修煉的嚴肅和時間的緊迫,我決心放棄人心,調整好修煉狀態,多學法,學好法,用大法充實自己,清洗自己,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在今後的有限時間裏,緊跟師父,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在圓滿的路上勇猛直追。

這是我修煉十八年來的經歷,與同修們交流,不當之處, 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