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魔難 以救人為己任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前夕得法的,回顧這十多年的修煉歷程,也是我在魔難中漸漸放下各種人心,在法中逐步走向理性、成熟的過程。懷著對師尊的無限感恩,我把修煉中的一些心得寫出來,向恩師彙報,與同修共勉。

一、不畏風雨,走出來救人

我剛剛修大法才四個月,中共邪黨就開始了對大法的迫害。那時,我對修煉的內涵並沒有太多的了解,也不精進,只覺的大法很好,教人向善做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煉功的人很善良,是一塊難得的淨土。

身患絕症的父親和母親先開始修大法,那時父親身患前列腺癌,已經病入膏肓,癌細胞向全身擴散,哪個醫院也不願收他,只有回家等死。修大法四個月,父親滿面紅光,身體奇蹟般的走向康復;母親嚴重的婦科病、甲亢綜合症也好了。更讓我感動的是父母修大法後,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修心向善,結束了二十多年的離婚大戰,彼此相敬如賓。

那短短四個月的幸福時光永遠留在我的記憶深處,我見證了大法福澤眾生的威德,大法給我們家帶來了生機與希望。

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當我看到電視裏鋪天蓋地的誹謗大法,忍不住傷心的哭了。經過思考,我知道大法是好的,那些報導都是失實的、不公正的,按照真善忍做人沒有錯。那時,雖然學法煉功不精進,但當母親拿來真相資料時,我都會認真的參與發放。那時,看到同修們先後到北京去證實法,我也產生了去北京證實法的願望。這個願望似乎源自於一種本真,來自於心底的那種對維護宇宙真理的渴望。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克服種種困難,我和同修共同踏上了進京證實大法的路。我們避開警察的盤查,一路輾轉到了北京。第二天,我們去了天安門,正準備打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幾個警察衝上來搶走了橫幅,我連聲大喊:「法輪大法好!」幾個警察對我大打出手,有的用手扯住我的頭髮就往前拖,有的用大頭皮鞋死命往下踩我的肋骨,還有的用力踢。但是我卻不覺的怎麼疼,是慈悲的師父保護我,替我承受了痛苦。

之後,我被非法關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後來又送到瀋陽,二零零一年新年過後,我被送到戶籍所在地,在那裏我被非法關押半年多。那段時間,陸陸續續不斷有大法修煉者關押進來。同修們帶著我,在那裏每天學法、煉功、跟每個監號的人寫信講真相,開創了修煉的環境,後來曾經很邪惡的所長也被我們感化,他不再迫害我們,還誇我們做得好。而我在那段時間裏,背會了不少師父的經文,這些法裝在我心裏,幫我後來在監獄裏反迫害證實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在外邊修煉不精進的我,如今在這特殊的環境裏,反而橫下一條心來修煉,天天的長時間靜心學法讓我認識到,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身負的歷史責任──講真相救世人。

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關押了八個多月的我終於回到家中。可是,當地的形勢卻十分嚴峻。當時本地幾乎所有的同修都不同程度的被迫害,有很多人在高壓下被迫放棄了修煉,還有的當了幫助邪惡轉化的猶大;邪惡的誹謗與謠言每天通過媒體毒害著可憐的世人。有一次,我經過市中心,發現地下通道裏擺著邪惡的展板,誣蔑著大法。看著那造假煽動仇恨的血淋淋的圖片,我的心被刺痛了,我不能看著世人被毒害而無動於衷。我開始對著來來往往的人們講真相。可惜那時不知道要先發正念,只是指著圖片告訴世人這是造假的,法輪功不允許殺生,告訴人們不要被謊言矇騙。儘管當時有便衣在周圍,但還是有明白的世人表示相信我說的,還要我拿資料給她看。從此,我經常上街面對面講真相,向世人揭露天安門自焚等邪惡迫害的真相。

後來看了師尊的新經文,更加意識到講真相的重要性。那時資料很少,有了資料我就去發,有的挨家挨戶發到門上,有的面對面送到手上。有一次,我在市中心拿著真相資料講真相,一邊走一邊發,過了橋後,就走進一個一個的店鋪去講真相,講完了就發一份真相資料給對方。雖然,那時迫害還比較厲害,可是人們接資料的時候一點也不拒絕,有的還笑嘻嘻的,有的表情嚴肅,有的接過來就迫不及待的看,彷彿都在等著一樣。後來有同修告訴我用筆寫「法輪大法好」,我寫好了就拿去貼。

那時,警察三番五次到我家,利用病中的父親給我施壓,逼迫我放棄修煉,我不為所動。而父親被迫放棄修煉後舊病復發,終日躺在床上,他被中共的邪勁嚇倒了,再也不敢煉他喜愛的法輪功了,他知道我決不會放棄修煉,也不阻止我了。

後來,我在外面打工,利用工作機會繼續講真相,在師父的保護下,在講真相救人這條路上一直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不管在黑窩裏還是在外面流離失所我也從未停止過。因為我深深的知道,是大法與師父教導我做好人,給了我們健康的身體與美好的一切,我不能做忘恩負義的人。心懷感恩的我無以為報,維護大法與師父的清白是我們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

二、解體活摘,魔難中不辱使命

二零零八年是所謂的奧運年,邪惡也在本地藉機大肆抓捕迫害大法修煉者,我的母親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我就和同修約好一起去勞教所附近發正念清除邪惡。第二天同修有事,我就一個人又去勞教所發正念。

這些年來,我已經養成了講真相的習慣,走到哪裏都要揭露邪惡迫害大法的謊言。那天發完正念以後,我在勞教所附近講真相時被邪惡綁架。他們把我雙手吊銬在窗戶上,就這樣吊了整整一天。第二天下午,他們鬆開了銬子,把我放了下來。一個小個子的年輕警察和我單獨在房間裏,他開始做我的工作,欺騙我說有人有生命危險,需要器官,要我捐獻器官,我意識到他們企圖殺害我,我識破了邪惡的伎倆,拒絕了他的要求。第二天清晨,在他們都熟睡的時候,我請求師父救我,幫我離開這裏。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幸運的逃脫了。

我被迫流離失所到外地。在外地整整五個多月,我經歷了一個去除怕心、走出低谷的歷程。剛剛開始時,我根本不敢看到警車,一看到警車就害怕,一聽到警車叫就腿軟,感覺到警車彷彿就是對著我來的。劫後餘生的我,一想到那段經歷就後怕,想到自己幸虧逃脫,否則也成了被活摘的對像。每當我想到這些,怕心就上來了,整個人都坐立不安。我想,我是大法中的修煉者,還要出去講真相救人,這樣的狀態怎麼能行呢。我打開書,要求自己學法,我把師父的四十多本講法一本接一本的學,師父的法在加強著我的正念。學著學著,我發現自己不那麼害怕了,我看著師父的講法,正念越來越強,知道自己該如何去面對這場迫害了。

四十多本大法書,我還沒有看完,就感到那個怕心已經蕩然無存了,我又恢復了正念,從新溶入了講真相救人的洪流中。五個月後,我得知母親回去了,留在了那個我得法的城市,那個讓我歷經魔難的地方。那裏,也是本省迫害最嚴重的城市,全省唯一的女子勞教所就在那裏,那也是迫害大法修煉者的臭名昭著的黑窩。那時,那裏的邪惡也在四處通緝我。可是在法中,我卻感到自己正念越來越強大,我多次夢見另外空間的邪惡不敢動我,我也牽掛母親,我做出了回去的決定。

我回來後就和母親一起住在她租的房子裏。那時是正念和怕心交織在一起的,逃脫活摘的陰影還時不時在心頭。但我知道,在大法與師父遭受誣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時期,世人尤其是中國大陸的世人被邪惡的謊言毒害,如果我們大法修煉者不站出來講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世人仇視大法,就會面臨淘汰。我每天堅持學法,學完法,就出去講真相救人,師父的法加持著我的正念,讓我能夠從恐懼和怕心中超脫出來,履行自己作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職責,不管嚴寒酷暑,風雨無阻。後來我又開了一朵小花,自己做真相資料,主要是做小冊子,供我們家三個人講真相用。

那段時間,我全然不顧自己的安危,在魔難中仍然心繫眾生,想的是如何去救人,從中自己的心性也在不斷的昇華。而這些年,我們一家人雖然被邪惡迫害,我和母親反覆被邪惡綁架,但是我們沒有向邪惡低頭。我們一次次放棄了去外地的機會,立足在本地,盡我們所能救度著這一方眾生。

三、解體黨文化,修好自己,為眾生負責

作為身在中國大陸的大法修煉者,修煉中存在的最大的問題是長期受大陸中共黨文化的毒害,潛移默化中形成的一些惡習。比如比較突出的方面是假惡鬥的黨文化中形成的爭鬥心、糊弄事的心、自以為是的心等。我的妹妹同修曾經半開玩笑的對我說:姐,我覺的你一點都不溫柔。第一次聽到這句話,覺的不以為然,可是隨著修煉中不斷的昇華,才覺的這可不是小事。

修煉無小事,向內找自己,才意識到說話高聲大氣,言行舉止中大大咧咧,不拘小節,這可不只是不溫柔這麼簡單的問題。如果在面對面講真相中,就會直接影響講真相的效果,影響世人得救。記得師父講過:「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1]我經常提醒自己要按師父的要求實修、真修,凡事都能向內找自己,放下自我,要把平時遇到的一切矛盾當成提高的好機會。

有一位同修,我們曾經一起去北京證實法,我從黑窩裏出來後,家也沒了,這位同修給我很大的幫助,我們可以說是患難之交,可是這位同修突然不和我聯繫了,無論我在信箱裏如何找她,她就是不給我回信。後來見了面,我問她甚麼原因,她也不吱聲。再後來,聽說她跟別人說我做事魯莽,不願與我配合,故意不和我聯繫,見了面也不理我。她邀請別的同修去她那兒,就是不理我。我心裏很難過,覺的很沒面子,內心一直耿耿於懷,看到她也不理她,怨她對我那樣,這種怨恨一直積壓在心裏。也意識到這樣不對,覺的不應該這樣,但是那顆心就是去不乾淨,反反復復,這種狀態一直到最近才慢慢改變。

我現在悟到,她在本地擔當著重擔,需要我無條件的配合,她對我的態度不就是我修煉提高的好機會嗎?放下自我向內找,一直這樣要求自己,為甚麼碰到實際問題的時候就做不到呢?這不是自己的修煉不紮實嗎?再說,對方不願和我配合的原因,不也是對我修煉精進的促進嗎?不對就歸正,這可是大好事呀!我心裏放不下,彼此產生間隔,整體的力量被削弱,這不是在做讓邪惡高興的事嗎?這不是直接影響了救度眾生的力度嗎?想到這,我心裏向師父懺悔,對不起,是我錯了!向內深挖,還是妒嫉心、怨恨心、瞧不起人的心、愛面子心、以自我為中心等人心在作梗,包含了多少黨文化的因素在裏頭?!

我想,從現在開始我就用正念加持同修,不看同修如何對我,只看同修的長處,決不讓邪惡鑽我們的空子,我就要在正念中和同修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珍惜這萬古難遇的聖緣,在師尊用巨大付出延續來的時間裏,徹底清除安逸心等各種人心,走正最後的路,多救人!

當我修改完這篇稿子的時候,我發現自身一些不好的物質就被拿掉了,我的內心充滿了無比的愉悅!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