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修煉的故事寫出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得法的經歷很神奇,而且在我修煉的路上也出現了許多神奇的事,我想把這些事寫出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六月的一個週六的早晨四點多鐘,我在夢中夢到有個中年婦女讓我練功,我問:練甚麼功啊?她說:琵琶功,我說:不練,練琵琶功幹甚麼。她問:「那你煉甚麼功」?我站那想了一會,有甚麼功呢?好像有個法輪功。我說:煉法輪功還行。她手指著前方的煉功人說:「他們就是煉法輪功的,你去吧。」我就去煉了。當我正在煉抱輪時,有個人把我推出了煉功場,我回頭一看,煉功的人都沒有了,我就和那個人吵起來,你推我幹甚麼 ?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法輪功,現在人都沒了,我還上哪去找?這時走過來一個又高又帥的人,和藹的問:「怎麼回事?」我就把經過跟他學了,他說:「跟我走吧。」我就跟他走了。

醒來感覺挺有意思。法輪功是甚麼?我不知道,夢就是夢,還是睡覺吧。翻來覆去睡不著,我便起床出去看看。我們這兒一般晨練的都在公園裏,我就往公園方向走,突然耳邊有個聲音告訴我:「不對」,我站在那兒想,不對,那在哪兒?這時聽到科技大廈方向有音樂聲,莫非在科技大廈?我就順著音樂聲去了科技大廈。到那兒一看,真有人在那鍛煉,隊排的很整齊,我就問邊上的人,你們在幹甚麼呢?她說:「我們在煉法輪功」。我覺的很神奇,就跟著煉起來。

第二天,她們要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我也一起去,當時不了解法輪功是甚麼,也就隨意的回答說:看我有沒有時間。幹完家務活,想起了這事,心想看看講的是甚麼,我就去了,到那一看我驚呆了,講法的師父就是在夢中帶我走的那個人,我更好奇了,就想更深入的了解法輪功,我就這樣神奇般的接觸到了法輪功。

我開始煉法輪功的一週後,幹完家務活,想休息一會,躺在床上,感覺肚子裏邊有東西在轉,左轉九圈,右轉九圈,我就數著,數著,數著就睡著了。醒來就不轉了,我很納悶,甚麼東西在我肚子裏轉?他怎麼會轉呢?我把這件事跟同修說,同修很高興的告訴我:「師父管你了,給你下法輪了」。我猜可能是好事,但我還不知道甚麼是法輪。他怎麼這麼神奇?使我又一次想了解法輪功。六月底我動功還沒學會,靜功根本沒煉過,就去療養了。等我回來就是「七二零」以後了,中共邪黨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我雖然還不了解法輪功,但我想真、善、忍沒有錯,做人、做事不都得按真、善、忍做嗎?中共邪黨說法輪功不好,他不好在哪裏呢?這就更讓我想深入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可我不知道誰會煉功,又沒有書,也不知道煉功口訣,也不知道意念中該想甚麼,這功可怎麼煉呢?但我知道靜功就是盤腿,那我就盤腿,單盤只能盤兩、三分鐘,還得用手抱著腿,不用手抱著腿就掉下去了,就是這樣,神奇的事又出現了:當我一盤腿時,就像冰塊貼在後背上,脖子就像釘在木板上不能動,當我想不煉了,把腿一拿下來那個感覺就沒了,後來每次都是這樣。我是個粗心的人,從來都沒想過這個狀態是怎麼回事,隨著盤腿時間的延長,背冰、脖子像釘在木板上的感覺沒有了。這時我神奇般的發現,我的病好了,也不怕風了,以前的那些病也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

修煉前我是一個多病的人,有嚴重的風濕病,颳風、下雨、變節氣,我都知道,就像活天氣預報,整個身體沒有不疼的地方,「六一」兒童節帶著孩子到公園去玩,我還穿著棉褲,孩子穿著裙子。我還有嚴重的頸椎病、脖子帶不動頭,腿疼怕風、子宮肌瘤、子宮下垂、經前發燒、扁桃腺炎、鼻咽炎、低血壓、低血糖、頭痛、頭暈、很重的乾咳、腱鞘炎、大便乾燥、尿失禁、闌尾炎、多處骨質增生、腹脹、消化不良、心律不齊,冬天凍牙、凍眼睛、頭上像帶個緊箍咒等,這麼多病纏著我,生活的很艱難,醫院也住過,藥也吃過,也不見好轉。可就這麼盤盤腿,還不標準,這麼多病都不翼而飛了,真是不可思議,太神奇了!我就想一定要看這本書,煉這個功。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瘋狂打壓,人們的歧視,電視的誣蔑宣傳,單位的嚴管,使我對法輪功的好壞有些分不清了,如果說法輪功好,中共邪黨不讓煉,黨能錯嗎? 如果說法輪功不好,我的病沒花一分錢都好了,如果說法輪功是假的,我的病不會好啊!我苦思冥想,也理不清頭緒。我很無奈的躺在床上,問師父:師父啊您說法輪功是真還是假啊?這時感覺有甚麼東西在閃,我轉過頭來看,我驚呆了,床邊有一把摺疊椅,椅子離我只有一尺多遠,椅子背上有三顆鋼釘,中間的鋼釘正衝著我閃呢,我睜大眼睛看,看到鋼釘還在那兒閃,我不相信,我就再睜大眼睛仔細看,鋼釘仍然在那兒閃呢,鋼釘沒有了又閃出來,鋼釘沒有的時候椅子上連個釘子眼都沒有,我同時看兩個釘子,兩個釘子一齊沒有,又一齊閃出來,我同時看三個釘子,三個釘子一齊沒有,又一齊閃出來,我就對師父說:師父啊我信了。我相信法輪功是真的,是共產黨在騙人。話一出口,椅子背上的鋼釘一動不動的釘在椅子上,鋼釘再也不閃了。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再一次想要修煉法輪功。

師父看我真的想修,就幫我。有一天親戚到我家玩,給我帶來一本《轉法輪》讓我看,一個同事又借我一盤師父的教功光盤,就這樣我才真正的開始修煉法輪功。

由於中共邪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不允許煉法輪功,對修煉法輪功的人進行抓捕、關押甚至打死,雖然我丈夫也知道法輪功好,但對這一切殘酷的迫害非常恐懼,丈夫不想讓我煉。雖然沒有人知道我煉法輪功,但是在他心中總是有個怕,我很堅定,他也說服不了我。婆婆的痔瘡病犯了,很嚴重,內痔、外痔,外痔像拳頭大小,堵的上下不通氣,因排不出來便,肚子脹的很難受,她很痛苦,到醫院看,醫生說:「太重了」。大夫不敢給她做手術,只能上藥。每天我都像對自己媽媽一樣給她換藥,也不見好轉,婆婆痛苦的呻吟著。我煉法輪功丈夫管不了我,就向公婆告狀不讓我煉,我告訴丈夫,如果我哪做錯了,我改,讓爸媽做證。丈夫說:「別的你都沒錯,就是煉法輪功。」我說這個改不了,一定要煉。我向公婆講述了我病好的經過,婆婆說:「好了你就煉吧,法輪功是好,你老嬸煉法輪功以前的病都好了,現在一粒藥也不吃了。」第二天吃過早飯,婆婆收拾東西要回家。我以為是因為我們倆吵架她要走,我說你病還沒好呢,怎麼能走呢?我倆不會再吵架了,你放心。我拽著婆婆,婆婆告訴我說:「我好了,昨天晚上老神仙給我看病了。」太神奇了!在法輪功受難時,婆婆能說法輪功好,就這一句真話,慈悲的師父就給她福報,把她的病拿掉了。就像大法弟子告訴人們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誠念百病消。

我媽媽八十多歲了,腿浮腫、還有靜脈曲張(靜脈曲張像筷子頭那麼粗),到醫院去看,醫生說:「歲數大了,臟器功能減退沒法治,回家養著吧」。我告訴媽媽,你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能得福報,師父就能管你,你就能好。媽媽相信了,每天都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花一分錢,腿浮腫、靜脈曲張都好了。媽媽說:「太神奇了, 大夫沒治好我的病,念『法輪大法好』就好了,真是活佛下世,謝謝李大師的救度」從那以後媽媽也聽師父講法了。

姐姐前幾年得了甲狀腺瘤,有雞蛋大小,還有幾個小的,也像飯豆大小,大的壓得晚上睡覺上不來氣,經常憋醒,後來她就半躺半坐的睡覺,到醫院看病,醫生告訴她趕快做手術,越快越好。姐夫那時正在生病,她還放不下家,就不想做手術。我告訴她,你要不做手術,就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我現在也不能做手術,那我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每天都誠心敬念,後來她晚上能躺著睡覺了,她一摸瘤子沒了,她激動的說:「謝謝李大師救度之恩。這法輪功太神奇了,我要學這神奇的法輪功」。就這樣姐姐也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

有一次,我和姐姐都回媽媽家,媽媽給我們燉魚吃。吃魚沒吐好刺,被魚刺扎到了嗓子,刺吐不出來,咽不進去,眼淚都喀出來了,吃饅頭噎、喝醋、含糖都不行,真的很痛苦。媽媽讓我到醫院把魚刺拔出來,這時我想起了師父,心裏想求求師父幫我把魚刺拔出來吧,過一會嗓子裏的魚刺真的沒有了。我心裏想: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告訴姐姐嗓子裏的魚刺沒有了。姐姐問:「怎麼沒的?」我說:求師父幫我把魚刺拔出來了,姐姐說真的嗎?太神奇了。

還有一次,我在家裏擦涼台的玻璃,我站在四節的梯子上,不知道為甚麼梯子一下就合上了,把我射出去,頭撞在門上,把門撞了一個大坑,我躺在地上,整個身體都不會動了,也起不來了。家裏就我一個人,也沒人幫我,但頭腦還是清醒的。這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有大法,我沒事。就這一念,我就真的神奇般的站了起來,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似的,是師父救了我,謝謝偉大的師父!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在這十幾年的修煉中,我沐浴在師父的無邊佛法中,一次又一次的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是師父的洪大慈悲,把我從地獄裏撈起、洗淨。不知師父為我付出了多少,一次次的給予,使我又從新獲得了新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