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腰椎盤突出痊癒 山東農婦感恩法輪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農村婦女,今年八十一歲了,未上過學、大字不識一個;因我自幼喪母,艱難的生活把我歷練成了一個爭強好勝的女人。我身體患了多種疾病,特別是嚴重的腰椎盤突出,壓迫了腿上的神經線,腿疼的邁不開步。後來找了一位整骨的醫生給復位,效果還不錯,腿走路不痛了,並且也能幹一些簡單的家務活了。可是好景不長,有一次彎腰時本已復位的腰椎又脫落了,就又去找那位整骨醫生復位。

這樣來來回回覆了幾次位後,醫生怕擔責任不敢再接我這個病號了。在我再三懇求下,醫生最後一次給我的腰椎復位,並要求臥床半年,如果此病再復發,恐怕以後再也離不開床了。這次,我在床上直挺挺躺了四十多天,連翻身都需要丈夫和女兒幫忙。沒辦法,初中只上了一年的大女兒只好回家和父親一起照顧我。再後來好點了之後,腰椎脫落的部位就扶上了一塊十八公分長,四公分寬的竹板,用布紮在腰上,自己總算能走到廁所了,再不用別人給倒屎倒尿了。

可感覺腰部還是擎不住身子,整天不是這痛,就是那不舒服。打針吃藥也不見好,日常生活都需要別人幫忙,簡直成了一個廢人。由於受病痛的折磨,本來就睡眠不好,這回更厲害了。我心情煩躁,病沒好、脾氣卻大漲,看誰都不順眼,丈夫孩子整天都得看我的臉色行事。我整天生活在生不如死的日子裏。

直到一九九九年,住在四公里外鎮上的妯娌,當時六十多歲了,她騎著自行車帶著小孫子趕回老家來,她告訴我們:她在一個月之前學煉法輪功了。

我這個妯娌以前有心臟病、高血壓、腦血栓、子宮肌瘤等多種疾病,曾因子宮肌瘤動過手術;因腦血栓住院三次;最後一次住院回家後,躺在床上將近一年。能起來了,可嘴歪,說話吐不清字,半邊身體已不太靈活,飲食起居需要人照顧。

一個臥病在床、生活基本不能自理的人在短短的一個月,沒吃藥,沒打針,腦血栓的症狀完全康復了,血壓正常了,還能騎自行車,並且還帶著小孫子騎了四公里。我想:這法輪功太神了,我也要學法輪功。

我要好好的學,可是自己不識字,怎麼學呢?師父看到我想學法的這顆心,給我打開了智慧。丈夫天天給我讀《轉法輪》,我一行行的跟著丈夫看著,也跟著讀,我慢慢的能識一些簡單的字了。同時我還學會了五套功法。

不長時間,奇蹟出現了,一直陪伴我多年的暴躁脾氣沒有了;感覺腰部不痛了並且有勁了。我乾脆把綁在腰椎旁的竹板也解下來丟掉。從此,我學法的勁頭更足了,一有空就喜歡看大法書學法。以後丈夫和公爹就把我不識的字記下來,然後就用我已經學會的字做標記,忘記的下次再問,一遍遍的學,一次一次的記。因為我一個字不認,學得太慢了,丈夫和公爹就教我一句一句的念。

奇蹟又出現了。我這個一字不認的老太婆,終於能把整本《轉法輪》讀下來了。我的身體各種頑疾也都不翼而飛了,我非常感恩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

現在,我們全家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其樂融融。

我以串門的方式到每家每戶,從我親身受益講起,告訴他們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開始有的人害怕、不敢聽,有的人拒絕,後來慢慢的他們不再抵觸了,並開始主動了解真相了。我們村有一位和我同齡的老年婦女,得了重病從醫院回來,我知道後,帶了禮品前去探望她,當她聽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後,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得到身體的康復。

我沒寫過文章,把發生在我身上的真事寫出來,是想讓那些被中共江澤民集團的謊言欺騙的人從我的親身經歷中了解甚麼是真正的法輪大法,不要再被惡黨的謊言矇蔽。這樣大家都能夠有個好的身體和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