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虧是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

一、大法給我好身體

修煉前,我經常腰疼腿疼,農忙時,我走路吃力,連一穗高粱都拿不起來。嚴重時,我挺不住,在夜深人靜時,我去田野爬。我彎曲著腰,臉色蠟黃,六十歲的人,就好像七老八十的樣子。

一九九七年春天,眼看就要死亡的侄媳婦通過煉法輪功,病好了,精神氣特別足,我非常驚訝。九七年夏天,我去找她學法輪功,可是,我沒有文化,她利用每天晚間給我讀一講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我天天去聽,我懂得了大法做好人的道理,我記住了真、善、忍三個字,我按真、善、忍做,師父給我不斷淨化身體,無論多難受,我都能挺過去,我沒吃過一片藥。

得法不久,我就無病一身輕。我請了《轉法輪》一書,開始看不下來,家人教我識字,我漸漸能讀了,一年比一年進步。我現在能流利讀法,還能讀師父新經文。

我已八十三歲,修煉大法已二十年,我身體很好,甚麼活都能幹。自己種田,同時做家務,還照顧殘疾的老伴,減輕了兒女們的許多負擔。鄉親們都羨慕我硬實,都誇我像個小伙子,稱讚我有力量、能勞動,我說「是法輪功給了我好身體。」

村裏村外的鄉親們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我走到哪裏,我都告訴有緣人法輪大法給我個好身體,我走路一身輕,幹活不費勁。好多鄉親們都知道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我願把法輪功的美好撒遍鄉親們的心裏,我願天下有緣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在家庭矛盾中修心

老伴和我同一年學的法輪功,她比我有文化,我們一起學習大法書《轉法輪》,我沒文化,有很多字都不認識,她教我識字,通過她的幫助,幾年後我終於能讀《轉法輪》了,生活的很好,很幸福。

自江澤民一夥不許煉法輪功後,老伴嚇破了膽,不好好煉了,我勸她,她不聽。她心裏離開了大法,就不按真善忍去做了,我很著急,怎麼勸她都不信。我守不住心性時,就對她發脾氣,發完後,我覺得身體狀態就不好,我馬上知道了自己沒有聽師父的話,我後悔,趕快改,身體很快又恢復正常。

幾年後,老伴眼睛失明,生活不能自理,依靠別人照顧。我種田本來就忙,還得擠空侍候她,不管我多忙多累,她還經常挑我毛病,哭鬧著和我過不去,搞得我心煩意亂,我很生氣,實在忍不了時,經常和她爭吵。

後來我通過學習《轉法輪》,師父告訴我們弟子:「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我明白了自己和老伴的業力因緣關係,是自己前生對她不好,現在是自己在還以前欠下的債。我不鬧心了,心裏平衡了。

我提高上來以後,善待老伴,處處為她著想,因為她也很苦,很可憐。她眼睛看不到光明,我用大法賜給我的慈悲心去照顧她,讓她心裏看到光明。

這幾年,老伴又從新回到了大法修煉中來,她每天都聽師父講法,煉五套功法,也能夠以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她改變思想,心態很好,不給我出難題了,不但能夠與我和睦相處,而且還關心我、體貼我。

孩子們見我們和和氣氣,都非常高興。孩子們都知道我們沒病沒災是托法輪大法的福,家庭和睦是我們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法理做好人,給他們減輕了許許多多的負擔,使他們能夠平平安安的生活,他們都從心窩裏感謝大法,感謝李洪志師父。

三、吃虧是福

生產隊解體後,能夠長莊稼的荒蕪零星地塊我一鎬一鎬都刨了起來,變成良田,我開墾了幾塊田。其中一個大塊田年年都豐收。我種了二十多年,多少條壟我記得是一清二楚。

那年秋天,與我家地壟挨壟的鄰居先收莊稼,把我家的玉米收去了一條壟,我以為他收錯了,我去找他,他說那條壟是他的,我和他辯論,他和我撞頭,讓我打他。我沒有動手,我是修煉人,我不能打人,師父教導我們弟子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我要聽師父的,我沒有打他,也沒有罵他,把那條壟送給了他。

轉年,我這塊田的莊稼大豐收,有一顆玉米秧長了四穗玉米:中間主桿長兩穗,兩側分桿各長一穗。鄰居家的地一連兩年沒長穗,和我家田挨田,壟挨壟,他很不好意思的跟我解釋說,他的種子沒買好。

這件事使我深深體會到了師父法中說的「是你的東西不丟」[1]的內涵。我也深深感到了佔便宜是吃虧、吃虧是福的美好。

我在法輪大法中幸福修煉了二十年,大法給我健康,給我智慧,讓我善良,我在大法中修煉,真是受益匪淺。

我已經八十多歲,可鄉親們都說我不老,都說我也就是七十歲。這些年來,孩子們從我身上親眼見到了修煉法輪功的美妙,我的四個女兒、一個女婿、一個外孫女先後都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我兒子沒有修煉,他非常支持我修煉,他幾次給大法師父敬香。如今,我家是四世同堂,日子紅火,生活美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