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法身到我家

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七十八歲,妻子七十五歲,都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這裏說說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故事。

絕處逢生

一九九七年六月一天,我突然癱倒在公園,120車送醫院,經搶救會說話了,但因腦血栓、第二、三頸椎和第五、七頸椎嚴重錯位造成全身癱瘓、不能自理,醫生發覺我已經沒知覺、這樣三、四天沒給我用藥,七天之內連續發出三次病危通知。我自己感到從腹部起像有鐵板箍著一樣並向上發展,直勒到鎖骨之處,心想一勒到脖子就完了。

就在這絕望之際,我妹妹給我拿來《轉法輪》一書,妻子給我念了幾頁,我立刻感覺到心出一念並大聲說:「我好了一定學、煉法輪功。」就這一念使我勒到鎖骨處的感覺往下退了,不知不覺恢復正常了。看書的第二天我就能坐起來,很快能自理了。我絕處逢生了。但是因為悟性差,又住一個多月才出院。

煉功和吃藥

回家不久,我就開始按照《大圓滿法》,由妻子扶著靠著床邊自學煉功了,雖然動作還不太標準呢,可這一煉不要緊,胳膊隨著運動全身立刻開始發熱,原來不通的地方一股股熱流在衝過,舒服極了,直到熱的汗流浹背內衣都濕透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管我了。我身體一天天的在好轉。

但我悟性差,仍邊煉功邊吃藥,直到有一天忘了吃藥卻感覺很好,再吃藥卻很難受,我才悟到修煉人沒有病不必吃藥的法理。從此我就再沒吃藥,身體卻恢復很快,我能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了。

調整頸椎

一九九七年冬天,我到妹妹家看望有病的父親,剛一進屋,父親就要解手,我攙扶著他剛進衛生間,父親突然雙手使勁將我頸椎夾住,我立刻聽到頸椎嘎吧嘎吧連響數聲,同時汗流浹背,滿臉淌汗。就連醫院專家都沒敢動我的這個頸椎,經父親這一夾變的輕鬆了。

當天晚飯後我乘車回家,當時車上只有二、三個人,我靠後門前排坐著。中途有個五十歲左右的婦女上車,一上車就右手立掌快速向我衝來,在我沒防備的情況下照我前額猛推一掌,只聽「嘎吧」一響,我立刻疼得渾身冒汗,她卻就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在我前排坐下了。過後我感覺到頸椎很輕鬆。我知道這是師父用這兩種方法巧妙和神奇的給我調整了頸椎。

淨化身體

一九九七年冬季某一天傍晚,我突然肚子疼,就開始拉稀,一陣緊似一陣,由半小時、十幾分鐘到二、三分鐘一次,而且拉的都是紫血塊,直到四點不但繼續拉血,肚子疼痛難忍,又有要吐的感覺,這時我實在受不了,就開始求師父: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淨化呢,但弟子實在受不了了,請師父慢慢給我淨化吧。就這樣,肚子立即不疼了,也不拉了,一切恢復正常,半小時後我到公園煉功點煉功了。

燙而不傷

有一次,我把燒紅的爐蓋用火鉤鉤放到地上,回來就忘了,直接用手抓爐蓋,只聽嘶拉一聲,冒一股白煙,我立刻把爐蓋扔到地上,妻子問怎麼了?我說:「燙了一下,有師父看著呢,沒事。」就這一念,疼痛的手指不疼了,燒焦的手指完好如初,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我知道這是師父為我承受了。我再次謝謝師父。

我是個煙酒成癖的人,平時煙是一根接一根的抽,每天至少二、三包。酒是每天必喝,一斤酒是醉不了的,尤其是聚會時喝的更兇。我也曾多次要戒煙、酒,真是很難,始終沒做到。直到我開始學法了,在《轉法輪》書上學到師父講的戒煙酒的這段法後,我就神奇的徹底把煙酒戒掉了。親朋用茅台、五糧液、中華煙多好的煙酒都沒動了我的心。在各種聚會場合下有多強烈的煙酒味我都聞不到,師父都在看護和保護著我,如今已二十年了再也沒動過煙酒。在此謝謝師父。

去吃肉的執著

學了《轉法輪》裏有關吃肉的講法後,我們夫妻都開始有反應不能吃肉了。我對肉並不太執著,這一關很快就過去了,恢復了正常。可妻子還能吃,突然有一天,妻子吃完肉就感覺肚子疼,不吃就不疼,吃了就疼。幾次反覆後,妻子也突然明白了,這不正和師父講的法一樣嗎?於是就放下吃肉的執著不吃了,以後吃不吃都無所謂了,就這樣也過了這一關。

對吃的問題上還不只是肉,還有我幾十年來偏愛麵條,偏愛也是執著。為了去我這個心,突然一天我就不能吃麵條了,不用說吃,只要聽到麵條這兩個字就渾身難受,直到很長時間才把這個執著心去掉。

師父法身到我家

一天午後,我正在學法,突然看見師父在我外屋門口站著,我立即迎出來,請師父進屋,師父的法身瞅瞅我沒吱聲,回頭就走了。這時我想起《轉法輪》中師父法身到同修家的那段法,我和妻子立即清理房間,結果嚇一跳,竟找出各種氣功書和氣功雜誌和毛魔頭的各種著作,多達兩大箱子,分兩天才全燒完。

這是師父督促我淨化了我的空間場。

小考

我對修煉人沒病、不用吃藥的認識還是比較清楚的。但修煉是嚴肅的,師父給我安排一次小考。有一天,我想到戶外活動,剛走到胡同口,遇一賣小吃的,一鄰居對我說:你買點花生米吧,治燒心特好使。我回答:我不燒心沒病。就走了。又有一人勸我:買點吧,可好使了。我沒買就回家了。剛走到半路,突然開始燒心,難受極了,勉強回到家。妻子問我怎麼了?我說特別燒心。妻子立即說:「咱家有生花生米,治燒心可好使了。」我攔住她的話說:「修煉人沒病,怎麼能吃藥呢!」妻子也明白了這一點,這時我就恢復正常了。我對妻子說:花生米雖是食物,看是怎麼用,用於治燒心就是藥物治病了。一念之差後果就不一樣,還有許多其它食品也是如此。我意識到這次小考過關了。

因篇幅關係,還有許多在修煉中師父看護我成長的修煉故事不能一次道來:如遇汽車、火車奪命而有驚無險等故事。我寫此文章的目地是憶師恩、頌師恩,激勵自己堅定修煉的決心,做好三件事救眾生,助師世間行,跟師父回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