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人得法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丈夫是工程師,我是一級技工,可是結婚不幾年,我的丈夫出了工傷,腰摔壞了甚麼都不能幹了,出了這麼大的事,全家四口人全靠我上班養活,把我給愁的,於是我就拼命的幹活。

丈夫啥活都不能幹,為了治病他啥功都練也沒好。一九九五年他在公園看到有幾個煉法輪功的,他就開始跟著煉,有時我下班了他還在那看書,看到我回來就收拾收拾放起來了,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心裏還有點怨他,唉!也不能給我們做點飯。

由於過度勞累,又加上心裏惆悵,我的身體就出現了很多的病,上一天班回來,就得到衛生所輸液,三天兩頭住醫院,丈夫就說快煉功吧,我說都煉功吃甚麼呀?又過了一段時間,因病把我折磨的無奈,就跟丈夫學煉功,也沒管啥事兒。

有一天丈夫把同修的交流錄像拿回來看,我也跟著看,我突然就明白了這是佛法修煉,是修佛的啊!我著急了,嗓子都急冒煙了,我學的這麼晚,這不把我落下了嗎?看完同修的交流錄像,我就去煉功了,我坐在那兒突然就感到一股熱流從頭頂灌下來,一下就把我顛起來了,顛起來很高,我就害怕了,停下來不敢煉了。丈夫說沒事兒,是師父給你灌頂淨化身體呢。

從那一天開始我身上的病全沒了。後來我煉功就非常靜,很快就入定了,同修煉完功走了,我知道他們走,可我的手還拿不下來。我的天目也開了,能看到法輪給我調整身體,有時看到師父的法身大的看不全整個身體。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到看守所時,我天目看到在天安門廣場上,師父高大的法身在蓮花台上站著,看到自己在天安門那兒一個天梯上在往上爬,自己還在想,可別往下瞅,往下一瞅就感覺害怕。

我看明白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我心裏就想快點讓親人們也得法。我就回去告訴媽媽,媽媽當時全身是病,下不來地了,那時誰給她買點藥比給她啥都好。我告訴媽媽法輪功是修佛的,很多有病的人,學了功沒吃藥都好了。

媽媽悟性非常好,一聽是修佛的,是佛法修煉,當時媽媽就說,這一簍子藥我不吃了,我就煉這個功了,當時媽媽就把藥全燒了。媽媽一下午就把五套功法的口訣背下來了。很快的她就能下地做飯了。媽媽不識字,她也想看書,可眼神不好看不見字,書裏的字就神奇般的顯現的特別大,她就背下了很多《洪吟》裏的詩和《精進要旨》裏的經文。我給二姐送去一本《轉法輪》,她病可多了,我去時她正在住院。她說我啥功都練過,也沒好,我不煉了。我就跟她說這個功怎麼好怎麼好,她聽著聽著,她的病就好了,頭就清亮了,感到渾身都清醒了似的。她這次住院主要是眩暈症,她高興的說明天我就不住院了。

大姐因得胃癌做手術,腸子粘連,醫生告訴準備後事,因不能再做第二次手術了。大姐就想回娘家看看媽媽,那時媽媽已得法,媽媽就跟大姐說,你看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吧。大姐看了九天,腸子粘連不疼了,胃切除三分之二,可是看完師父講法錄像後,就吃了一盤餃子,把別人嚇的,也不敢說啥,因腸子粘連好長時間了吃不了飯,盡靠輸液。

大姐來我家,看我能看書了,她也想看,大姐沒讀過書,不識字,可是她一打開《轉法輪》和我一樣,書上的字沒幾個不認識的,她就開始看,不認識的字就追著我家孩子問。大姐得法不到一年她的病就全好了,甚麼都能吃了,也能幹活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