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修煉法輪大法 嘆服佛法威力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內科醫生,一九九四年秋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那時因身體健康出了問題,在家休養,一個對另外空間存在著好奇心的外科醫生朋友對我說:「你找個氣功練練吧,也許對身體有好處。」

機緣

於是我就每天早上去公園裏散步,看到東一群,西一夥的人在那裏做著不同的動作。我幾次停下腳步在旁邊看著他們練,都感覺怪怪的,說不出來具體原因,但能肯定不是我想要找的。

另一個朋友推薦我去學某功,進學習班交了四十塊錢,還辦了個中級證,教學員「一把抓」給人治病。我當時想,又找錯了,自己都是個有病的身體,怎麼可能給別人治病呢?我學習的目地是我自己要強身健體,所以我從來沒給別人抓過病,認為氣功是騙人的,再不去關注那些氣功了。

一天,母親無意中看到書架上那個氣功中級證,覺得很驚訝,她一直認為醫生大多是很固執的,我也一樣不可能學習甚麼氣功的,所以她想讓我學大法,又怕我反感,起到壞作用不讓她學。她告訴我,她學大法二個月,感覺很好,坐骨神經痛、失眠都好了,建議我也看看書。

解惑

當我第一遍拜讀完《轉法輪》時,就被深深吸引住了,因為這本書讓我解開了平時在醫院臨床遇到的疑惑,例如:有的病人很準確的知道自己離開人世的時間;病重的人看到了故去的家人,並且朋友還和他們聊天,有的病人還去另外空間的甚麼地方,看到了甚麼等等,這些現象在醫學上稱為「肺性腦病」所致,再無別的解釋。

最可笑的是一九八九年時,收住院的一個八歲的鄉下男孩,除了吃飯、上衛生間時,神智是清晰的,其餘時間都是昏睡狀態,叫不醒他,臨床也檢查不出其它問題。曾請知名的七位各科的專家教授給男孩會診,一天費用花了六千多元(在當時萬元戶是富戶,可想而知孩子的父母承擔多大的經濟壓力了。)最後的結論是回家等死吧。孩子出院,在父母抱孩子回家的汽車上,一個老婆婆對男孩父母說,這孩子能治好,十塊錢都花不上,就行了。後來聽孩子父親說,花了七塊錢買的香、紙、水果,老婆婆說幾句話,小孩就正常了。

這件事情讓許多醫護人員感覺到神奇,同時又為此事感到醫學治療的缺憾。而我們給男孩父母的印象則是無能,騙了他們的錢。這事一直讓我心裏難過,直到我讀了大法,才明白了其中的緣故。從此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棒喝

由於好勝心強,執著於工作,願意聽到別人說你看病看的好,就經常把大量時間用在病人身上。平時只是讀讀法或者去輔導員家裏和同修們一起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很少煉功,只是利用上班的中午休息時間和單位的同修煉一套動功。當時認為這個是給退休人煉的,等我退休後,再好好煉。可以說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是處於「中士聞道」的狀態。

一天晚上,我和家人看到「殃視」播放的「天安門自焚」新聞時,當場我就告訴家人新聞是假的,騙人的。我從醫學角度上講了氣管切開話都不能說,怎麼會唱出歌來?燒傷監護病房要求無菌的,而那些新聞人連隔離衣都沒穿,就直接對病人採訪,這是違反醫療操作的,它會讓病人容易感染而死亡。

第二天上班,院長開會說,國家不讓煉法輪功了,大家以後別煉了。此後我們單位裏的那些人有的不煉了,去看淨土法門的書,有的在家裏自己繼續煉。我也放鬆了自己,天天念「阿彌陀佛」去了。如果身邊朋友有誰誤解大法,我就把《轉法輪》書借給他們看,讓他們知道不是新聞說的那樣。但母親卻始終如一的看書學法、煉功,從來沒有動搖過,幾乎每次她遇到關鍵問題悟不到時,師父都會點化她。每次有師父的講法發表時,她都拿給我看。而我總是走馬觀花看完,沒有入心。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很多人都在排隊爬天梯,回到天上去做事,天梯是從潔白的雲朵裏延伸下來的,我前面的三個人都一閃就進入白雲裏去了,輪到我爬時,還差二步階梯,上去就進到白雲裏了。可是手剛抓住階梯要往上上時,梯子的凳就斷開了,心想我沒用力啊,怎麼就斷了呢,這下完了,上不去了。心裏無奈、懊悔。排在後面的人看見我停了下來,就急促的催我:「上啊,快點上!」我帶著哭腔轉過身對他們說:「上不去了,你們看這梯子凳斷了,是新碴,可是我沒用力啊,它為怎麼就斷了呢?」他們看後就失望地說:完了,你要上不去,我們都上不去了。我再仔細看他們身後從空中到地面,延伸到無限遠處,看不到頭都排著無數的類似和尚裝束的人等待著爬天梯回到天上去。我當時有對不起後面人的內疚心理,自責、無奈、又想哭。

我曾經把這個夢對兩個朋友(當時不知道是同修,就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下面稱她們為甲、乙同修)說,她們聽了沒說甚麼。過後同修甲對我說:「乙恨你。」我很驚訝,問她為甚麼?她一字一字的說:「恨你不學大法!」我聽完後,就像頭部挨了一棒子,瞬間清醒了,於是我又回到大法中修煉。

在母親那裏,我從新開始拜讀師父的經書,明白了許多道理,對法的理解比以前深刻些了。身邊的朋友有聽信「殃視」謊言,誤解大法的,我還是把大法書借給他們看,看過的人都歸正了對大法的認識,知道是正法,並沒有參與甚麼政治,都鼓勵我認為法好就好好去修。

奇蹟

在從新回來後十三年的修煉路上,真是像師父說的那樣:「我們做這件事情也不允許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1]我多次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殊勝和威力,也看到了在同修身上發生的奇蹟。

曾經差不多有一個月的時間,每到週六、日休息時,師父就為我清理身體,上吐下瀉。期間,我只是喝點水,精神上很好,週六開始週日止,週一到週五上班也不覺得累;把一部《轉法輪》改字完成時,明顯感覺到師父在給我灌頂,一股暖流從頭到腳瞬間通透全身,舒服極了。

有一次,身體突然癱瘓在床上,連自己想翻身都做不到,需要別人來幫我。那時是下午五點多,我讓孩子幫我打開VCD,播放師父講法,聽著聽著我就睡著了。等我醒來時,已經是晚上快十點了,發現自己的衣服,被子都濕透了。我一骨碌爬起來,感覺身體輕鬆、活動自如,上完衛生間,喝點水後,換好衣服和被子,又睡下了。

一次去鄉下的親戚家裏(她家供的狐、黃、白「仙」),感覺那個東西從腳底竄上來,逐漸麻木到腰部,要佔據全身,當時我盤坐在那裏,雙手合十,大聲頌讀師父的《威德》:「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2]。那個東西很快就退出身體了。有一次,剛學完法,就感覺一個靈體順著右腿滑到右腳底排除體外。

一天晚上發完六點正念後,突然感覺身體脫去了一層殼,那一瞬間的心情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神奇事情很多,這裏只是說了幾個真實的故事,這些自身體會讓我感到就像師父說的那樣:「只要堅持修煉,法身就一直保護到你修煉圓滿。」[3]感到師父的法身時刻在身邊看護著我。感恩師父的慈悲,給了我新生。

在大法修煉中,我也目睹了發生在同修身上的奇蹟。同修甲(也是我小學同桌)患有嚴重的類風濕,癱瘓在床,幾年的到處奔波治療,幾乎傾家蕩產,也沒治好。家人無望,要為她準備後事時,她喜得大法,三伏天穿著厚厚的棉衣,戴著棉帽,由她丈夫和母親架著拖到煉功場。一週後,她自己就可以獨立走到煉功場煉功了。在大法修煉過程中,師父多次給她清理身體,顯現奇蹟給她看,鼓勵她精進修煉到現在。

同修乙和我是同事,曾患有心臟早搏和胸椎錯位導致的輕度駝背。開始我和她講法輪大法好和「三退保平安」時,她多次拒絕,不聽,有時還很反感,就這樣,持續差不多三年。直到二零一五年八月,她覺得吃東西時食道有噎阻感。醫院檢查的結果是:上皮細胞異常增生(患食道癌的幾率很高)。醫院對這類病毫無辦法,她本人也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我和她再次講大法(其實是師父慈悲加持,讓我不放棄有緣人),她才同意走入大法修煉。

乙一走入大法修煉,學法、煉功就很精進。大約兩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我和她煉第五套功法時,我坐在她前面,很清晰的聽到從她身體傳來類似捻頭髮的聲音,沒多想,煉完功各回自己房間睡覺了。

第二天早晨,幾個同事都發現她的駝背沒了,形體比原來漂亮很多。之前,她找過幾個有名的整脊醫生都不敢給她調整錯位的胸椎,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她調理了身體。現在她的心臟、食道都沒問題,晦暗的皮膚也變得白而細膩。她時常在讀法時流淚,從內心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同時也後悔為甚麼沒有早點聽真相,早點走入大法中修煉。

在大法修煉中我經歷的這些就像大海裏的一滴水,我堅信還有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沐浴在浩蕩的佛恩之中,在師父的看護下,都有著他們各自的神奇經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一、功法特點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