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前,醫院認定我只能活五年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人錢兩丟,是我們這兒老百姓對癌症病人境遇的高度概括。十七年前,我是一個被我省最好的腫瘤醫院確診的癌症患者,當時醫院認定我只能活五年;十七年過去了,我打破了現代醫學對我五年的限定,擺脫了癌症病患者的陰影,三個五年過去了,我既沒丟錢、也沒丟人,我現在還健在,完全康復,而且生活的很陽光。

一九九九年我六十二歲,得了賁門癌,確診以後,對我和我妻子來說,都是很大的衝擊。對當時的我和我妻來說,癌症是個很可怕的詞彙,在我的印象中,癌症會給患者及家人帶來很大的災難,即使是拿很多的錢去治,也能輕易的要了患者的命。

我自己沒有積蓄,兒女們平時的日子也過的緊緊巴巴的,單位經濟狀況不好,對職工的醫藥費也不管。在極度的困難面前,我的弟妹兒女七湊八湊,籌集夠了當時所需要的醫療費,在我省的一所最好的腫瘤大醫院做了手術。之前我身體長期消瘦、全身乏力、吞咽困難,手術切除了賁門、部份食管和胃,術後醫生對我說:你能再活五年。那時我已年逾花甲,再過五年,差不多古稀了,也沒有甚麼可遺憾的了。

慢慢的通過學習李洪志老師的《轉法輪》,認識到修煉人沒有老少之分,就是煉功人,修煉的人,不執著常人的事、不執著病、不執著壽命長短,隨其自然,有李洪志老師管。我認識到一個理念:修煉人不怕死,普通人怕死;怕死的是普通人,而不是修煉人。我要當神,不當人。一九九八年我已經學煉法輪功了,《轉法輪》我學過、讀過,雖然不是學的怎麼好,粗淺的法理我是知道一些的。

走出省城大醫院,回到家鄉,回到家裏,我原在我們這兒一家國營企業上班,一九九九年時已退休在家,有退休工資,雖無積蓄,但對兒女都已長大成人、成家立業的我和我妻來說,如果不再在醫藥上花錢,過個普通老百姓的溫飽生活還是可以的。我閉門謝客,除了和我妻子操持一日三餐,在家就一個勁地看李洪志老師的《轉法輪》,一有空就看。

當時,學習李洪志老師的《轉法輪》幾乎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努力按照師父在《轉法輪》一書中講的「真、善、忍」的道理提高自己的道德修養,做個好人。此後不久,我又參加了我們這兒的集體學《轉法輪》。直到現在每天堅持學《轉法輪》,可以說從未間斷過。我記不清我看了多少遍《轉法輪》了,至少一千遍以上。

二零一六年年前,我大兒子帶著我到我們省裏最具權威的一家醫科大學的附屬醫院複查,通過多種檢查,CT顯示,甚麼癌症根本就不存在了,連同肺結核、肺炎、泌尿系統發炎等陳舊性疾病,同樣不治而癒。癌症好了,各種病也不存在了,醫生都覺得驚奇,癌症這麼多年,不吃藥、不化療,反而好了,好像不可思議,可這是真的,通過修煉法輪功出現的奇蹟。醫生們有些半信半疑,可面對事實,也就沒有甚麼可說的了,也就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

我現在不但身體康復,無病一身輕,而且精神思想明顯好轉,面帶祥和,行動敏捷,皮膚細嫩且有光澤。特別是碰到往日的同事,周圍的親朋好友、父老兄弟,見我精精神神、樂樂呵呵的很陽光,他們都說:看你身體很好,臉色正常,精神也不錯。我說:「是的,是法輪功李洪志老師給我治好的,是法輪功李洪志老師把我的病拿掉了,我沒有病了!」

我的命是大法師父從地獄裏打撈上來的,是大法師父給的。我和我們全家都感恩法輪功!感恩大法師父!真心的希望所有的人能了解法輪功,識破江澤民團伙、共產黨造謠污衊、栽贓陷害法輪功的欺世謊言,能從內心認識到「法輪大法好」,能發自內心的記住「法輪大法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