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沐浴在法光中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我今年六十五歲,在這十幾年的修煉歷程中,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威力在我家的充份展現。

三個月後,我像換了一個人

我一九九六年得腦出血,行動不便,生活自理困難,大小便失禁,晚上總覺房間裏空氣不夠用,呼吸不順暢,高血壓,失眠。

一九九九年三月十六日早上,我一出門,鄰居張叔告訴我:某某家院裏有人教功,你看看去吧。我白天學功,晚上看師父講法錄像。第三天,我像得了重感冒一樣,當時不知是師父給淨化身體,每隔一段時間又出現這個現象。

三個月後,我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走路腿不沉了,各種不適症狀全部消失。

老伴從多病纏身到無病一身輕

二零零二年,老伴拉肚子,止瀉藥不管事,上市人民醫院去看病。不敢坐公共汽車,怕半路上廁所不方便,只好坐私人車。大夫讓做腸鏡檢查,確診是結腸炎、直腸炎,給開一個療程的藥,好了後,沒加小心又犯了。大夫說,只要一犯病,就吃一個月的藥;還說這是易發性疾病,情緒不好、著涼、飲食不當都復發。豆漿、牛奶不能喝,蔬菜水果不能吃,想吃蔬菜包餡吃也防不勝防,很痛苦。

一天早晨老伴去遛彎兒,回來說,他走路,像踩棉花團上一樣站不穩,說話嘶啞,發聲費勁,兩手放一起摩擦沒知覺,手腳冰涼、眼花。我倆起大早去市裏醫院掛專家號。前後換了四個專家,最後換到神經內科,找到醫院創始人李大夫,做CT,核磁共振,確診是腰椎供血不足。大夫說:「這病要想去根不可能,要終生服藥。」每天吃六樣藥,其中有一種藥叫根痛平,大夫說:「將來病情要發展了,根痛平要換大包。」

老伴還患有食道炎,淺表性萎縮性胃炎,幽門螺旋桿菌感染等疾病。

二零零五年四月,老伴出現排尿不舒服。做超聲、彩超檢查,確診是前列腺增大。大夫說,一個是吃藥維持,一個是手術。他怕手術做壞了,只好吃藥維持。花不少錢,也不去根。老伴的藥瓶子排一排,錯著時間吃各種藥。

每年的八月份,天稍漸涼,老伴就咳嗽,晚上一咳就緩不上氣,我給他使勁推背,氣才緩上來,很嚇人。一宿都躺不下,吃別的藥都不管事,只能喝湯藥。女兒和他爸說,也沒甚麼好辦法,你跟著我媽煉法輪功吧。

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老伴開始煉功了。十一月初,他又肚子疼,做的腸鏡,我把二零零二年的腸鏡片子給醫生,他比較一下說,結腸炎、直腸炎好了,以前片子上邊血點,糜爛多麼嚴重,新片子上沒有了,他肚子疼是疝氣,手術時大夫讓他把吃的藥全停了,我擔心他腰椎供血不足犯了咋辦,結果是一星期出院了,沒事了。腰椎供血不足,前列腺和所有病症都沒有了,他現在是無病一身輕,每天樂的合不攏嘴。

兒子化險為夷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單位領導讓我兒子他們三個年輕人站在叉車的一側配重。司機違章作業,我兒子的手沒拽住,從叉車上彈起兩米多高摔下來,又第二次彈起,前額著地摔下,醫院拍片顯示腰一椎體壓縮骨折,椎管狹窄,左額竇前壁骨折,有兩種治療方案,手術或保守治療。

我兒子選保守治療,我雙手合十求師父救救他,我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好,之前他做了三退,一個月後,他慢慢能走了,現在他像正常人一樣又上班去了,身體非常健康。

我知道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救了他,不然後果不堪設想。他是個車工,還考上了技師。維修班在車間是個人人都羨慕的班組,工作不累,錢不少拿,他在這個班組上班很開心,整天樂呵呵的。我說你各方面都順心,是師父在保祐你呢,你要常念法輪大法好,他笑瞇瞇的說,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呢。

多年來,我和家人在大法中都受益無窮,兒女孝順體貼,小孫子活潑可愛,全家人其樂融融,謝謝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