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奇蹟:「一級盲」殘疾人重見光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是沐浴在佛恩浩蕩中最幸福的人,今年六十八歲,今天我想給大家講講我這個曾經的一級殘疾盲人重見光明的故事。

我讀小學三年級時,染上了紅眼病,由於父母沒錢為我醫治,遺留下兩種眼疾──並發性雙眼白內障伴物性葡萄膜炎。記得母親發現我視物障礙後,帶我四處求醫問藥,無果。成年後的幾十年,我到過省、市、地方及部隊以至北京大醫院,又請有名的中醫師,單方驗方,吃了不少中藥、西藥、外國藥,報銷的醫藥費、各地治病的車旅費已無法計算,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全都無效。

隨著年紀增長,病情愈加嚴重,我因看不清路,曾掉到過沒蓋蓋的陰井裏,也撞到過汽車上。隨著醫療科技的發展,利用手術換上人工晶體已成了白內障患者恢復光明的途徑。但是因為我眼底的玻璃體是混濁的「雙眼伴物性葡萄膜炎」,做手術摘除混濁晶體換上人工晶體毫無效果。這樣我成了一名持殘疾證的「一級盲」殘疾人。

在幾十年的治療奔波中,我從希望、失望、再到絕望,真的是日不安,夜不寧,失眠症也隨之而來,只得大量服用醫治失眠症的各種西藥、保健藥,並用了物理療法的失眠症「睡眠儀」,也無效,失眠症一直伴隨著我。因為睜眼瞎的痛苦造成失眠症的癥結了結不了,我滿臉布滿皺紋,臉色呈青色。

思想上的痛苦,心理出現的壓力還不算,命運還時時捉弄我。一次我摔了個大跟頭,腰疼得站著坐不下,坐著又站不起來,躺在床上忍不住的叫喊,鬧的四鄰不得安寧。隨後我到四川華西醫科大學去求治,住院治療了半年,出院時診斷書上寫著「腰五扺椎間盤突出伴骨質增生」,建議睡硬板床,服用布洛芬藥。在我生命中又增添了一難。苦難一個接一個,何時是個頭啊!

正當我被病痛折磨的苦不堪言時,一個退休鄰居告訴我:現在有好多人都在煉法輪功,都說祛病健身效果好,你也來煉吧!我說:我這輩子對眼病已經死心了。她催促說:你試試看吧。我礙於她的關心答應試試,就這樣走進了法輪功的修煉行列。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按「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慈悲的師父就不斷的給我淨化身體,使我所有的頑疾和排不上號的小毛病全都不翼而飛,而且沒花一分錢,沒吃一粒藥,讓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和美好。

修煉半年後,我的視力恢復了,眼睛睜的大大的。現在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我的左眼瞳孔是黑的,那是因為一九六五年左眼做了一次失敗的眼科手術,摘除了混濁的晶體,因粘連失敗,左眼混濁的晶體一目了然。可是我現在能全方位操持家務,騎自行車白天夜晚與好眼球的正常人無區別。眼科專家認為不可能。他用儀器檢查,發現我的兩隻眼球都是廢眼球!這更讓醫生們無法理解了。

佛法修煉讓我身體出現的奇蹟、神跡,是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我的生活也因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瞬間從「死胡同」走在了光輝燦爛的金光大道上。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我從內在到外觀判若兩人。偉大的佛法給了我新的生命。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感念大法的浩蕩洪恩!弟子叩拜師尊,叩謝師恩!

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