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日】我今年七十七歲,一九九四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時自己也是當時中國主流社會階層的一員。在這二十三年的修煉中,我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身心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對師父的感激之情也無以言表,我想只有「佛恩浩蕩」四個字才能比較確切的表達師父所給予我的。

一、有緣聆聽師父講法

每年的三月五日是我最值得慶祝的日子,因為在一九九四年的三月五日,偉大的師父來石家莊市講法,我有幸和法輪大法結緣,是師父給了我新生,也是我生命的轉折點。

在一九九三年,我偶然看到《中國體育報》第二版刊登了一條對法輪功的簡介和圖片。看完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覺得這法輪功很好很正,就是我想要學的功法。心想等法輪功來石家莊傳功時我一定要去學。法輪功的種子就在我的心裏埋了下來。這張報紙被我細心的保存著。

一九九四年二月底,在我工作單位的廣告欄裏看到了一個通知:法輪功要在棉二禮堂舉辦學習班,時間是三月三日至三月十日。我相當高興,法輪功真來石家莊了!可一看,棉二禮堂離我家好遠,騎自行車一個小時也到不了。怎麼去呢?就走開了。但還不死心又回去看看,來回走了三趟,還是下不了決心,錯過了機會。

一九九四年三月五日下午,我正在辦公室上班,一位愛好氣功的同事特地來告訴我,法輪功學習班已開課兩日,今天是最後一天報名,今日去也能得到全部的東西。他說他已經聽了兩堂課了。我心中一震,立刻決定當晚就去參加,請他將前兩課學的第一套功法的動作教我一下,使我不至於落下。

下午提前下了班,在家吃了點東西,騎自行車直奔棉二禮堂。到達時只有極少數的學員進場,我找到有關人員辦好參加學習班的手續,放下自行車前往禮堂。路上碰到石家莊市人體科學研究學會會長,也是這次辦班的組織者。他見到我說:「你怎麼這麼晚才來,到前邊的講台上去等著大師,大師來時就能見到你了。」進禮堂後先走上講台,這時就我一個人在講台側邊的一個長板凳上坐了下來。沒過兩分鐘師父和工作人員就到了。師父看到我直笑,坐在對面的長板凳上。

我心裏想不能這樣坐著呀!站起來向師父那邊走了過去,師父也站了起來伸出了手和我握手,一股暖流通透我的全身,有著說不出來的感覺,真是佛手如棉呀!我說:「大師(當時沒叫師父)您好!我現在到台下聽您講課。」師父緊握著我的手說:「好,好!」目送著我走下講台。接著師父走到講台桌邊開始講課了。

師父的講法使我從夢中清醒,從而對人生和宇宙有了全新的認識,師父的慈悲救度使我的身心得到淨化,境界得到提升。八堂課下來,受益匪淺,得到了修煉人萬古想得都得不到的許多珍貴的東西,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煉大道。

每當回想自己得法的過程,我就覺得我與師父與大法有著某種無法分割的緣份,我定要珍惜。

二、助師正法 慈悲救人

我的老同學、老同事中,有人是中學黨委書記、高級農藝師、大學教授、主任醫師、師職軍官……,對這些在當今中國社會中有些許地位的人如何講真相,救度他們?可能比一般老百姓有難度,可是救度他們是我的一份責任,必須去做的。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的一天,一位在醫院擔任護理部主任的同學給我來電話說,某某同學從某市來到他所在的醫院進行腦血栓康復治療,昨天已到。得到這一消息,吃過午飯,順便從超市買點禮品,騎自行車去醫院看望老同學。彼此見面非常高興,好幾年不見了,有許多話要說。他說話雖然口齒不太清楚,還都能聽懂。

我倆是中學六年的同班同學,有時還是同桌,友誼相當深,談話也隨便。退休前他是某中學的黨委書記,還擔任過校長等職務。他的父親也不是一般的人物,曾是五十年代著名的作家。給他講真相會給我帶來難度。想起師父的法:「你在講清真相中,你在救度著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龐大天體與那天體中的生命,因為這是大法和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1]我心懷一念:一定要救他,他這次來就是聽真相來了。我對跟他來的護工說:你很辛苦,現在你抓緊時間去南邊那個空床休息休息吧,老同學這邊現在有我呢,我們見一次面不容易,要暢談一會兒。他就去床上睡覺了。

我倆拉完家常之後,我就用第三者身份給他講所謂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騙局。法輪功講真、善、忍,殺生對人家來說是有罪的。我說:「你見過大年三十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嗎?那個王進東臉上燒得一塊一塊的,頭髮、眉毛都沒燒著……」他在深思,嘴裏慢慢的叨咕著:「中國老百姓上當了,看來是假的。」

講到這裏,那位睡覺的護工騰一下從床上起來了,走到我倆身邊來聽真相。我又給他們講了貴州平塘縣掌布鄉出現的「藏字石」,上面顯示出「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經專家鑑定證明純天然形成,這是天意呀!在人民幣上印有「天滅中共 退黨保命」的字也是在告訴人們這個天機呀。他說人民幣上的字他見過。他又在深思。

過了好久,我說:「老同學,你也把那個黨退了吧,免得跟著陪葬。退黨可以使用化名登錄到大紀元退黨中心就行了。神看人心,這樣就可以抹去獸印走向未來。」看他臉上瞬間顯露出一副舒展的笑容,口中慢慢地說,「那就退了吧!」我說:「請您自己起個化名吧。」沉默了很久他說:「就使用郭亮這個名字吧,這是我姥姥家的姓,亮就是走向光明,也就是新的未來了。」我心中一亮,感到一個生命得救了,不只是一個生命,他那個天體中的眾生同樣的也得到了救度,真為他的得救而高興。

他康復的很快,說話發音很清晰了,腿已能站穩還能走一段路了,這是師父慈悲的救度。他返家的那一天,我到火車站送行,告訴他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一二年,我的一位多年不見的高中時代的同學到我家做客。他是一位高級農藝師,一見面他首先看到我和我妻子的身體很健康,這讓他很吃驚!他就詢問我們如何保健的?我直言:「我倆是煉法輪功得到健康身體的。」借此機會講述法輪功真相,講我們倆煉法輪功後身心的巨大變化,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弟子受到的殘酷迫害,又講了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他聽得很認真,當下就讓我們教他煉功動作。

當我給他講「三退」保平安時,他說:「不要講這個,咱們聊聊家常、敘敘同學情吧!」

看來他是個被中共謊言毒害較深的人。妻子發正念,我告訴他有《九評共產黨》一書,他說沒有看過。我說:那咱們一起回憶一下中共奪取政權後至今六十多年來的國情吧。我說,自一九四九年以來,中國政治運動不斷,殺死、整死、餓死百姓累計八千萬,中共迫害法輪功已長達十多年了!接著又講到中共的腐敗,當前中國社會的混亂和道德淪喪,他都承認是事實。我說善惡有報是天理,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一塊「中國共產黨亡」的巨石,這是上天要亡該黨的警示!又講了上億人的「三退」大潮。他聽了這番話後,清醒了不少。我告訴他「神見人心」,退黨使用實名化名都可以。他欣然接受了,退出了邪黨組織。

除了和有緣人面對面的講真相之外,我還利用手機講真相勸三退救人。開始時帶一部語音手機,後來帶兩部。在講真相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也出現了一些神奇的事。

二零一三年我學會了群發彩信。在自己獨立使用真相手機的第一天,我幾乎發了一整天的彩信,感到救人效果很好。第二天清晨似醒非醒時,見到師父穿著西裝,面色紅潤,顯得特別精神,笑瞇瞇的對我說:「掌握了沒有?」我對師父說:「已經掌握,請師父放心。」師父就漸漸的隱去了。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我開始用手機撥打真相語音電話。一百元的電話費打了整整一個月的真相電話。妻子和我是同時同步開始撥打真相語音電話的,在同樣的時間內她的手機卻用了一百八十元。這不也是奇蹟嗎?

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家裏養的吊蘭葉子上發現了一簇優曇婆羅花。這三千年一現的優曇婆羅花在我家開放,我倆萬分高興,控制不住的流下了激動的淚水,這是師父的鼓勵,弟子只能用精進實修予以報答。

三、起訴江鬼 脫去人殼

二零一五年五月師父在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之後,國內外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又投入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大潮,很多大法弟子很快認識到這是新的正法進程,是師父認可的。初始時我還沒有認識到這一點,總覺得那是直接遭受過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事情。

八月三十一日,一位同修來到我家,告訴我和妻子:「在這次大潮中咱們這裏的大法弟子都在寫訴江狀,你們動筆了沒有?」這下真觸動了我的人心,夫人比我悟性高,她用商量的口氣說,她先寫,讓我先考慮考慮。

師父講:「學好法對每個大法弟子是至關重要的。」[1]「那個決心,那個堅定的信念,來自於法。」[2]。我就有針對性的開始學法,師父在紐約法會上講:「是啊,應該起訴它,(眾弟子熱烈鼓掌)全人類都應該起訴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國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區的人。那麼多人都因為它的謊言,將被拖入地獄。」[3]師父還說:「正法中哪,有個理──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你們記住師父說的這句話: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被處理的都是錯的。」[4]能夠跟上正法進程那才是助師正法,放下人中的名,放下人中的利,放下人中最不好的東西,不能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正念對待一切,甚麼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甚麼!」[4]要脫去人殼走向神,那得到的是永世的千萬年、億萬年都能保得住的東西。

九月一日夜間十二點我坐下來起草自己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並在控告狀上填寫了真實姓名和地址。心放下了,身體頓時有種脫去一層殼的感覺,輕鬆舒適。

準備郵寄時,傳說九月三日邪黨要搞甚麼「閱兵」,在這前後,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不受理外地快遞,說是要等到九月十日以後才行。九月七日明慧編輯部發出了《關於訴江的通知》,按照通知要求,九月十三日我和妻子以匿名舉報的形式通過特快專遞將訴江信寄往北京兩高,九月十五日從網上看到兩院均已簽收。

九月十四日清晨,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騎自行車回家,忽然前面路中間出現了一個圓圓的沒有蓋子的井,已經騎到跟前,當時想到:師父就在身邊,衝過去。果然,我和自行車飛過了井口,看來真危險呀!這也是師父點悟我在這次訴江進程中自己差點就掉下去!

修煉是嚴肅的,不能有任何漏。師父說:「修煉哪,人和神之間就那一念之差。」[5]

師父說:「修煉是嚴肅的。舊勢力為甚麼這麼迫害?這個形勢為甚麼這麼嚴酷?它們可是嚴肅的!你們自己是在修自己,還不嚴肅,那就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你要救度的那些生命啊。所以希望大家,話是這麼說啊,能夠精進,能夠認識法多少,那也全靠你自己修。作為師父來講,就是盼望你在神的這條路上,走的更快、更好。」[3]

二十三年的修煉,離不開師父的點悟、呵護和指引,離不開同修的幫助,在此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衷心的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在最後的有限時間裏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