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做好三件事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農民,以前曾身患多種疾病,特別是心臟,大夫說停一天藥就有生命危險。四十多歲時的我生活自理就很困難。為了好病還練了幾年假氣功,病也沒好。

一九九八年春,朋友看我活不起的樣兒,說:我這兒有本書你看看吧,可能會起作用,就是《轉法輪》。就這樣我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成了一名幸運的大法弟子。

一、走出人、走向神

其實作為一名真修弟子,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都不難,這是我們份內的事,必須得做的。關鍵是這顆心怎麼動最重要,是按著法的要求去做,「動正念」,還是按著人的理去做,「動人念」。如果沒有紮實的實修基礎,是很難把握好的。

記的得法初期那幾年,有一天在學法小組(我們是學完一講法就煉第五套功法),十多個學員大部份都能雙盤或單盤一個小時,可我單盤也只能盤十幾分鐘,有一天輔導員大聲訓斥我:人家能坐一個小時你為啥不能!疼死了嗎!?我當時臉就紅了,當著這麼多人,這面子心就起來了,哪兒受過這個氣呀?想回她幾句又覺的大法弟子應該忍,出於面子強忍了下去(可心裏對她卻有了意見)。我總認為自己腿受過傷,雙盤得慢慢來,不能強求(當時不知這種想法動的是人念)。

從那天以後我下定決心煉雙盤。師父說:「勞其筋骨,苦其心志」[1]。作為一名大法弟子,要有點骨氣,不能讓人瞧不起(動的還是人念),用繩子捆上腿一分鐘一分鐘的堅持,有時疼的出汗從頭髮往下滴水,煉完功衣服都濕透了,有時噁心想吐,有時要昏了過去(但我心裏知道死不了),有一次煉完功腿拐了好幾天,這樣堅持了一、兩年,第五套功法雙盤可達到一百分鐘,也不那麼痛了。以後不管是自己學法,還是在學法小組學法,都保持雙盤的坐姿。這樣學法容易入心,對於同化法、敬師敬法、層次的提高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有一天學法時突然悟到:應該感謝當年的輔導員。若不是她的訓斥,我很難在短期內突破雙盤這一關(有好長一段時間都在「恨」她呢!)現在想來那完全是師尊利用同修對我的棒喝。讓我快點兒突破這一關。

雙盤這一關過去了,學法也是個問題。一看法就睏,一看法就來串門的,一看法就有干擾。最後我把心一橫:背法。從零六年春開始背法,背第一遍用了十個月。我是一個小節一個小節的背,比如:「真正往高層上帶人」共六頁,這六頁背完之後,再統一通讀一遍。接著再背「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就這樣背一個小節通讀一遍,背一個小節通讀一遍,用了十個月。這樣既不影響學法修心又不影響背法,提高很快。有時我把前門鎖上從後門進去,從裏邊插上門,有人來找我還以為沒在家呢,這樣也就安靜多了,便於背法。

第一遍背完,就開始背《洪吟二》。背完我就開始吐血,每天夜晚都吐幾口,而且有一種惡臭的味兒,也不敢讓丈夫知道(在兩個屋睡),他不修煉理解不了其中的內涵,不希望他逼我去醫院。因為我知道是師尊在給我淨化身體,把不好的東西吐出來了。這一吐就是二、三年,開始吐的是鮮血,後來吐黑血,再後來是醬油色、再到醋色,慢慢就好了。也沒啥不舒服的感覺,也沒影響我做三件事,因為這次動的是神念。

二零零七年開始背第二遍,用了三個月。等到背到第六遍時一天就可以背一講法了,以後我就背著學法了。由一天背一講,後來是一天背三講。二零一一年因救人我被惡人舉報在拘留所被關了幾天,同樣是一天學三講法。

二、講真相中去執著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後,我產生了很嚴重的怨恨心。很長一段時間講真相都帶著怨恨心,可想而知效果如何。遇到個別人態度不好或說大法壞話,我就跟人家幹起來,最後不歡而散,人也沒救成,自己氣的夠嗆,幾天都平靜不下來。

向內找知道是自己怨恨心沒去乾淨,非常後悔。師父說:「修煉人沒有敵人」[2]。我為啥不聽師父的話呢?以後我就注意修去怨恨心。除了四個整點發正念以外,就清除自己的怨恨心。不管是講真相面對眾生也好,面對家人也好,同修之間交往也好。只要是怨恨心一冒出來,就告訴它:你不是我!我不要你!我要慈悲,我要善,慢慢就歸正了不少。由善心代替了怨恨心。

舉個例子:有一次在市裏菜市場門外,一個六十歲左右的男人衝我走過來,看穿著像個幹部樣兒。我客氣的說:大哥你好!送你一本明慧期刊看看。他接過來就給扯了,扯完就要往地下扔,我平靜的說:大哥別污染了環境,放我車筐裏吧。他就放車筐裏低頭默默的走了。那麼一個冠冕堂皇之人,行為竟是這麼的低下。而我一個農村婦女,受到傷害想到的卻是別污染了環境,境界相差何等之大,我慶幸自己修出了慈善之心。

有時學法不入心、狀態不好時,有時講真相效果不好時,或身體出現不良反應時,都能想到發正念,清除干擾。效果很好。如果發正念不管用,就向內找。是不是哪件事沒在法上,歸正過來,很快就能找到原因,效果也挺好。

可是對親情、感情出現干擾時卻總是鑽到事物當中就事論事,很長一段時間都跳不出來。尤其是懷疑丈夫有外遇時,更是讓我受到了很大的干擾。總是向外找,認為他人品有問題,雖然退黨了,但是邪黨的作風還在起作用,特別瞧不起他,還想和他離婚,好長一段時間都放不下,修的很苦。

有一天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遇到魔難先發正念清除,再向內找。點醒了我,是啊,我為啥不能跳出來呢?為啥非要在事物當中苦苦掙扎呢?師父說:「沒有任何事情會偶然的發生在大法弟子身上」[3]。向內找,其實就是對他情太重,被邪魔鑽了空子。我就開始發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如果是我欠他的我就還,如果是另外空間邪魔干擾,就一定鏟除!求師尊加持我歸正修煉環境。觀念一轉變,事態也就有所好轉了,一切都變了。以前很少對自己周圍的修煉環境發正念,這也是個漏洞,悟到了把它補上,也就風調雨順了。

前些年講真相時,一天也就是救三、五個,總也找不到救人少的原因。一直到看到師父在講法中說:「用心」。才悟到:我用心去做了嗎?看見出車禍的也看看,有打架的也瞅瞅,看見順眼的東西也買點兒,這怎麼能談上「用心」?找到了原因,以後不管是學法也好,煉功也好,發正念也好,還是出去講真相,都用心去做,別無它念。現在救人效果好多了,對不接受真相的也能善心去對待了,一個月下來總能救他幾百個。聽到最多的聲音就是謝謝!謝謝!

有一次碰到三口之家,給他們講了真相做了三退。當我走出十多米遠後,就聽見他們喊起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接連喊了好幾遍。馬路上那麼多人,當時我就想:這三口之家真正得救了。一定會有福報的。

我悟到:其實只要好好實修講真相並不難,只要你有時間出去轉轉,師父就會把有緣人安排到你面前,到時別錯過機緣就行了,就這麼簡單。舉個例子:那天我推著自行車在馬路右邊慢慢的走著,無意識的向馬路左邊看了一眼,有一個人長的又黑又醜又胖又矮,走路一拐一拐的中年男人,心想:這是人裏頭最醜的了。我往前走著,走著,一抬頭,這個人和我擦肩而過,還看了我一眼,他啥時過這邊來的?是不是有緣人呢?緊走幾步和他講了真相,三言兩語就做了三退,不但是個黨員,還是個幹部呢,很認同大法,知道邪黨完了,沒希望了(果然是有緣人)。

還有一次我在馬路邊上走著,一輛麵包車在我身邊開過,到前邊車停住了。一個年輕人下車奔我過來,問去二中咋走?我說往前開第四個十字路口往左拐開到頭過了橋就是。我說的很清楚了,可他呆呆的望著我不走,我一想,是有緣人吧,把僅有的一個護身符送給了他,並給他講了真相,退了黨,他開心的說謝謝!謝謝!開車走了。

這樣的事很多,很多。其實都是師父把有緣人安排給我們的,我們只是動動腿、張張嘴而已,若沒有師父,我們自身的安全都難保障,何況救人呢?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早煉靜功時,聽到一個聲音:「大法徒都來自天堂」。是的,我們從高處來,還要回到更高處去,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不好好實修,沒有任何理由不嚴格要求自己,我有幸得到這麼偉大的法,有這麼偉大的師父,我還有何求?!

其實修煉不但自己受益,親人也跟著沾光,舉個例子:我有個妹妹,我們家族中有紅白喜事時我倆經常一起去做客,我講真相時,她也幫著說:快退了吧,保個平安,我們一家子全退了。有她幫忙我講真相也就輕鬆多了,妹妹自己也得到了福報,三個女兒都是高材生,工作好、日子好,大女兒送給父母一套樓房,二女兒給買輛汽車,一家老小其樂融融(前些年可是要啥沒啥)。這都是法輪大法給她們帶來的福報。

有句話說: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真是這樣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