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三封真相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海內外同修好!

想到去年我完整的看了上屆法會的每篇交流文章,感到受益很大,每年的大陸法會確實是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交流提高的平台,於是自己也有了參加這屆法會交流的願望。

這兩天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和「六一零」、公檢法人員打交道、講真相的一幕幕呈現在眼前。借助這次法會交流,如果能讓更多的公檢法、「六一零」人員明白真相,讓他們明白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世人得救、讓盡可能多的公檢法人員得救,也未嘗不是一件一舉兩得的好事。審慎構思文章的題目和主旨,心裏也求慈悲偉大的師尊開示,於是有了法會交流稿題目輸入電腦後,不知為甚麼,眼淚止不住流下來,我想這是慈悲的淚水吧。

第一封真相信

言歸正傳,寫給「六一零」人員的第一封信,是在二零零三年我被關洗腦班期間。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的一天,和同修在鄉下大白天挨戶發資料,當發到一個村時,因我倆在配合上出了問題,起了爭執,各幹各的了,被另外空間的邪惡鑽了空子,被群眾舉報,我倆被抓,因在拘留所堅決不寫「轉化」書,之後又被關當地洗腦班長達十個月。

剛關洗腦班不久,當地「六一零」副主任(不長時間就提了主任)找我談話,我藉機給他講真相,剛開始不敢給他講高了,就講大法祛病健身、提高道德、讓人做好人。可他好像對這些不感興趣,一上來就問:《轉法輪》第三十八頁上說「修煉的最終目地就是得道、圓滿」[1],你還是說這個問題吧。我一看這個生命來頭不一般,想深入了解真相,於是在之後和他接觸的過程中,我儘量展現大法弟子的慈悲,心裏不把他當惡人(他當時已上了明慧惡人榜),並抓住機會和他講真相,給他背師父的《洪吟》和有關經文。

記得當時我給他背「同心來世間 得法已在先 它日飛天去 自在法無邊」[2]。我跟他說:「我們是懷著共同的心願來到人世間的,我只是先得法而已,希望你日後一定要修大法呀。」他每次都很感動,感慨的說:「我是上了你們的惡人榜的,怎麼你不把我當惡人呢?」我總是說:「我們師父說了,世上的人都是我們師父的親人,也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親人,能和大法弟子接觸的人也是和大法和大法弟子有緣的人,因此,師父要求我們大法弟子對你們要有溶化鋼鐵般的慈悲,這樣才是真的為你們好,才能救了你們。」

後來師父在夢中點化我,他在歷史上真是我的一個親人,有一世他曾經是我的一個表哥,到我家裏串門走親戚……師父讓我通過這種方式和他了願、還願,救度他。慈悲的力量解體了他背後的邪惡,他在我面前完全變了一個人。在洗腦班後幾個月,他指使洗腦班負責人員給我拿來《轉法輪》,讓我天天看。還給我打印師父的新經文,二零零三年師父連續發表了好幾篇新經文,他都打印下來,讓保安傳給我。看了師父的新經文,增加了我破除舊勢力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的正念和信心。

為了更好的幫助我們,讓我們儘快回單位上班,因我和同修是機關事業單位的職工,在當時邪惡還很猖獗的時候,我們被抓後單位不敢接納我們。有一天,他拿來一支筆和一摞信紙,讓我給他寫一封信,稱呼就是某主任,詳細寫寫是甚麼原因得法的,得法後身心的種種變化,以及為甚麼要堅持學煉等等。我一看這不是讓我寫證實大法美好的文章嗎?機會難得呀!於是,就從我如何得法,得法後一身疾病全無,為甚麼在殘酷迫害、電視上造謠誣陷頻出的情況下仍堅持修煉,大法的神奇超常以及對每個人的深遠意義等等方面進行了生動詳細的講述。

師父看我有一顆證實大法的心,還讓另一名對大法很有善念的「六一零」人員給我偷偷拿來師父的《精進要旨》,我把大法與世人有關的經文也原封不動的穿插在真相信裏,寫明作者、出處,以震懾另外空間的邪惡,喚醒世人的良知。真相信寫好後,「六一零」主任和相關人員看了,對我的文筆大加讚賞,還誇我的字寫的好,其實我深知這是他們明白的一面了解真相後的喜悅。

我從洗腦班出來後好長時間才得知,「六一零」主任讓我給他寫信的真正用意是把這封真相信給我們單位的主要領導看,讓單位領導明白我們是善良單純的好職工,消除對我們的戒心,為我們順利回單位上班打基礎。單位領導看了信後,明白了真相,知道我們是真正的好人,之所以堅持修煉不「轉化」,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更多的人。

後單位又把這封信轉給我丈夫(因丈夫看我堅定修煉不「轉化」,長時間關在洗腦班,要和我鬧離婚),我丈夫看後也更加明白了真相,不忍心和我離婚了,就這樣這一封真相信發揮了應有的作用,救了一圈眾生。

當然,我們在洗腦班也對照大法向內找,去除名利情等各種執著心,決定從心性上達到大法對我們的要求,突破舊勢力的安排。當時一個強大的信念支撐著我們:大法弟子只能證實大法,不能破壞大法,妥協和「轉化」就是破壞大法,即便是讓我們用生命證實大法也在所不惜,因此我們在洗腦班發正念、講真相、絕食反迫害。當時的心性也是放下了世間的執著,放下對工作的執著,提出為了不讓單位領導為我們擔驚受怕,寧可辭職放棄工作,為了免於家人受牽連,我在丈夫送到洗腦班的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後來才知道協議書是假的)。可能我們的心性達到了當時層次的標準,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在「六一零」主任的幫助協調下,我和同修沒有「轉化」就走出洗腦班,回單位堂堂正正上班,工資待遇沒受任何影響。

這位「六一零」主任因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善行,得了福報,不長時間提了副縣級,之後離開「六一零」到一權威部門當了一把手。在近幾年裏,為了給這位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我和同修還多次找到他,給他送翻牆軟件、《九評》和真相優盤。

第二封真相信

大概是在二零一零年前後,這時候前邊提到的那位「六一零」主任已經調走了。他當年的屬下接替了「六一零」主任的位置。我在洗腦班被關的時候,這個新上任的「六一零」主任當年是專門負責洗腦班的頭頭,常駐洗腦班,曾經酷刑折磨過很多大法弟子。也真是巧合,他是我高中校友(在洗腦班說起來才知道的)。

二零一零年前後,我身邊的一位同修被抓後從派出所走脫,流離失所一年多,為了幫助同修破除迫害,回單位正常上班,也為了跟當地「六一零」、公檢法人員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他們,我決定以老同學、老鄉的身份,真名實姓落款給這個「六一零」主任寫了封真相信,告訴他們大法弟子這些年來歷盡種種魔難,不顧個人生命安危的講真相,發資料,勸三退,完全不是為了個人,更不是參與政治,而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得救,躲過劫難;勸他在自己的職責範圍內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將功補過,也會有美好未來。

寫完這封真相信後,為慎重起見,我還讓一位同修大姐幫忙修改、完善,同修建議信後面加上《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等勸善文章。這封透著大法弟子慈悲、真誠的真相信寄出去之後,不久他善意的傳話給我們單位的紀委書記,說老同學(指我)給他寫了一封信。我知道「六一零」主任如期收到了真相信。之後我在上班的空當,找一個合適的時間,去單位找他面談講真相,加深他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正念。

後來又聽說他還把這封大法弟子寫給自己的信公布給公安部門,不知他是為澄清自己呢還是授意警察不要動他的老同學,使這封真相信發揮了更大的作用。

這位「六一零」主任和大法很有緣份,當地還有其他同修給他寫真相信,面對面講真相,跟他洪法,近兩年得知他早已看大法書。當地兩位同修因訴江被上面當作典型被抓,他主動提出放她們回家;在某一年快過年的時候,當地一同修拉著幾個同修到鄉下發資料,村委發現舉報,被警察抓到派出所,就聽到警察請示「六一零」主任,「六一零」主任在電話那邊說:「快過年了,讓他們回去吧。」

因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善念、善行,這位六一零主任也是得了福報,離開「六一零」,被提升到某局當一把手。

第三封真相信

第三封給公檢法人員的真相信,是在近一年來營救被迫害同修的過程中寫的。當時我地有三名同修被非法起訴到法院了。為了讓法院法官、院長,檢察院檢察官、檢察長,公安、國保、「六一零」人員明白真相,達到讓法院撤卷、檢察院退案、公安部門放人的目地,營救小組協調人讓我給他們寫一封真相信,讓迫害同修家屬面對面送給公檢法人員。

我知道責任重大,這封真相信的質量要求很高,跟公檢法人員講真相要從大法的基本真相講起,全面講清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為甚麼要講真相、制止迫害,公檢法人員參與迫害的後果,以及全國各地法院、檢察院退卷、撤案的實例等等。

在寫真相信前,我求師父加持,給弟子智慧,結果智慧和靈感來了,就寫了《提請××法院對法輪功案件退案的意見和建議》的真相信,大法的基本真相、洪傳世界真相以及為甚麼被迫害的真相,在明慧台曆裏面都有,語言風格非常慈悲祥和,很適合給公檢法人員看,於是,我就把台曆裏面的真相內容按邏輯穿起來,這樣大法基本真相的內容就很全面了。

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順利寫完真相信。在真相信裏,著重體現大法弟子是為了救度眾生才做的這些講真相的事,公檢法人員也是要被大法和大法弟子救度的可貴的生命,希望他們能認清形勢,順應天象變化,主動彌補罪過,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真相信寫好後,幾位協調同修又補充、完善,完善後的真相信沒有任何過激的語言,語氣平和慈悲,打印多份交給被迫害同修的親人同修。在當地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幾位家屬把真相信堂堂正正送到當地的法院、檢察院,同修們還積極配合,把真相信寄到人大、政協,公安、「六一零」等部門。這封真相信公檢法人員當面接收後,沒有引起任何負面反映,沒有給當地同修帶來不安全隱患,在一定成度上完成了我們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當地公檢法人員全面講清真相的願望和使命。

弟子叩拜師尊!
感恩師尊給予弟子的一切!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了願〉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