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師父導航 我們不言放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大家好!

值此第十四屆大陸大法弟子法會,現把修煉中的心得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異地同修被關押 我們配合營救

二零一六年年底,我地一同修從看守所回來,說還有一個外地同修B在裏面,情況不太樂觀。由於長期不能學法煉功,周圍環境比較惡劣等因素,非法開庭時,B違心的承認自己有罪,希望早點回家。

我和同修A商議,既然同修在看守所裏和B結緣,又讓我們聽到了這件事,一定不是偶然的,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們想辦法看看如何營救,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這也是我們的責任。

因不認識B所在地區的同修,我和A迅速聯繫了B周邊地區同修,讓他們幫忙打聽B被非法關押的原因,反饋回來的信息說不知道此人此事。

我們開始聯繫B的父母。打聽著村名驅車前往,走著走著,不知往哪走了,腦裏閃出一念:找出租車司機。接著就看見一出租司機在路邊收拾後備箱,我上前詢問,司機半閉著眼睛非常詳細的給我描述路線圖。走到大約第六個路口,又不敢確定方向了,腦裏又閃一念:去加油站。一看旁邊就是加油站,我的車還沒進站,一輛三輪車加完油往外走,我忙問司機:××村怎麼走?司機就像等著我們似的笑著說:跟我走吧,我就去那兒。一路上,我們真真切切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

輾轉找到B父母家(另一城市),老夫婦聽我們說明來意,很抵觸與我們配合。我們和B父親說,不管怎麼樣,那是咱家的孩子,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十幾個人擠在一塊側著身才能睡覺,您也一定於心不忍。考慮老人的承受能力,我們只說了B在看守所裏的部份情況,B的父親說在裏面呆著吧,省得回來再出去發資料。

我們又和B的母親(同修)交流,B母親含淚告訴我們,B剛被抓時,他們老倆口數次坐車往返於兩地,B父親手裏拿著憲法規定信仰自由的農村法律手冊,挨個部門找,邪黨政府部門工作人員互相推諉,可憐兩位老人辛辛苦苦跑了四個多月,孩子一面沒見著,也沒有一個人肯為他們說話,老人實在是跑不起、跑不動了,心灰意冷、心寒至極。老人常絮叨一句話:沒法啊。

我們深深理解在這個世風日下、唯權、唯錢的社會,老人的那份心酸、無奈,看著身心交瘁、老淚縱橫的二老,我們也很難過。我們和B的母親交流,營救家人同修,不管多難不能放棄,師父慈悲眾生,咱們得繼續去講真相要人。

後來,我們又輾轉聯繫到B所在地區的同修,和B父母所在地的同修,加上我地同修一起,三地同修整體配合拉開了正邪大戰的序幕。

師父導航 勇往直前

我們和B所在地區小組的同修針對此事,從法上做了交流,小組同修表示會努力配合發正念。

同時了解到B的小組同修以前多次找過B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給他講真相。為讓B早早出來,B的丈夫給B請了律師做有罪辯護,希望法院能少判輕判。B的丈夫托關係找人投入了很多,近一年了,卻沒有任何音訊。

我地一名八旬的同修決定和B的母親一起再去要人,B的母親勉強同意了。經過兩個小時的顛簸,到達關押B的城市,老年同修奔走於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看守所、派出所等相關部門,大門口不讓進,老年同修就給看門的講真相,個別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幾個部門走下來,最後都沒能進去。返回的路上,B的母親唉聲嘆氣:「我就說不該來吧,我都來過多少次了,你看看,讓你進嗎,誰搭理你啊?」同修間也出現微詞,有的認為白費力,沒有用。我地也有同修說,那是人家地區的事,咱地區還有很多事要做呢,還有同修善意的勸我不要跨地區協調等等。

沉思過後,我和同修A又一次去B的父母家。路上,狂風夾雜著大片的雪花打著旋的打在車前玻璃上,雨刷快速的清掃也看不清前面的路。走著走著,突然就晴空萬里了,前一步後一步間,漫天飛舞的雪像從中間齊刷刷的一刀切開了似的。再走一段路,又是暴雪迎面的場景,然後又是從上到下一刀切開,前進一步,萬里無雲,退後一步,滿天飛雪。我當時悟到是師父點化:只能往前走,不能後退,不管前面的路多難,一定會柳暗花明。

見到B的父母,兩老人說,這麼老遠,不用來了啊,沒有用啊。我們噓寒問暖,表示了對老人身體的關心,對老人的理解。師父要求我們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因我是上班族,所以,我想下午上班前趕回去,儘量不請假。同修A覺得來一次不容易,還在和B的父母說著,我一看都到上班時間了,就起了急躁心,說話聲音也不對了,臉色也不好看了。同修A沒有一絲怨言,默默的和我往回趕。下午三點半到家,我趕緊打電話請假,同事說,領導不在家,班上沒甚麼事,你不用過來了。我一下子明白了,師父在幫我看著呢。我很內疚,想想同修A,六十多歲的人了,放下家裏事,為了我工作時間方便,隨叫隨到,我為自己的人心浮動感到愧疚。

接下來,我們委託當地律師去會見B同修。開始時我們給B抄寫了一些師父講法,請律師捎進去,律師大為惱火:我不能為了一千元錢(會見費用)丟了自己的工作。後來和律師達成協議,捎進去六個字:堅定、正念、否定。雖然我們給律師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但目前律師還不能完全按照我們的意願去做。律師會見回來後,我們給律師留下一些從法律角度闡述信仰合法、迫害有罪的真相資料,希望她能明真相,有個美好的未來。

我們在和律師接觸過程中,每次都會給她不同內容的真相資料,包括律師為大法弟子做無罪辯護的精彩辯護詞。我們善意的告訴她好好看,你的善念、善行、善舉定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好運。又一次委託律師會見,律師拿著我們為B準備的師父講法,二話沒說就去了看守所。

這次會見的人比較多,原計劃上午的會見只好改成下午了,可是下午我還沒請假呢。我的心剛要急,一下子想起來,不能動心,一切有師父,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我可不能再上當了。下午四點回到家中,拿起電話請假,班上說,啥事沒有你去逛街吧。我眼眶一熱,雙手合十:有師父真好!修煉真幸福!

幾次會見後,同修B在看守所裏的正念越來越強。這時律師打來電話說,法院方面懷疑B的轉變與她有關,律師表示了自己的擔憂。恰逢此時看到明慧網交流文章《與律師接觸中展現大法弟子的胸懷》一文中這樣寫道:我會考慮他們的安全,在我的角度,哪怕是自己同修的案子拖一拖,哪怕是少接見獄中同修一次,都希望他們保持好心態做好心理調整再開始下一步,不願他們有損失,也不願他們路途折騰奔波,這樣才能更有效率,更相互信賴。安全問題是師父一再提醒大陸大法弟子的,同樣包括有正念的眾生,哪怕是我們的事耽誤一些,都不願讓律師冒太大的風險。

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一路提醒、一路點化、一路導航。我拿起電話真誠的和律師說:「雖然我們十二分的想去會見,但是,如果對你的工作和生活哪怕是有一絲一毫的影響,我們寧可不見。」電話那頭,律師怔住了,然後,和我約定了會見時間。會見完畢,我趕緊向律師打聽同修在裏面的情況。忽然,我意識到一個問題,我看似為律師著想,為律師的人身安全著想,那律師出來後,我為甚麼滿腦子都是同修怎麼樣了呢?為甚麼沒有先問問律師:你沒事吧,看守所沒有為難你吧?我悟到,一個生命要做到無私無我,完全為他的境界,不是學樣學來的。那是修煉者法中昇華的體現,是一個生命同化了大法後,法的威力所為。

臘月二十八那天,我們大約是第六次驅車到B父母家。那天雨雪交加,前一天夜裏的積雪還沒有化,路面锃亮。同修A因不會開車,沒有考慮路況,指引我走了一條非常險陡的盤山路。我開車技術也不太強,面對大上坡、大下坡、急轉彎,我雙手緊緊的握著方向盤,求師父加持,二檔的速度、腳一直踩在剎車上,我感覺雙腳有些麻木,大腿僵硬,全身肌肉緊繃。大約走了半個小時,好不容易看見平坦的路了。

B父母見到我們,非常吃驚。我們再次說明,我們和B素不相識,但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是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我們得一起努力讓我們的家人回家。B的父親非常感動,說:這年頭,只有法輪大法弟子才能做得到啊。

下午,我和同修A驅車返程,雪還在下著,傍晚我們快到家時,本應該是夕陽西下的晚景,卻出現了豔陽高照的場景。我一下子想起師父的法:「天清體透乾坤正 兆劫已過宙宇明」[2],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們,往前走,不放棄。

整體配合 同修回家

B的母親開始給看守所所長打電話講真相,雖然遭到訓斥、責罵,但我們一直溝通、交流,相互鼓勵,不斷從法中歸正。我地同修又配合給負責此事的法官打電話講真相,法官一開始態度惡劣,打官腔、說官話,不讓同修說話。在同修們慈悲、善念救人的能量場下,在鍥而不捨的堅定信心下,法官的態度開始改變。有一次非常認真、耐心的聽同修講了六、七分鐘真相後說:我會促成近期再開一次庭。

二月中旬,在B所在地區的法院一審二次開庭。庭外,B的父母所在地區、我地、B所在地區有很多同修來聲援,前去近距離發正念。庭審現場,法官讓B認個錯,馬上可以和年邁的父母回家,B的丈夫給請的不明真相的律師也在一旁幫著法官說話。B不被一切所動。通過和結緣同修的交流切磋,一次次帶給她師父講法的正念加持,這回在庭上,B堂堂正正、義正詞嚴的說:信仰自由,信仰法輪功無罪。無論法官怎樣誘導B認錯,B就是堅定正念,全盤否定。

休庭後,三地同修交流並達成共識:不能放鬆,整體配合郵寄真相信、打真相電話、發正念、近距離發正念。我地同修再一次給刑庭庭長打電話,庭長說,讓她們別再寄信了,別再打電話了。同修悟到,是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受不了了。

幾天後,B堂堂正正的由家人接回家。解體了邪惡欲非法判B一年零六個月的陰謀。

當看到B走出看守所的剎那,我的淚水奪眶而出。B沒有和我們說話,因為她不認識我們。我心裏就是一個念頭:感恩師父,感恩師父,感恩師父!

B回家後,我們又去了一次B的父母家。見到B的父親,我說,大叔,法輪大法好!大叔眼睛瞇成一條縫,憨憨的笑著:真、善、忍好呢!那是一個生命見證了師父偉大、大法神跡後發自內心的感嘆!

感恩師尊!合十
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劫後〉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