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淡泊名利 紮紮實實去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九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九歲。一九九六年經鄰居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往次明慧大陸法會我都以自己年齡大、文化低沒有寫稿。這次我突破了這個觀念,作為年近八十的老弟子,也要給師父交一份答卷,向師父彙報一下自己的修煉狀況,與同修交流。

領導說:「從來沒聽說要把提升機會主動讓給別人的」

修煉法輪大法後,明白了一些大法的法理,逐漸的把常人中的名利看淡了,遇事能先想到自己是修煉人,要為他人著想。

那時我還沒有退休。一次單位調整職務,領導們決定要把我從原來的副職提升為正職。領導找我談話時,我首先對領導對我的信任表示感謝,同時提出我的想法:我說,我現在修煉法輪功了,遇事要先為單位著想,為別人著想。我建議提升某位三十多歲、年輕的、很有發展前途的同事擔任正職。我說,她的工作能力比我強,文化程度比我高,工作中鍛煉鍛煉就成熟了。我個人只是實際經驗多點,在職工中印象比較好。從年齡上、文化水平上,那位同事都佔優勢,我同人家比差距很大,提升她對單位的發展有利的多。

領導們研究後,最終同意了我的建議。實踐證明我的建議是正確的。過後那位領導同我談話,感謝我對他們的工作的支持,並說:現在提職都在爭在搶,從副職提到正職,其它不說,工資就立即長一級。從來沒有聽說把提升機會主動讓給別人的。像你這樣的人太少了!我說:我現在是煉了法輪功了,修煉後身心受益,對職務、工資沒有太多的訴求。再說,過幾年我就退休了,給單位留個穩定的班子比較好。領導說:法輪功這麼好,大家都煉法輪功該多好!

因為我的所為,單位領導都知道法輪功好了,所以法輪功遭受迫害時,我沒有受到單位的干擾。就在我退休後,領導還特意來看過我,還把單位的現任領導聚在一起,講述了我主動讓職務給年輕人的事。我推薦的那個人也在場。單位還送給我一個鏡匾作為留念。

拒收兩份崗位津貼

我雖然沒擔任正職,可領導看到我的品德這麼好,非常信任我,就把我調到附屬的勞動服務公司任總經理,負責把沒有工作的職工的子女都招來,把他們都給轉成大集體工養起來。我在這個公司工作三年,除了養了這些孩子外,還為公司淨增二百多萬元的資金收入。

領導一看,我盡心敬業,不貪不佔,對我更加信任,又讓我承擔了多種經營公司的經理。兩個公司本來是分別由兩個人承擔經理職責,領導只讓我一個人承擔,把兩個單位的財權都交給我了。我就要退休了,單位的提升我都讓出去了,本想在退休前在精力和體力上緩和緩和,好認真的學法煉功。可領導就是抓住不放。

領導這樣看重我這個快退休的人,並不是我自己有甚麼本事,而是我修煉了,大法給了我智慧。我這個當經理的哪搞過經營?還同時把兩個公司的領導責任都交給了我。我只是因為有師父有大法的指導,知道只要按照真、善、忍做,就一定能做好。

工作中,我有領導的信任,職工的支持,關係單位的配合也是做好工作的必備條件。大家都知道我不請客,不送禮,不受禮,按章辦事,一辦到底。工作中接觸到的人都知道我這個經理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是好人。通過我的言行,都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都願意同我們打交道。

我擔任兩個公司的經理,與關係單位只是正常的業務關係,即使需要請對方吃飯,都帶著公司的有關人員過去,飯後由公司去的人當時結帳。自己從沒有單獨利用公司的名義請過任何人吃飯。

單位明文規定經理有崗位津貼。我擔任兩個公司的經理,我只要一份津貼。當我把服務公司經理的崗位津貼退回去時,公司的財會及辦公室的人員都不幹了,她們說:「公司增加了這麼多效益,我們的福利和工資也增加了,你不要,我們心裏過不去。」我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我要按照真、善、忍辦事。我只是一個人,我能幹兩個人的工作嗎?這工作不都是大家幹的嗎?何況我已經拿了一份多種經營公司經理的崗位津貼,且多種經營經理的崗位津貼高於服務公司經理的崗位津貼。

兩個公司的員工都看到了大法弟子的言行,大家都知道了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在名利上從來不爭、不鬥的。

「小偷不偷好人的錢!」

師父講:「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

那是一個星期六的夜裏,我的辦公室被盜了。我公司的門衛離我辦公室不足十米遠,可就是被小偷給偷了。小偷是翻牆爬樹進來的。

這小偷把我的辦公桌的所有抽屜都打開了。把抽屜裏的東西洗劫一空,奇怪的是唯有第一個抽屜沒有動,而我的現金都放在那個抽屜裏,一塊錢沒丟。

警察勘察現場時都覺得不可思議:哪有小偷不偷錢的?

「好人真是老有好事,好人的錢小偷都不偷!」「小偷不偷好人的錢!」在單位職工中一下就傳開了。

常人不理解,我心裏明白是師父保護了我。

村書記明真相得福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後,我被非法拘留。壓力下,家人也由過去支持我修煉轉為反對、阻止我煉功。一直不讓我走出來講真相救人。當時自己的怕心也重,就一直不敢走出來講真相。

通過學法、和同修切磋、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慢慢的我去掉怕心,要走出來救人。

要想走出來救人,首先要把家裏的修煉環境開創出來。我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要符合修煉人的標準,用言行潛移默化的影響與改變家人的思想。我給家人講述大法的美好,家人都目睹了我在大法中的受益,當然也認可大法好。家人了解了真相也就改變了態度,孩子對親朋好友說:「我爸煉法輪功把身體煉好了,二十多年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不跟醫院打交道。八十來歲的老人,走路像小伙子一樣,待人還特別友善。」

現在我家所有的親屬都明白了法輪功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我在單位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對員工影響比較大,這為我後來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打下基礎,現在單位員工基本都做了「三退」。

我還經常回農村老家給村裏人講真相。我每次回去都要帶上真相資料,按照每家每戶的實際情況發給他們。

村裏的新老幹部,我每人送一本《九評共產黨》,下次回去給他們講真相就比較容易,基本都能做「三退」。明白真相的村支部書記告訴我:「每次上邊開會發的說法輪功不好的材料,我都不往下發,都不貼,回來就把它燒掉,不讓村裏人看見。」所以這個村的百姓一直都是正面認識法輪功,都知道大法好。

這個村支書後來得到福報,家裏日子過得紅紅火火,非常好。他兒子剛大學畢業,正好趕上一個銀行招工,他兒子就被順利錄用。由於考分高,一上班就被安排到負責貸款的好位置。不久兒子結婚,生了個孫子。這個書記告訴別人說:我知道法輪大法好,我常默念「法輪大法好」,我都得福報了!後來這個書記在支部換屆時主動退了下來。

在給村幹部送《九評共產黨》時還遇到這麼一件事。一個原村支書後來調到鎮裏負責某方面工作。我給他家送《九評共產黨》時,剛把書送到他家大門裏,他媳婦就把門打開了。我跟她說:你們家大門關著,沒敢驚動你們,怕影響你們休息。我來給你們送一本好書,讓弟弟(她丈夫比我小)好好看看,看了對你們有好處。下次回老家,我就到他家問他書看完了沒有?他說,看完了,又轉給兒子看了。他們全家都「三退」了。

倆個老太太的故事

姪兒的岳母

一次,我回老家正好與我姪兒的岳母相遇。她因把腿摔壞了在姑娘家養傷。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告訴她真正相信法輪大法好,誠心念「法輪大法好」會給她帶來福報。我給了她一個大號的真相護身符,因為她不識字,我又教她念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教會她為止。

後來姪兒告訴我說:老太太非常相信法輪大法好,回家就把真相護身符掛在屋裏,每天給真相護身符燒香磕頭,並經常念大法好,真得了福報,摔壞的腿很快好了。八十多歲還經常到村外的地裏遛彎。她有個六十歲的兒子突然病故。兒子的影子老顯現在老太太眼前。她甚麼也不想,就念「法輪大法好」,結果兒子的影子沒有了。現在老太太的身體比以前更好了。

姪兒說,有時他跟她岳母開玩笑說:「這護身符是我大伯給我的,您還給我吧!」老太太就急了,說:「那可不行,就是給我的,那是我的命根子!」現在她的家人和周圍的鄰居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八十歲的老同事

我去看望五十年前在一起工作過的幾個老同事,一見面大家都非常熱情。一位也是近八十歲的老年女同事知道我來了,叫她的外孫扶著她來看我。一見面她就說:「你的身體咋這麼好?我的身體不行了,腿總疼,走路費勁,可能是工作時落下的職業病吧!」

我就給她講我的身體原來也有很多病,我是煉法輪功後身體變好了的。法輪功是佛法修煉,祛病健身有奇效。她聽的很認真,很相信我說的,也很羨慕我。我也給了她一個真相護身符,叫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她按照護身符上的九個字念,會得福報,身體一定會好。她的態度很虔誠,說會天天念。

過年時她給我來電話。她告訴我她的腿今年冬天不疼了,能正常走路了!她還告訴我,別人看到她的腿好了,能走路了,都問她怎麼治好的?她就告訴對方,是念「法輪大法好」念好的。她說,她的親朋好友知道了這件事,都說法輪大法好,也知道是共產黨在迫害法輪功,造謠誣陷法輪功,欺騙老百姓,太壞了!

我也能背《轉法輪》

背法對我來說簡直就太難了。看到同修背法,我也很想背。於是也開始背《轉法輪》。那就從頭開始,一個自然段一個自然段的背吧。可一背就覺得難,就是個難!難!難!背了後邊的忘了前邊的,那還咋背下來啊!「年紀大記性差,背不了」的念頭總往腦子裏鑽,老是記不住,很沒有信心。

一個同修的事情感動了我,從他那裏得到啟示。

這是一位雙目失明的同修,可背法背的非常好。師父的四本《洪吟》全能背下來,《精進要旨》、《轉法輪》及師父的其他講法的部份章節也能背下來。他是怎麼背下來的呢?

我們在一起學法時,我們讀一句,他就重複一句,就是邊聽邊背,同修看他哪句不會背時,就給他提個醒。凡是背會的他就反覆背,反覆背,也就記得很牢了。他每天睡覺很少,有時間就是背法。

同他一起學法時,我就想:背法難不難?他比誰都難!可他從來都沒說過難,就是背。他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他就是要把師父的法都溶在身體裏,溶在每個細胞中。我覺得難,難在哪?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如人家!

於是我也開始嚴格要求自己。我每天堅持半天走出去講真相救人,半天參加學法小組學法,其它時間就背法,就這樣堅持。結果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我也把《轉法輪》背下來了。

我現在已經背會《洪吟》,背會了《洪吟四》中的五十五首詩詞,現在還在繼續往下背。計劃年底背完《洪吟四》後,再背《轉法輪》。我的體會是:只要心性提高上來,突破人的觀念,去掉怕心,那真是像師父說的「柳暗花明又一村」[1]。

今天我突破了過去那種老了寫不了的觀念,寫下自己的部份修煉體會。

說起來很慚愧,作為一個老弟子,師父給我的太多了,自己修的不好,離師父的要求差的太遠,我感到愧對師父。我決心聽師父的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多學法,學好法,多救人,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尊慈悲救度!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