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神聖的使命 特殊的緣份(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接上文)

郵寄真相信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黑幕在國際上曝光。這場由中共前黨魁、軍委主席江澤民下令進行、由中共政府、軍隊、公安統一管理,從看守所、監獄、法院、醫院形成一條龍的對法輪功學員的秘密大屠殺,是對全人類的犯罪,是人類前所未有的罪惡,衝擊著每一個人的良知,挑戰著每一個人的道德底線。在這大善大惡面前,每一個人都應該站出來維護人類的尊嚴,譴責中共對人類犯下的滔天大罪。

當聽到軍隊的軍醫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消息後,心中的悲憤筆墨難以形容。當時我和一個軍醫同修成立了一個學法小組,我們決定要向從事器官移植的各地醫生講真相,特別是要向軍醫講真相。

軍醫同修回家後在網絡上收集了中國大陸參與器官移植的醫院、部門、醫生、地址、郵編等信息並寫好向醫生講真相的勸善信,打印出來。參與器官移植的醫生名單有數千名。同修把它分配給各個學法小組郵寄。那段時間我們天天出去郵寄真相信,我們變換各種字體、使用不同顏色的筆書寫郵寄。那個時候,國安、國保警察已經操控郵政系統,對真相信進行阻截並銷毀。

對大量的郵寄真相信,干擾最大的就是怕心。因為郵局裏外、郵筒、信箱都有監控錄像,我們正念清除怕心和干擾,靜心學法,堅持發正念清除邪惡。一天,我夢中看到,有很多穿白大褂的人正在從一個大門裏面往外跑。我把夢中的景象告訴同修,同修說,穿白大褂的是醫生,他們跑出大門,這也許是他們看到真相後,不想繼續參與迫害。這是我們的希望。

一位警察告訴我:「師父新經文來了」

我被非法關押在市洗腦班期間認識了一位警察大姐。我和大法弟子們經常給她和她們那些人講真相,告訴她們要善待大法弟子。職業的原因,她說她接觸過上千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開始的時候,她認為中共的迫害是對的。她經常和法輪功學員談話。後來她發現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是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們講真話、善良、有責任心、樂於助人。漸漸的她發現中共開始鼓勵警察用各種暴力包括打罵、電棍電擊等刑具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即使這樣,這些人並沒有用暴力反抗警察,相反還給警察們講真相。

她說:「我接觸了一千六、七百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是好人。中共的鎮壓是錯的。」她說她保存了一千六、七百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名冊,這些都是見證。

後來,她利用自己的身份保護了許多法輪功學員。當時洗腦班關滿了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抓時連鞋都沒穿,有的男學員只穿了一件背心和短褲。這位大姐用自己的錢為大法弟子們買衛生紙、毛巾、牙刷、牙膏、襯衣、腰帶等,幫助受難中的大法弟子。

一天,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派出所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找到她,請她幫助營救。她立刻去找了那個派出所的副所長。當天晚上那名法輪功學員平安回家。

幾年前的一天,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追捕。為了避免迫害,他們準備到外地去。當時有家不能回,親朋家都不能去,危難中他們想到這位警察大姐。當時大姐手裏僅有二千元錢,就全都給了他倆,使他們平安度過劫難。

一次,我在街上遇見了這位大姐,她說:「師父發表新經文了。」她問我看到沒有?我說還沒有。她囑咐我注意安全。我當天就去同修家拿到了師父的新經文。我為警察大姐的選擇而高興。這個生命真正得救了。

戰友團聚講真相

去年十二月份,我們一個連的戰友團聚,他們曾經都是我的戰友和下級,後來他們有的成為營、團級的軍官。那天一位在職的副軍級的戰友也來助興。因為以前我們都是一個團的。戰友團聚大家都非常高興,有的彼此有二十四年沒見面了。

我給大家講真相,主要講了中共高官落馬潮的因緣關係,我告訴他們所有落馬的高官,都是因為他們參與推動迫害法輪功遭的惡報。軍中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是典型代表人物,他們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他們指揮在軍內外推動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最終落馬遭惡報,至今已經有幾十名副軍以上高官落馬。

離別前,我送給所有的戰友每人一個翻牆軟件光盤,我告訴他們看看真實的信息,為他們進一步了解真相鋪路。

曾經用微信視頻傳播真相

有一段時間,同學、戰友們把我加入微信群中了。因微信都在中共的嚴密監控下,講真相無疑是不安全的,微信中許多內容都是低級下流的東西,我很不喜歡,用微信傳播真相的技術我又不懂。

正在這時,一位警察同學發了一個很正面的關於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視頻在戰友群裏傳播。我看後覺得好,就轉發給同學群和四個戰友群。後來又有一位戰友發過來一個新唐人電視台主持人講真相的視頻,我又轉發了。這時同學反饋說視頻很好,戰友群裏開始議論,他們認為視頻中講的都是真的。

一天早晨八點左右接到一個微信視頻。一般情況下我連看都不看就刪除了。這個微信我當時沒有刪,把它「收藏」了。下午五點左右吃飯的時候,我把視頻打開,文章內容講的是一個高官貪腐的事,結尾有許多鏈接,仔細一看都是法輪功真相:《活摘十年調查》、《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二零一六年世界法輪大法日 紐約萬人大遊行現場直播》、《天安門自焚事件真相──偽火》、《翻牆軟件》等真相視頻和軟件,視頻圖象非常清晰!

這太好了,我決定轉發給同學和戰友們,讓他們明真相,得救度。我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虔誠的請求師父讓眾生都明真相得救,請求師父加持保護弟子安全。瞬間把真相視頻轉發給一個同學群和戰友群,一共一百多人,他們都能看到了。

很快一個山東戰友寫了一幅書法作品,他用手機拍照發到微信裏。我知道這是他明白了真相的表示。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致詞〉中說:「作為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抵制對大法與弟子們的迫害。講清真相是對邪惡揭露的同時抑制邪惡、減少迫害;揭露邪惡的同時是清除民眾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相的毒害,是在挽救人。這是最大的慈悲。因為未來有幾十億人要得法,如果人的頭腦中裝著抵觸大法的思想,這場邪惡一過,人類就將開始大的淘汰,可能會使有緣得法的人或者更多無辜的人被淘汰掉,所以我們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偉大的,都是慈悲的,都是在圓滿自己最後的路。」

我們大法弟子就是在師父的指引下,在迫害中、在危難中救度眾生的。

後來,我再看微信就死機,一看微信就死機。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在不懂安全設置、不能保證安全的情況下,不能再用微信講真相了。雖然悟到了,但還是不死心,後來電池被燒毀。再後來明慧網報導了有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在不懂安全設置的情況下用微信講真相被警察綁架的消息。

「真心的希望您一生平安、幸福」

在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我的同學警察、戰友警察有因參與迫害其名字上了明慧網「惡人榜」。這裏面有司法局黨委書記、勞教所副所長、勞教所政治部主任、大隊長、派出所所長、警察等等。為了叫他們明白真相、停止迫害,有的我面對面向他們講真相、勸善;有的我把其電話號碼發給明慧網;有的我打電話、郵寄真相信向他們講真相挽救他們。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沒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懲治人和判決人的份兒。這是個根本的問題呀。」(《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我遵照師父的教導慈悲對待參與迫害的警察和他們的親屬。我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對待。

我的一位高中女同學,我們是同桌,她的丈夫也是同班同學,高中畢業後,他倆都選擇了警察職業,後來結婚成為夫妻。男同學在勞教所當會計,她在女子勞教所當大隊長迫害法輪功學員。因迫害法輪功,男同學五十歲多一點遭惡報,患肝癌,半年時間就離世。

同學群裏有十多名警察,我們曾經在群裏聯繫,那時我告訴他們我是一個好人,我沒有錯,我一直堅守著我的信仰。他們很關心和擔心我的生活。我告訴他們,我現在生活的很好。一位同學說:「身體真健康,歡迎你來,我請客。」我告訴他們我以前也是一身的病,現在都好了,我已經二十多年不用吃藥了。一位同學說:「其實,同學們都希望你回來!」我發現同學們過生日的時候大家都互相問候、祝福。每到這個時候,我也發帖真心的為他們祝福。

這位女同學過生日的時候,我發帖為她祝福,祝她幸福平安。我希望我的慈悲善心能夠讓她得救。過年的時候,她專門給我發來一個帖子:「真心的希望您一生平安、幸福。」

講真相中有的戰友、警察和他們的妻子兒女退出了黨團隊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未來。

我的樓上住著一位獄警,他是營職轉業幹部,在市監獄工作。我曾經送給他「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等真相光盤、翻牆軟件等。我給他講真相,他相信善惡有報。他的老母親、女兒明白真相後都退出了中共的團、隊組織。

一天,他和一位朋友向外走,我送給他的朋友一個翻牆軟件光盤。他的朋友不敢要。他說:「拿著,自己人。」他的朋友接過翻牆軟件光盤樂呵呵的走了。

在修煉中,在慈悲救度中,我漸漸的修掉了妒嫉心、怨恨心、歡喜心、爭鬥心、仇恨心、報復心、色慾心等等不正的人心。我變的越來越善良、慈悲、光明和包容。我把所有的人像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明白真相,都能得到法輪大法的護佑。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謝謝同修們的互相幫助!

(全文完)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