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從雞犬不寧到和睦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我娘家和丈夫家相隔幾千里,由於原籍經濟不發達,娘家較窮,我嫁到丈夫家後就受到婆家人的輕視和另眼相看。剛開始我還默默忍受,時間長了就據理力爭,對公公、婆婆和丈夫產生了怨恨,和他們矛盾不斷,經常吵架,最後到大打出手。當地人都知道我們家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雞犬不寧,沒有平靜的日子。

在此僅舉兩例:在九十年代,我丈夫參與賭博,那時的錢還很值錢,他卻拿上萬的錢去賭。我和他講道理、爭吵也無濟於事。我管不了他,就把他賭錢的事告訴公公,本想讓公公幫我勸勸丈夫,可是公公卻說:「你們老家窮,和這沒法比。賭個一萬正常。」我當時氣的火冒三丈,上去就扇公公的嘴巴子。有次婆婆說我,我火一上來暴跳如雷,上去就和婆婆大吵大鬧一頓。

公公、婆婆找來了大隊婦女主任、找來親戚評理,我就給他們倒上茶水,一一列舉事實經過。清官難判家務事,時間長了,我和公公、婆婆、丈夫之間那種積怨越來越深,無人能化解。如同一座大山壓在我們的身上和心裏。我們在互相傷害著對方的同時,也在傷害著自己。

由於家庭的不和,幾年下來我心理壓力很大而導致嚴重失眠,有時幾天幾夜不能入睡,即使睡著也是處於似睡非睡的狀態。長期的失眠,造成我心跳加快,低燒,手心、腳心發燙,頭頂、背心和膝蓋等處冰涼,幾乎每天早上起床後嘴裏鼻子裏都有像膿痰一樣的血塊,精神也極度緊張,像是有根弦埋在我的頭裏,繃得緊緊的,隨時都可能繃斷。

那種唇槍舌劍、生死肉搏、天昏地暗的日子一直充盈著我的生活,我無法排解這一切,也解脫不出來。我幾乎喪失了生活的希望,對生命也失去了信心。我經常恍恍惚惚地想到跳樓、自殺等。

二零零五年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我聽到了法輪大法的真相,心想法輪功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這不是一件小事。當我拿起了《轉法輪》看完後一切都明白了,就是這樣在不知不覺中我全身的病痛都不翼而飛了,真的是感到無病一身輕。

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導下,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生命的真諦,生命得到昇華,打消了一切冤怨,主動與公公婆婆道歉。公公的半個肺幾乎處於壞死狀態,婆婆患有障礙性貧血,我從生活上事事處處關心兩位老人,精神上安慰他們。

去年年底公公的另外一半肺發炎,住了近兩個月的醫院,經常口吐鮮血,期間醫院下了多次病危通知書,我與丈夫二十四小時輪流著照顧他,同病房的病友問道:這是你的女兒嗎?公公說是我的兒媳婦,病友說:現在的世道就是親生的兒女也沒有幾個願意這般的陪伴照料父母了。

家庭關係和睦了,丈夫賭博的惡習也都改掉了,一家人真是其樂融融的。

以前,我做夢也不會想到我們一家人能夠和睦相處,那種喜悅的心情真是難以描述,我從心底裏感激法輪大法、感激師父,如果沒有法輪大法,我的人生會繼續一路走到黑,是法輪大法照亮了我的人生,融化了我心中的怨憤,給我整個家庭帶來了幸福。

二零一四年八月的一天,因我有事到晚上八點多才回家,剛打開家門,就看見丈夫怒氣沖天,滿嘴酒氣,並提著一把斧頭衝上來一把抓住我的頭髮,說你在外面給我戴綠帽子,我要劈死你。我聽得一頭霧水,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面對他的這個架勢,我非常平靜,想到我們修煉人要有大忍之心,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於是很平和的問他發生甚麼事了。他氣憤的說我今天給你打了一天的電話都是一個男人接的(由於中共迫害法輪功,我的電話是被監控的,所以和同修有配合做事我都不帶電話),我明白了他一定撥錯了號碼,我說今天我沒帶電話,電話就在家裏的某某地方,他一手抓住我的頭髮一手提著斧頭,把我拖到放電話的地方,他看著我拿出電話還余憤未消,又把我拖到座機旁,命令我用座機撥打我的手機,電話鈴響了,一切都很正常!

我看著他瞪的圓圓的雙眼,輕輕的說:你撥錯號了,是場誤會,早點休息吧!

第二天,丈夫主動跟我道歉,從這件事情也讓他更加明白按照真、善、忍做人給家庭帶來的和諧和能化解一切怨緣。

希望還不了解法輪功的人特別是中國的父老鄉親,誰能先了解法輪功誰就能識破中共的邪惡,得到法輪大法的福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