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與公婆的緊張關係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一九八四年,我生完孩子滿月後,不適合我幹的活(收拾大白菜)都幹了,落下了許多疾病,如,手、肩、各骨節一動就喀喀響,手腫脹,伸不直,胳膊像火燒一樣疼痛,後背沉,整天像壓塊大石頭一樣難受,眼睛像抽筋一樣的酸痛,陰天下雨更嚴重,吃各種藥,使多種偏方也不起作用,這樣時間長了也幹不了重活,還得花錢吃藥,由此公婆與我之間的矛盾從這時就不斷的發生了。

公婆看我吃藥花錢多了,有次公公不耐煩的說:「有這錢幹啥不好。」我回答說:「誰沒事閒的吃藥?這病也不是我從家帶來的。」

一天晚上,婆婆告訴我說:你爸(公公)明天早晨開會得早走,你早點起來做飯吧。可孩子晚上不睡覺,我一直到後半夜才睡,等我起來時,一看飯已做好了,就看見公公用飯勺盛完飯後,使勁把勺子「啪」一下摔在飯盆裏,沒給我好臉色,當時我心裏非常壓抑,心裏尋思:以前我身體好的時候所有的家務活都由我一個人操持,也沒有發生過矛盾,現在我身體不好,你們對我這樣。

隨著心情的壓抑,脾氣也越來越不好,疾病又增加了,如乳腺炎、膽囊炎、低血壓、心臟也不好了,經常半夜三更出不來氣,去醫院查不出原因,就這樣煎熬著,直到我丈夫單位分了房子,我們才搬出去住了。可房證還必須寫公公的名字。

雖然不和公婆一起住了,但是我丈夫每月開工資卻得先給公婆送去,只給我留三百元的生活費。我丈夫單位發獎金也得由公公掌握。這樣我與公婆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僵化,過年過節我從不去,和公婆也不來往,像仇人一樣,見面都躲著走,都不說話。我常想,這樣的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呢?

沒多久,我有幸得到了萬古難遇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

學法煉功後,我身體上的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了,渾身真是輕輕鬆鬆,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真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

這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以後。學法煉功對自己的要求有些放鬆了,沒按著大法嚴格要求自己,有時為了一點小事生氣,挑別人的缺點毛病,不找自己。經同修們及時提醒和幫助,糾正了自己的不足,遇到問題時向內找,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

修煉後,我對公公也沒有了種種的怨恨了,並經常主動給做好吃的飯菜送去,還幫幹活,使家人也受感動,所有的親戚,朋友都說我像變了個人一樣,性格開朗了,幹啥也沒有怨言,真的變好了,公公還說過「給金子」都不換的話。去年十月的一天,公公打電話叫我去,我去了後,他非要給我一萬元錢,讓我自己買一件貂皮大衣穿。我沒有要錢,就回來了。第二天他背著女兒和老兒媳婦親自騎自行車把錢又給我送來了,我又給他送回去了,他還是不要,非給我不可。

我深深感受到,是法輪大法不但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同時也徹底改變了我與公婆之間的緊張關係。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