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絕處逢生 明真相親朋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二零一一年,我在嚴重眩暈的折磨中幾乎走到了生命的盡頭,求醫幾乎無門可進,無人能醫,只能在床上躺著,酷熱的天氣身上都得背著好幾個熱水袋,親人、領導、朋友看著我的痛苦模樣也只有搖頭嘆息無可奈何。絕望之時,H姐給我捧來了大法書《轉法輪》和神韻演出光盤。這是她第二次將大法書帶給我。

二零零二年她曾向我介紹法輪大法並請寶書《轉法輪》給我。被領導知道後,一定要我將書退回去,不許我修煉法輪功,否則我只能離開工作崗位,我順從了,沒能走入大法修煉。時隔九年,當我命懸一線時,她再次捧著大法書走進了我的家門,告訴我說,只有大法可以救你的命。我的眼睛濕潤了,我相信了。

她把神韻演出光盤打開,我躺在沙發上靜靜的看著,我被神韻演出深深的吸引,眼中流出了淚水,不知不覺中我的頭不暈了,我晃了晃頭,還是不暈。兩個小時,我看完了全部演出節目,我起身下地站起來了,自由的活動了。我流著激動的淚水捧起了大法書,我得法了,我成了大法弟子,是大法救了我,是師父從死神那裏把我拉了回來!我把所有的藥連同器材等一股腦都丟了,開始了大法修煉。

至今,幾年過去了,我再沒有吃過一粒藥,而多年來折騰我的頭痛病、頸椎病、子宮肌瘤等等都不存在了。身體比以前還好,滿面紅光,以前蠟黃的手變的紅潤了。我聽師父的,我跟著老同修做著三件事,感到一身輕鬆,生龍活虎,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一、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奇使更多人走進修煉

我得病時在周圍可謂眾人皆知,我身上出現的奇蹟也是大家親眼所見。見證了我身體變化的街坊鄰居、親朋好友,也紛紛走進了大法修煉,我丈夫也成了大法弟子。

我的女兒親眼目睹了大法帶給我和她父親的變化,給我們這個家帶來的溫暖、祥和。從此她一直很相信大法,支持我們修煉。

一次,女兒的單位領導接到勸三退的真相電話,讓女兒聽,女兒說,很好啊,您繼續聽吧。一位朋友問她,你父母修煉好嗎,她說好啊,我以後肯定要修的。一次她腳扭傷了,她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三天就完全恢復正常了。

我家本來就是一個大家喜歡光顧的好客之家,遠親近友,人來人往十分熱鬧。修煉後,我家成了大法弟子集體學法、互相切磋交流學法心得的修煉場所,免不了新朋舊友,大法弟子的光顧往來,凡來我家的人,我們都當作是有緣人相聚,不放過任何機會講真相,勸三退,給他們放真相片,送給他們真相期刊等,很多人做了三退,有的全家做了三退,有的要請大法書,有的學會了五套功法。

我有一個朋友,是鎮上的政法委書記,了解真相後主動提出要看《轉法輪》並當即做了三退;一個公司的老總來我家,看了五一三紐約大法弟子大遊行,突然感覺從頸椎到中指產生了一種電麻的感覺,回家後發現多年的肩手麻木疼痛消失了,第二天一大早就來到我家說要再看看昨天的錄像,並說了他手臂的變化,讚不絕口說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他請了《轉法輪》經常讀,即使出國也帶在身邊,回國時還給我們帶來很多國外的真相資料,向不明真相的人介紹法輪功,告訴他們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法輪功是高德大法。更神奇的是,每當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師父的法身就出現在他身邊,他真心的感受到大法師父的呵護。

還有一個老家縣電視台的記者播音員,隨著朋友來到我家,我們給她講了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真相,放了揭露「天安門自焚」真相的錄像片《偽火》,看到了她從來沒看到過的法輪功真相材料,特別是有關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的材料,她看後非常氣憤,她說,我算是白活了,被邪黨欺騙到這種程度,當場以真名做了三退,還幫她丈夫、女兒做了三退。

我還有一個九十歲高齡的老朋友,他有七十年的邪黨黨齡,還做過馬列教員。一次先生向他介紹了我們修煉大法的事情。他激動的說,怎麼不早和我講。馬上就要請大法書,當時就做了三退,直接把掛在牆上的大魔頭象章取下,扔進了垃圾桶。當請到《轉法輪》時,他非常興奮的連連說,我要好好讀,我要讀一千遍。看完《轉法輪》後在學法小組上說:李大師了不起,《轉法輪》是一本天書。法輪功冤啊,真是千古奇冤!他清理他的邪黨書籍,燒的燒,賣的賣,說叫馬列主義見鬼去吧。從那天起,他就開始了修煉,幾年來一天也沒間歇。他成了我們同修中年齡最大的新學員。修煉後,他的變化很大,臉色紅潤了,精神好了,以前他皮膚皺巴巴的,自己說像活著的木乃伊。如今已經變的細嫩光滑。還不時能看到師父給他展現的另外空間景象。

大法像陽光雨露,滋潤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心田,人們變得慈悲友善,我們真是一群幸運的人,因為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肩負的責任任重而道遠。

二、闖過病業關, 更多人明大法真相

二零一二年,也是我修煉的第二年,我回老家探親,把我修煉後身體的神奇變化講給親朋好友聽,向他們洪法講真相,但他們由於受邪黨宣傳中毒太深,始終將信將疑。

有一天,我突然感到眩暈,眩暈症的假相又出現了。我不斷的發正念,有師父給弟子加持,很快就好了。但家人不信大法有這麼神奇,執意要我去醫院,做核磁檢查。我不去,他們就硬拉我去。可怪事發生了,我一上檢查床就暈的不行,一下床就好。我馬上悟到,我是修煉人沒有病,不需要檢查,我有師父管。我向他們說明,他們同意了。回家後我一切正常。修煉是嚴肅的事情,來不得半點虛假,這件事對我和他們的觸動都很大。

以前,我的家人被邪黨的宣傳欺騙,嚇壞了。老家那地方,到處是污衊大法的邪惡宣傳,那裏的人甚至一聽說法輪功都談虎色變。這一次,通過我身體的變化,我又進一步向他們洪法講真相,他們很多人都轉變了對法輪功的認識,也不反對我修煉大法了。我告訴他們,要心中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時多做好事做好人,遇到災難或不測時可逢凶化吉,有神佛保祐,保平安,我的妹妹和其他人也表示要修煉,對他們的轉變,我深深感謝師父。

二零一五年下半年,一天夜裏三點多,我正準備起來煉功,突然就起不來了,眩暈假相又來了,我叫醒了睡在另一房間的丈夫,叫他拉我起來煉功,連拉三次起不來,想吐,想大小便,就是站不起來。我不停的喊:師父救我,我要煉功!實在起不來我叫丈夫趕快給我讀《轉法輪》,他讀著讀著我睡著了,早上七點三十分醒來,一切都過去了,我起來立即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激動的流著眼淚不停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女兒起床了說昨天晚上真嚇人,後悔沒給你拍下來,沒有大法師父你肯定要叫120了。

二零一六年底,發生了一件考驗我是否信師信法的刻骨銘心的事,那一天,我到醫院看朋友,走到市場,一個不小心仰面朝天的摔倒在洒過水的地面上,整個人被拋起來,隨之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腦袋側面耳根撞在水泥柱的邊緣上。我先生驚呆了,心想這下可完了,肯定被摔昏了,腦袋也得出血了。他連忙過去扶我,就聽我口中在喊:師父救我!我沒事,然後我就爬了起來。先生連忙問,摔壞了沒有?我說沒事!

坐上公交車一個小時回到家中,在公交車上,我一遍接一遍的背師父的《論語》,發正念,腦中一分鐘都不離開法,向內找我哪裏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找出很多的心,愛面子的心,常人的情很重。

回家後,我感到腰像散了架子一樣,疼痛難忍,不能睡,我就不斷的學法、發正念、向內找,堅持每天煉完五套功法,痛得淚流滿面也堅持煉。我沒有去醫院,當時連想都沒想,因為我有師父有大法。

在師父的呵護下,十五天我就恢復了正常,真是奇蹟。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如果我不修煉,我肯定就完了,成了廢人。所以我經常說,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有無所不能的偉大慈悲的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