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聽大法 走出自閉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我家住大連市,今年四十六歲。自從我丈夫二零零七年過世之後,當時九歲的兒子奔奔就變的沉默寡言,原本活潑可愛的孩子不願再開口說話,完全把自己封閉起來。

為了讓孩子開口說話,我也曾帶他看過醫生,醫生告訴我:唯一的辦法就是和孩子多交流,儘快打開心結,多陪陪孩子。否則,對孩子不利,嚴重的時候終生需要人照顧。聽完醫生的話,我心中更難過。因丈夫過世,家中重擔全落在我一人身上,我做過保潔工、食堂幫廚,當時每天早上六點上班,晚上六點多鐘到家,一天也不休息,每天工作很累,沒時間陪孩子。一天工不能耽誤,工資每月七百元,這就是我們娘倆的活命錢。

一、「飛來」的畢業證

奔奔上初中後,因不說話,經常不寫作業,學習成績太差,老師勸我給孩子辦理退學,但我認為每個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權利,雖然孩子不願說話,但也不能剝奪他的權利。老師說照這樣下去,你家孩子如果畢業成績不合格是拿不到初中畢業證的。我告訴老師,我沒甚麼奢望,書能念啥樣算啥樣,不想讓孩子留下遺憾。老師同意讓孩子繼續念書了。

後來聽人說讀法輪大法的書給孩子聽,對孩子有幫助,我從親戚那兒請來《轉法輪》,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每天下班給他讀一小節。孩子不說話,只是聽,能聽進去。有時我與孩子一起聽師父講法錄音、看神韻晚會光盤及其他講法輪大法真相的光盤,我們非常愛看這些光盤。

這樣給孩子讀了一年《轉法輪》,其間我們也在紙幣上寫上「法輪大法好」等真相,買東西時花出去,開始寫的少,逐漸的越寫越多,經常花這種錢了。孩子的狀態漸漸有了改善,偶爾能和別人說話了,也能寫作業了。奔奔越來越懂事了,經常幫我做飯做菜,幫我收拾家。

頒發畢業證那天,奔奔也去了,當班主任老師讀到畢業證書上奔奔的名字時,老師驚呆了,手中的杯子都掉地上了,滿臉錯愕,半天才緩過神兒來,這是兒子回來告訴我的。別說老師就連熟悉我們的人都不相信兒子會拿到初中畢業證,畢竟學習基礎很差,畢業成績才二百多分,不夠三百分一般是拿不到畢業證的。班裏有兩個平時學習比他好的還沒拿到畢業證。這真是天降洪福,太神奇了。就是因為我們相信法輪大法好,努力做好人,就有了福報,「飛來」了畢業證。

二、體檢合格了

奔奔初中畢業後上了職業技術學校,在技校期間孩子誠實、用功、勤快,學習成績在班裏名列前茅,班裏僅有兩人獲得獎學金,其中就有奔奔。

如今奔奔已畢業,在公司考核時都很順利,只是在體檢時出現狀況。公司有規定必須體檢合格才能簽合同。奔奔體檢報告出來:紅細胞指標偏高,尿蛋白也有點高,心跳過快。因為體檢那天孩子早晨沒吃飯(體檢要求空腹),我想是不是跟空腹有關?公司領導告訴:體檢不合格的,第二天早上重新體檢,再不合格的,不予錄用。

親友都替我著急,有的說有病先治病,煉法輪功的親戚讓我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多聽聽師父講法,不要緊張,調整好心態。

第二天早上我們在去醫院的路上一直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仍然空腹做了體檢。體檢結果下午才能出來,我們吃過飯就坐下來,心中一直誠念法輪大法好。等我們去拿體檢報告時,醫生告訴我們體檢合格了,我們高興極了。這次複檢中也有不合格的人,沒被公司錄用,很為他們遺憾。

三、「小」事故

一天,奔奔和同事一起工作,奔奔需要一把扳手,讓同事拿給他,同事從工具箱中把扳手隨手扔給奔奔,奔奔正在低頭幹活,根本沒留意,那扳手直接朝奔奔飛來,一下子砸到奔奔的眼鏡腿上,金屬鏡架腿當即打斷了,眼鏡一下掉落到地上。同事當時就蒙了,一個大鐵扳手,距離又近,力度不小,試想一下,如果重重砸在太陽穴上,可能就沒命了。同事嚇壞了,臉都白了,從那以後他再也不敢亂扔工具了。

我問奔奔,當時你害怕嗎?他說沒有。眼鏡雖然被砸壞了,但奔奔沒讓同事賠,自己又掏錢配了一副。我問奔奔:「你咋不叫他賠你眼鏡?我省吃儉用花六百多元給你配的眼鏡,沒戴多久就壞了。(我當時每月工資一千多元)」奔奔說同事又不是故意的,我有大法師父保護。呀!兒子的悟性真好,境界比我高!

奔奔說如果沒有大法師父護佑,沒有大法,他依然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不但初中畢業證拿不到,技校念不成,更談不上有穩定的工作了。奔奔說他能在技校裏品學兼優,獲得獎學金,工作後身心健康都是托師父和大法的福。在此,我和奔奔跪拜大法師父!感謝師父救了奔奔,救了我這個家!

奔奔讓我把他這些經歷寫出來,讓更多的人知道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不要相信邪黨抹黑大法的謊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