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農村家庭婦女,今年五十三週歲,靠種幾畝地生活。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早晨起床時,我忽然感到天旋地轉,到醫院作多項檢查也沒查出病。

可是就從那天開始,我不知道去了多少次醫院和名大藥房,一個月就花了一千多元錢,病狀卻一點也不見好轉,而且還越來越重。別說上山幹農活,連家務活也幹不了了,衛生都得女兒回來清理。後來連門都出不了了,吃飯也沒勁了,兒媳坐月子,我乾瞪兩眼,連個花生都不能扒,連個西瓜也切不開了。人家都成天包餃子,擀麵條子,我成天只能眼睜睜的等著丈夫上山回來做點甚麼吃點甚麼。再後來,睡眠也不好了,吃飯也不行了,一天三頓只能喝點稀粥。我成天以淚洗面。

記得,那是二零一五年端午節的第二天,女兒一家三口回來,我真的忍不住了,抱著女兒放聲大哭,我感到自己真的不行了,沒法活了。這時家人又找人看這看那的,又紮替身,又燒香,又燒紙,又磕頭也不見好轉,氣也喘不過來了,連個三歲孩子也不如。那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真感到了生不如死的 滋味。我感到自己的一生將要結束了。

幸運的是,在生命絕望之際,我想起了法輪大法。因我常看大法真相資料,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可是我怎麼聯繫法輪功學員呢?我想起了我村有一名法輪功學員。我家有攝象頭,我就天天看著攝像屏幕等她。終於一天等到了她,我從我家窗口把她叫了進來。我記得那天是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

第二天,她就給我送來了救命的寶書《轉法輪》,並教我煉功動作,當時煉一套我就得休息一會兒。從此,我和大法結了緣。我第一次讀《轉法輪》時,手拿不了書,我就把枕頭墊高,把書放在上面讀,第一次看了七頁就堅持不住了。但我天天堅持看,看了七、八天後,我就把家裏的藥全都扔了。雖然那時我還不懂得甚麼叫修煉,更不會悟,但我從《轉法輪》中明白,修煉人沒有病。從那時開始,我身體不舒服,就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

從此以後,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我也時時按照師父教誨的真、善、忍 去做,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矛盾,向內找,找自己,修自己。我現在一身輕,甚麼病都沒有,甚麼活都能乾。家人和我身邊的人都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師父說:「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1]

看完師父這段法 ,對我觸動很大。我覺的慈悲的師父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絕不是單純來過常人好日子來的,我要對得起師父的慈悲救度,我也要走出去救人。

儘管家人不理解,外邊的壓力也很大,說甚麼的都有,但我知道我是一個修煉人了,我是正法時期的一名大法弟子了,一定不能被常人心帶動。因此,我毅然加入了大法弟子救人的行列,向世人發放真相資料,勸三退。

我寫這篇稿的目地,就是希望有緣人都能捧起《轉法輪》這本寶書,看一看,這真是一本救人上天的寶書。切莫錯過這千載難逢的萬古機緣。

寫到這,我想起大法弟子演唱的一首歌曲《師尊的手》:「悠悠的歲月中,我多次的下走,茫茫的那個人世中,我千百回的尋求,苦苦的那個等待中,我依然沉睡,醒來後卻發現您一直牽著我的手。師尊啊師尊啊 師尊啊師尊 我要緊緊抓住您的手。」每當我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我都會淚流滿面。

我寫這篇稿的時候我哭了: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的名字叫幸運。

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雙手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