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起死回生的兩次生命奇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大法在我本人身上多次出現過神跡,暫且不說,只說說發生在我父親身上的神奇經歷。

去年八、九月間,我在外地打工,突然接到老家姐姐和母親的電話,要我快快回家,父親恐怕不行了,靠輸液維持著,回來晚了恐怕連最後一面都見不上了!我強忍悲痛,趕快去買了火車票往家趕。

在車上,我的淚水不停地流下來,父親的病症已經多年了,我太清楚不過了:前兩年做過心梗大手術;高血壓,胃炎,前列腺炎,小腦萎縮,還有白內障,天天不是打針就是吃藥,出名的藥罐子,賴賴巴巴的活著。雖說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可是臨到眼前,做兒女的哪個不希望父母長壽,在世上多陪伴他們一些時日!雖說不能常在一起,可是父母的存在就是一種安慰。想想也許再也沒有爸爸可叫了,心裏一陣陣酸楚。

日夜兼程,我終於見到了一息尚存的父親,可是他早已不認識人了,不能吃飯都好幾個月了,說不出來話,瘦的皮包骨頭。我叫「爸爸」,他還有點反應,知道有人在跟他說話,可是說不出話來。父親就這樣要離我們而去了嗎?!我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可是,醫院已經無計可施,早已讓我們準備後事。

我不甘心,我想還有一線希望:因為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我知道只有我們師父能救他!但要看本人能不能接受,願不願意接受!我相信我師父曾告訴我們:「煉功肯定是全家受益」[1],而且太多的絕症患者在法輪大法中起死回生的例子。

於是我在父親耳邊大聲對他說:「只有法輪大法能救您!過去跟您說多少回,讓您煉功,您就是不信!現在醫生都沒有辦法救您了,您就最後聽我一次吧!」我就把隨身帶的下載了李洪志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的MP3的耳機插到他耳朵裏,讓他聽師父講法。我相信他的意識還是有點清醒的。我就守在他身邊觀察他的變化。

第一天聽了幾個小時之後,我問他話,他竟然能回話了,我試探地問他,您聽到甚麼了?他說是紅軍長征甚麼的,這顯然頭腦是不清楚的胡亂說。第二天,我繼續給他聽師父講法。晚上,我再問他,您聽到了甚麼?他說是九大會議,我知道他還是沒有恢復正常思維在胡說。是多年黨文化的毒素在操控他,不讓他得法、得救。我仍然不氣餒繼續讓他聽。

等到第三天晚上,我再問他,您聽到甚麼了?他的回答讓我驚喜萬分:他說,是「氣上頭頂下不來……」這是師父廣州講法第六講的內容!等到第四天的時候,他竟然不讓打點滴了,強烈要求出院。他說:「我以為我要玩完了,不行了呢,大救星來了,法輪功來救我命來了!我好了!」說著,眼淚唰唰流下來,我也激動地流出了淚水。我母親和其他親人也都哭了!

回家後,他也天天聽法,而且是一天一個樣,身體越來越好,能正常吃飯了,臉色粉白,每天高高興興的,除了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沒事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半個月的工夫,父親幾近是個健康人了。全家人都高興萬分,沒想到法輪大法這麼神奇,真能把瀕死的人救回來!父親對鄰居說,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從前我女兒多次給我講法輪功的真相,讓我也煉功,我都不願聽,說啥也不煉。這回我的親身經歷證明了法輪大法真是神,真是好!電視上完全是造謠,法輪功祛病健身,讓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多好哇!

我放心地回去上班了。

去年冬天,我清晰地做了一個夢,夢見我父親躺在床上,裸露著身體渾身發黃,蒼蠅蚊子撲滿全身,他卻一動不動。我正在犯尋思,過了一兩天,母親就打來電話說,你爸又不行了,躺在床上半個月了,本來不想讓你知道,大老遠的還得往回跑,耽誤工作。怎麼辦呢?我一聽就猜到父親一定是沒有好好聽法煉功,一問果然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聽法了,說心煩,不愛聽了。

我問父親,「您知道,您的命是師父給延續來的,對吧?延續來的生命是用來修煉的,不是讓您吃喝玩樂的,您不去聽法修煉,就等於放棄被大法救度的機會,那當然您就出現生命危險了。」父親聽了,說:「噢,是這樣啊,我明白了。我從此一定好好修煉。」

我就督促他認真聽師父廣州講法。我安慰母親和其他家人,放心吧,聽法,兩天必好。我在心裏求師父再一次挽救父親。奇蹟再次出現:第一天,父親能坐起來了;第二天竟然全好了,下地行走吃飯全都恢復正常。

現在,父親身體很好,從心底無比感激法輪大法救度之恩。他經常掛在嘴邊的話是:「法輪功救了我兩次命啊!法輪功就是好!」還天天都不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母親也跟著父親一起修煉,原本母親就很相信,也聽法,只是帶修不修的,不精進。這回親眼見到父親起死回生的奇蹟,她堅定了修煉的信心。

講出我父親起死回生的生命奇蹟,見證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希望還不了解法輪大法的朋友們儘快走近法輪功,了解真正的法輪功。更希望千千萬萬個如我父親一樣正在遭受病痛折磨的老人能夠在大法中受益,健康快樂!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