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家受益於法輪大法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

法輪大法救了我媽媽

二十年前,我四歲,媽媽三十二歲,可媽媽每天的飯量還沒我一個孩子一頓吃的多。她整宿整宿失眠,醫院一查好多病:胃糜爛、尿路感染、嚴重食道炎、嚴重鼻膜炎、偏頭痛、腰疼……

那時正是國企下崗大潮之際,打碎了鐵飯碗的爸爸在家待業,我家生活萬分艱難,沒有租房的錢,沒有供我上幼兒園的錢,也沒有給媽媽看病買藥的錢……就這樣媽媽的病一直拖著,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即便對年幼的我有著無限的憐愛,對生活有著無限的眷戀,最後媽媽自己也心灰意冷,說:「我活不過今年了,活不過今年了……」

有一天,一個陌生婦女和媽媽搭話:「姑娘,你年紀輕輕怎麼老是死呀死呀的掛在嘴邊,沒錢看病,去煉煉法輪功,能煉好的!」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媽媽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公園的煉功點,學煉了法輪大法五套功法的動作。煉完功回家,媽媽居然破天荒睡了個好覺,精神也好了許多。幾天下來,她臉色紅潤了,吃得下飯了,東痛西痛不知不覺沒了,說話有底氣了,走路有力氣了。

不到三個月,媽媽身體完全恢復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媽媽!是法輪大法讓我有了一個完整的家!我死氣沉沉的家從此有了歡聲笑語!

支持媽媽修煉大法 爸爸死裏逃生

親眼見證了媽媽因修煉了法輪大法身體康復的奇蹟,爸爸對法輪大法充滿了感激。師父說:「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不知不覺,爸爸多年的哮喘不犯了,夏天也不中暑了,他就更支持媽媽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後,居委會派出所常來家中騷擾。雖然爸爸當時沒煉法輪大法,但他了解法輪大法真相,相信法輪大法,他總是義正詞嚴地說:「我們窮困潦倒的時候共產黨甚麼時候管過?現在我老婆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好了,再也沒吃一顆藥,給省了多少錢?!你們不讓我老婆修煉就是想讓我們過不好日子,我家不歡迎你們!」

爸爸維護大法,支持媽媽修煉,他也得到了大法師父的護佑。二零零六年夏天,爸爸開著小貨車(長七米)運輸蔬菜,開在一條很窄的小路上(大概四、五米寬),路的一邊是山,另一邊是河流,來往車輛都要小心減速才能過去。突然汽車前輪爆胎,爸爸努力打方向盤,最後撞到了山的那側。等爸爸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坐在馬路邊上,車子正正地擺在路前方二、三十米的地方,一點也沒擋著來往車輛的道兒。後來爸爸回想起來還覺的後怕,他說當時心裏就想:今天可能沒命了。後來撞上山,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車子駕駛室裏出來的,車頭都撞扁報廢了,爸爸受傷坐在地上,覺的脖子被甚麼東西護著,不能動。他被送醫院檢查後,發現頸椎骨斷了,要是當時轉動脖子,不是一命嗚呼就是高位截癱,連護士都說:這真是奇蹟中的奇蹟。

媽媽在車上放有法輪大法護身符,爸爸堅信是法輪大法師父救了他,從此爸爸跟隨著媽媽一起走上了修煉之路。

法輪大法在我家展現的奇蹟很多:一次,一塊60×60×1400的角鐵從十五米高的地方衝著爸爸的腦袋砸下來,卻在快到頭頂的時候偏離方向插到牆上;一次,媽媽站在椅子上取東西,椅子坍塌摔在地上,媽媽腳踝粉碎性骨折,但沒打石膏、沒吃藥,不治而癒;外婆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多年的頑疾不翼而飛;等等,不勝枚舉。

修煉法輪大法 不找他人麻煩

法輪大法更是教會了我們如何做一個好人,一個時時處處為他人考慮的道德高尚的人。

一天早上,爸爸用電動車載著我去學校。我們從小區後門緩慢駛出,沒想到在經過小區與馬路中間的人行道時,從側面飛快衝出一輛轎車,一下撞到了我們的電動車車頭,我們連人帶車一百八十度打轉後才停下,電動車的後備箱把轎車的車尾撞出一個大坑,可見當時車速之快。若按照雙方的車速計算,我們的應該是正面被轎車撞飛,後果恐怕不堪設想。是大法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們。

我和爸爸被摔在地上,一度大腦空白,等恢復一點意識後,我馬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爸爸自己從地上起來。司機也驚呆了,趕緊過來要送我們去醫院,我們告訴他: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會有事,也不會給別人找麻煩,就讓他走。司機看著撞得嚴重變形的電動車,說要賠錢給我們,爸爸謝絕了。因為我們都想起了李洪志師父說過:「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2]我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事事為他人著想,不給他人找麻煩。

回家後,爸爸的肋骨骨折,但他還是照常去上班,一點也不影響,還自己修好了電動車;我的腰扭傷,急性腰扭傷去醫院治療也要一個多月的恢復期,但我在家休息了一週就正常去學校了。

後來那個司機因保險公司理賠需要,還來找我們配合進行現場復原,才知道他也是小區業主。知道事情原委的鄰居們都說:法輪功真神奇,煉法輪功的真是好人啊!

面對家產劃分 不爭不鬧

爸爸媽媽當初結婚的時候,爺爺奶奶沒有在老家辦過喜宴,甚至連一顆喜糖也沒分過,加上婚後生活習慣與性格差異較大,爸爸這邊的親戚對媽媽和我的冷漠使媽媽多有怨恨。但法輪大法要求修煉者做到真、善、忍,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真誠、寬容、忍讓,與人為善,遇到矛盾找自己的錯。媽媽修煉後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也明白了人生在世的意義,便努力用法輪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逐漸放下了對爺爺奶奶、大伯姑姑的不滿之心,在家人之間的利益上也能做到不爭不搶。

爺爺去世後,奶奶中風半身癱瘓,住在護理醫院,鄉下的老房子便空置多年無人居住,大伯便和爸爸商量著把老房子賣掉。找到了買方談好價格準備簽約的時候,伯伯突然反悔想要提高出價,唆使爸爸想辦法找買方加價。爸爸一聽便拒絕了,因為法輪大法要求我們做到「真」,怎麼能出爾反爾、言而無信呢?大伯一看爸爸態度堅決便無計可施,此事作罷。

房子賣掉之後的房款放在姑姑那裏半年多,後來大伯提出要將房款劃分。出於私心與貪心,大伯提出了一套不利於我家的劃分方案。爸媽同意了,因為爸媽都是修煉人,明白錢財是生帶不來死帶不去的東西。一看爸媽這麼好說話,一點兒不動心,大伯又找理由重新提了一個更過分的方案,爸媽還是同意,告訴大伯說:「你說怎麼分都行,我們都同意。」而且媽媽也非常體諒大伯,對我說:「大伯身體不好,小孫子剛出世不久,比我們需要錢。」就這樣任由大伯前前後後折騰了三、四次,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最後大伯的方案是他分走一半,然後從我家的這一半當中扣除九萬元供奶奶住護理醫院,同時還把當初我們家出資的和大伯沒有關係的那部份錢也給均攤了。從頭到尾,爸爸媽媽絲毫沒與大伯爭鬧,反而是大姑看不下去,加上個人恩怨和大伯吵得不可開交,大姑氣的流淚,大伯氣的住院,他們都打電話向爸爸訴苦,爸爸反而耐心的勸解他們。

爸爸媽媽面對利益的態度與做法讓我真切體會到修煉人大善大忍的胸懷與風範。要知道媽媽曾經是個爭強好勝、得理不饒人無理爭三分的人,教育我也是「別人打你一拳,你要踢回去兩腳」,如果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面對利益、面對欺負說甚麼也不可能如此坦然。

「你是怎麼把女兒教這麼好的?」

法輪大法讓我在如今這個充滿了急功近利、拜金主義、甚至缺少基本的道德觀念的社會中,明白了如何去當一個好學生,去做一個好人。

現行應試教育體制下,身邊的同學為了分數、為了「前途」,每天埋頭苦讀,但我從小到大沒有上過補習班,不是不注重分數,只是沒像其他同學那樣看的很重。師父說過:「作為一個學生你的天職就是把學習搞好,因為你是學生。」[1]我就每天做好學生該做的,上課認真聽講,課後認真完成作業,即使是高考前夕,我也沒有甚麼壓力。就這樣每次考試成績總是名列前茅,「三好學生」、「模範學生」、獎學金、一直沒有斷過。

當時很多同學都給老師送禮,形成不正之風,但我和我的爸爸媽媽都堅持不走後門,遵照法輪大法裏「真」的標準,辦真事,做真人;遇到我被同學不小心弄受傷時,也從來都不會不依不饒要求賠償;碰到商販多找錢時,我從來不會暗自竊喜,而是一定要送還回去……雖然是些小事情,但都是道德品質良好的體現。

很多老師都說:怎麼你小小年紀能有這麼好的心態呀?真是不容易啊,我覺的你就像個天使。放學媽媽來接我時,同學的家長總問我媽:「你是怎麼把女兒教這麼好的?」

開家長會時,老師還請我媽媽上台分享教育經驗。其實媽媽只有初中文化,爸爸連拼音都認不全,根本沒有甚麼教育知識,他們只是用自己修煉的言行給我做榜樣,並讓我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去為人處世,使我樹立了正確的價值觀。

這麼好的師父,這麼好的功法,江氏集團卻動用全部國家機器進行殘酷迫害。去年我以優秀畢業生的身份本科畢業,通過提前批招聘與公辦學校簽署了就業協議從事教師行業,由於我多才多藝、教師基本技能好,得到校長的肯定與賞識。可僅是因為我和我爸媽信仰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輪大法,想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當地「六一零」人員給校長施壓,解除協議不予錄用。當時校長非常無奈地對我說:「面試的時候你給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看好你將會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老師,我兩次親自向人事局申請才把你分配到我們學校。現在不能錄用你真的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真的是沒有辦法。」後來我參加了公職考試,以壓倒性的優勢超過第二名考入,卻又被單位以「信仰問題」拒之門外,不予錄用。

法輪大法師父一次又一次的把我們一家從鬼門關拉了回來,一次又一次的幫助我們度過糾紛麻煩,可以說法輪大法在我家展現出的奇蹟只是千千萬萬個修煉者中的冰山一角;而我和我家所遭受的打壓也只是千千萬萬個修煉家庭中的一個,還有不計其數的善良的法輪大法學員被迫流離失所、承受酷刑折磨。我把我和我家的故事說出來希望能讓更多的人明白法輪大法的美好,千萬不要相信謊言,被黨媒欺騙。

我們全家叩謝法輪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