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師父的救度 我可能早已不在世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二零零六那年,我被病折磨的已經不行了。同學去醫院看我,對我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看看大法的書,煉煉功一定會好的。我當時患嚴重肺結核和整夜失眠,非常痛苦,雖然不是癌症,但我知道自己是治不好了的。

我很小就得了肺病。大概在我二、三歲時我母親去世了,父親把我送回老家。老家的叔叔有結核病。後來我回的自己家。父親找了後媽,後媽的一個親戚有肺結核病,就來我家住,邊治病邊讀書。這時的父親根本不關心子女,就讓我跟後媽那個有結核病的親戚一起吃、睡。我也就再次被傳染。那時我就患上結核病。

文革中讓學生下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因我的身體越來越不好,就病退回家到工廠當學徒,搞機械加工,幹車工的活。我個子比較矮小,又是三班倒,失眠更厲害,累得實在受不了。當學徒時每月只有十八元的工資,有錢就治一下病,沒錢就不治了。

後來因病到社區工作。我的肺病發展到吐血。又去住院治療,治療了一段時間,社區 難以承受我的醫療費用,強行讓我出院,中斷了治療,一直熬著,熬到退休。

退休後咳嗽、吐血,通宿不能入睡,心裏發愁:這日子甚麼時候是個盡頭啊!又去傳染病醫院住院。住了一段時間,又被傳染上肝病,全身蠟黃,臉又黃有黑,連眼珠子都是黃的,不能吃東西,一吃就吐,不吃也吐,打針也打不進去,全身無力,怎麼辦呢?病痛就這樣折磨著我。

患結核病要加強營養,我都不敢出院。在家自己要出來買點菜,走在街上別人看到我感到害怕,離我遠遠的,我也不敢抬頭。慢慢的藥量減輕了,外表好一點了,但是病還沒有好。因為結核病需要一次性治好,像我這樣斷斷續續治是治不好的,而且就那幾種藥,有了抗藥性,身體接受不了是無法治好的。治了三個多月一百天出院了。

表面上好像好了,實際上並未好,洗澡時水龍頭滴一滴冷水在身上我都會感冒,一有風吹草動就感冒,就咳嗽、吐血。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我出院了。在同學的幫助下我開始學煉法輪功。

煉功沒有多久,我就把藥扔了。師父幫我消業清理身體。因為消業,有兩個多月我不能躺下睡覺,躺著或坐著都會咳嗽。後來連續消了幾次這樣的大業。有一次拉肚子,也拉了一個多月,人都脫了相。但我一直沒有想到去醫院,因為這麼多年,跑多少趟醫院也沒治好我的病嘛,我知道醫院是治不好我的病的。

我覺的真對不起師父,消業時間拖這麼長,師父得為我承受多大啊!我也太讓師父操心了。

修煉後身體很快好了,直到現在,我不需要吃任何藥,也沒為病再花一分錢,給家庭和國家節約了多少醫藥費呀!如果我不學法輪大法,也許早就不在人世上了。是師父救了我的命!

我現在是快七十歲的人了。有人說我臉上沒有皺紋,哪像個快七十歲的人?我就告訴他我修煉前患病的那種狀態,我是學了法輪功才有今天這個樣子的。我怎能不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呢!用甚麼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是啊,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只有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抓緊時間多救眾生,一刻也不懈怠,才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之恩!

叩拜師父!感恩大法!

謝謝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