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師父講法錄像四天身體淨化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修煉前,我身患多種疾病:肝炎、心臟病、氣管炎等,尤其是氣管炎,一到冬天就嚴重,整個冬天沒有好的時候,天天咳嗽,上不來氣,嚴重時整宿不能睡覺。工作幹不了,長年休病假。

一次去老同事家,一進門看他正在給一本書包書皮,我問甚麼珍貴書那樣愛惜?他沒吱聲,把書遞給我。我一翻,看見師父法像,給人親切慈祥幸福的感覺,再一看目錄,我也想學。老同事說他的一個朋友家有師父的講法錄像,明天咱去看。

第二天我與同事去看錄像,一進屋看見三個部隊戰士,這樣我們五個人看了四整天,晚上到家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就連拉帶吐,一宿也沒睡覺,第二天一身輕,甚麼病都好了。

由於我的親身體驗,我老伴、我的父親、弟弟、姐姐、姑母先後走進大法修煉。

一九九六年,兒子考上了大學,為了解決經濟問題,我進城在一家雕塑公司打工。半年後公司搬家,用卡車搬運設備。其中幾個人體雕塑鐵架,每個重八十多斤,搬上車需要兩個人抬,卸車時一個人即可。雕塑鐵架高1.4米,底座用600x450長方鐵板加槽鐵焊製,座底下雙焊條槽鐵,鐵座一側焊一直立槽鐵,高1.3米,在直立槽鐵頂端又焊一長四百的長角鐵橫樑。我從卡車上搬鐵架兩手捧底座,豎直角鐵橫樑正對著我頭頂,搬到地方我慢慢輕輕放下,平安無事,可當時我忘了頭頂正對著我頭部的角鐵,我兩手一扔,我還往後一閃,我就覺的頭頂「轟」的一下。當時八十多斤重的鐵架橫樑角鐵正好砸在我的頭上,我被砸扒在鐵板底座上,這時在場的人都嚇壞了。不到半分鐘,我慢慢站起身,我兩手摸摸後腦,被砸一溜小溝,沒出血,也不怎麼疼。這時工友說上醫院看看,我說沒事,不用去。

這時在場有人說:「你殺過生,這下還命了,是你師父保護你了。」因他知道我煉法輪功。我在原地方站了一會,我又去和大家一起卸車了。收工後,吃完晚飯,我拿書去學法點,路上遇到兩個學員,問我這個小區有個學法點你知道不,我說知道,跟我來吧。上了六樓一進屋,裏面已有十多人先到了,我放下書,走到供桌前,給師父磕了三個頭,把當天卸車被八十多斤鐵架砸頭的事說了一遍。大家聽後熱烈鼓掌。

之後一起跟我來的同修也講了她的親身經歷,她說在學大法前,腦袋裏長了瘤子,醫院確診是腦癌晚期,做手術下不了手術台,她和家人只好去北京,同樣是下不來手術台,沒辦法只好回家等後事了。她的一個親屬在長春,得知她的病情,告訴她家人來長春吧,只有法輪大法師父能救你。就這樣她與家人來到長春,正趕上師父辦班,一進班師父遞給她一本《中國法輪功》,聽法時她坐在三排一側,坐在她旁邊的學員碰了她一下,師父看你呢,她當時感覺到一陣熱流從頭頂向下通透全身,全身感覺非常舒服,師父給她淨化身體了,這一瞬間,腦瘤沒了,她好了,沒病了,她流下了幸福的淚水,無限感恩師父慈悲救度,從此她與丈夫同時走進大法修煉。

我家鄉廣場晨煉法輪功學員很多,近三百人,用一般小錄音機聲音太小,站在後邊的學員聽不見,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自費買了七百多元的大錄音機,由於放的聲音大,用幾個月就報廢了。我再買,還是自費,我這小小的付出,不值一提。

以上是我走進大法的初期經歷,我沒甚麼文化,不會寫,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