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修煉法輪功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回想起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和現在許多年輕人一樣,整天腦子裏想的就是怎樣往上爬,中個甚麼大獎、一夜致富等等,那時醫院裏流行收紅包,醫生收紅包是多年最難解決的問題。雖然醫院採用各種辦法想杜絕私收費,可是在利益的誘惑面前,有多少人能把握得好自己呢,再嚴苛的法律也只能一時約束人的行為,卻無法使人內心改變。尤其是我們放射科,熟人少買點東西,不交錢的事,更常見。

修煉大法以後,我連自己的父母去檢查,也都去交錢,有時碰到實在困難的病人,我就幫他們交錢,有時本院職工去檢查不交錢時,我也替他們補上。有一次,主任看到我抽屜裏有那麼多我交的收錢單子,用很佩服的表情與語氣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二零零零年時,我在醫院的房子已經房改,醫院想蓋樓,把我們的房產證要回去,按原價退給我們錢,好處是如果我們想要樓的話,可以先挑。因為在我們當地,我們單位的條件是屬於很好的,水電暖齊全,還有專門的鍋爐燒水,用熱水和洗澡都很方便等等。不想買的都把自己的號以幾千元錢賣給了別人。很多人都勸我也這樣做,但我是修煉大法的,我自動放棄了。院長在全院職工大會上專門為這事表揚我說:全院就人家煉法輪功的不要樓房。結果很多職工看到我就跟我說:你們煉法輪功的真好。

有一次我正在那上班,我同事的妻子來找我,上來就罵,我聽了一會明白了,因為她是離婚後再婚的,害怕別人搶她丈夫,她罵我對她丈夫好。我剛想說話,忽然嘴像被貼了膠帶,嘴裏像有個茄子堵著,怎麼也說不出話來。我知道師尊在管著我,不讓我說話,我聽了一會,就走到別的屋裏去學法了。如果是以前這樣冤枉我,我肯定會很生氣的大罵她一頓。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僅不生氣,還從心裏謝謝她。她走後,我的同事說我這麼寬容大度。

得法、見證神奇

在很小的時候,我就躺在院子裏的涼蓆上,望著閃爍的繁星想:我從哪裏來?將到哪裏去?人為甚麼活著?我的脾氣為甚麼這麼暴躁?我怎麼能把脾氣變好?所以上學後我讀了很多書籍求索著人生意義。

一九九三年,同事給我介紹了對像,他告訴我他們一家都煉法輪功,並且給我看了《法輪功》(修訂本)這本書,我一看這書太好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真善忍」,這書正是我要找的,可是我覺得做到太難了,我對像就勸我說:你讀法的聲音真好聽,你先給我讀好嗎?就這樣我慢慢的跟著學起來。到了九四年我們準備結婚時,因為師父在濟南辦第二期講法班時,他正值學生期末考試的緊張複習時期,就和我商量請假說咱們結婚去吧,我好請假。我們就以旅行結婚的名義很幸運的去參加了師尊的講法班。

到了濟南,找到公婆後,我大吃一驚,看到已經八十六歲的姥姥,因為我在醫院上班,是我年前親自給她做的檢查,她那時已經是肺癌晚期並且擴散到腰椎,五個腰椎椎體僅剩了不到三個好一點的,其餘的都被癌細胞吞噬的亂七八糟,她是被家人背著去的。

我婆婆一家是一九九二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學員,這次看到師尊,我婆婆非常激動,笑著說:師尊,我帶著我娘來參加班了,師尊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看背著的老人,說:讓她下來走吧。從那以後不管多遠,參加師尊的班,姥姥都是自己走著,也不用人扶。

我婆婆原來也是一身病,風濕性關節炎、膽囊炎、痔瘡等,醫生說讓她回家等死去吧。她沒修煉大法以前,整天以淚洗面,活在痛苦之中,修煉以後,一下子病全好了,二十五年了沒吃過一點藥,走路一身輕,今年都七十八歲了,走路都是帶跑的,比小青年都快,每天都走著出去講真相

濟南講法班的最後師父親自為大家祛病。很多人的病當時就好了。師父站在講台上左手拿麥克風,告訴大家想一下要去的病然後就放鬆站好,雙目閉上(如果自己沒病就想一下自己某親人的病),當時我印象中最深的就是我娘家姥姥的腰疼,她整天一把一把的吃藥,腰疼幾十年了。所以我就想我姥姥的腰疼。等到我回家後,我和丈夫去看我姥姥時,她已經停藥了,她說有一天腰部忽然非常舒服,自此腰疼病就好了,就不用再吃藥了。我們告訴他們:這是李洪志師尊給你治好的。

我丈夫讀法給他們聽,我姥爺在那兒低著頭,讀了一會,我插了一句:姥爺,您在聽嗎?我姥爺仍是沒抬頭,說:快讀,快讀,來了很多佛道神聽,他們可別走啊。姥爺的根基好,一聽師尊講法,天目就開了。

我姥爺是個煙迷,一根接一根的抽煙,所以我姥爺經常咳,氣管炎很厲害。為此我姥姥他們倆整天為這事拌嘴,可自從聽了我丈夫給他念了一中午師尊的法以後,我姥爺再拿起煙就噁心。從此抽了一輩子的煙徹底戒掉了。所有的病也都不翼而飛了。從此倆老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樂的像個孩子

沒多久,我們家就成立了學法小組。我們早上四點多煉功,煉完功上班,晚上集體學法、交流。談的都是如何修心性、做好人,社會上那些官場爭鬥、貪腐的事根本沒人提。誰都知道修煉人要的是提高心性,純淨自己,常人的政治和那些烏七八糟的事,修煉人根本沒興趣,就連買菜、物價、這些切身利益也沒人提,誰都知道珍惜修煉環境,也不配在修煉的神聖殿堂議論。

隨著對法理認識的提高,修煉心性的提高,我身體越來越好:精力充沛、原來的腰疼也好了,雖然我二十多歲,但是也有了白髮,修煉了一段時間,我發現掉下來的白髮根部竟然是黑的,過了沒多長時間,我一根白髮也沒有了。

那時候真是一身輕鬆,好像全身每個細胞都在笑,樂的像個孩子。

修煉近二十四年來,從來沒有吃過一點藥,沒有過一點病,即使在邪惡的黑窩裏被非法關押八年,期間遭受種種折磨,經常絕食呼喚良知,遭熬鷹等折磨,被憋著不讓上廁所,幾個月在最熱的時候不讓洗澡等等,卻從來沒一點事(我知道這都是慈悲的師尊替我承受了),而迫害我們的那些刑事犯(她們自己叫二警察),卻經常吃藥、看病。他們知道是遭報應,所以吃藥時,經常謊稱自己去喝水。這麼多年無論她們怎樣折磨我,我卻連感冒都沒有過。那裏的民警也不得不說:法輪功祛病健身確實有奇效。

我得法修煉至今已二十四年,那種無病一身輕重獲新生的感受,那種明白了人生真正意義、洞徹宇宙真理後對師父和佛法感恩的心情是用語言無法表達的。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用師父的真、善、忍的法理衡量自己的一切言行,就能夠約束自己,戰勝各種利益的誘惑。

我切身體驗到了大法修煉對我生活中許許多多層面所產生的積極影響。就如政府相關部門當初對法輪功展開深入調查之後,所總結出的調查報告中表述的那樣:法輪功修煉於國於民,只有百利而無一害。我在實修中深刻的體驗到了這一點。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真相,法輪大法救度眾生,請您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的機緣,快來了解這部救世的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