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怨無恨 心懷善念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後師父為我調整身體,為我清除了附體,清理了折磨我多年的病魔,讓我感受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

我今年六十九歲,我的精力很旺盛,走路生風,眼明耳聰,做事伶俐,二十年未吃過一片藥。親朋好友都知道我煉功前被附體折磨,是個病秧子,煉功後身體健康。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給了我快樂的人生。

我走過了二十年的修煉歷程,懂得了修煉真善忍必須做到無怨無恨,才能消除生生世世的業力,才能修出大慈悲心,才能昇華思想境界。

一、不埋怨丈夫 教育好孩子

我和丈夫都是當初被邪黨迫害的「知青」,婚後卻感情一般。特別是我修煉後,丈夫對我不仁不義,我在他眼裏好像是低人一等,他老嫌我生兩個女孩,有事就衝我發脾氣,甚至拳腳相加。有一次,他知道我去妹妹家學法,我回家做飯稍微晩了一點,他用水把煤火撲滅,把水壺摔爛,把飯鍋錘爛,把碗打碎。

我回家看到地上一片狼藉,我二話沒說,收拾好廚房,立即做好飯菜,叫丈夫吃飯,鄰居誇我「潤物細無聲」。因為我是大法弟子,丈夫對我發脾氣,讓我過心性關,看我是否和他爭鬥,我守住了心性,不和他論理,並從內心感謝丈夫給我製造了一個讓我提高心性的環境。

我們家的煤房是公司統一建造的,前些年公司要拆掉我們的煤房,擴寬大門。因我們煤房位於大門側旁,我丈夫大罵公司領導欺侮人,要和施工人員打架。我勸他不要發脾氣,要顧大局,他罵我是蠢貨,舉手要打我,被人攔住。

煤房的東西要處理,他不管事,讓我一個人忙忙碌碌收拾東西,鄰居說我辛苦了,丈夫說我活該。擴寬大門是大家的願望,是為了住宅大院的安全,我認為顧全大局是大法弟子應有的姿態。丈夫是常人,他對我發洩,我能理解。事後他常提及此事,出口罵人,我做到不聽不理睬,我只為他罵人失德而惋惜。

有一次,他叫我去找他的工地合作伙伴要債,我覺得我去要債不太合適,就不想去,他發火了,一氣之下,拿起我的一本《轉法輪》書撕爛了。這次我嚴厲的指責了他,我說你可以打我罵我,可你絕對不能撕大法書,《轉法輪》是經書,毀壞經書,你是犯罪,護法神不會饒你的,你會遭報應的。我又說,你大男子主義,家裏事你都不做,家務事全由我包攬,我都不與你計較,今天你撕了大法書這個罪過,你怎麼償還?!我從內心感到你好可憐。他愣了,不吭聲了。

有時想到丈夫對我做過好多過份的事,心裏有些難過,但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應該明法理,知因果,就想到可能是前生前世我欠了丈夫的,這世我做他的妻子是來還債的。

我有幸修煉大法,我是來救度眾生的,丈夫也是要救度的生命,我只能善待他。我對他不怨不恨,關心他,他生病了,我耐心伺候他,維護好夫妻家庭關係是我應該做的。

我的兩個女兒是在大法中受益長大的,她們從小聽我讀大法,我教她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讀《弟子規》、《三字經》,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看真相資料,她們很聽話。讀書刻苦認真,都順利的考上大學,找到她們自己滿意的工作,兩個女兒女婿都相信法輪大法好,也都支持我修煉大法。

二、被人冤枉不記仇恨

二零一六年,大伯哥和嫂子來我家做客住宿一晚,第二天吃過早餐準備回家,嫂子突然想起她的金項鏈不見了,說是放在書桌上,找了好久沒找到,一口咬定我拿了她的金項鏈。我向他們怎麼解釋也不聽,我丈夫也不為我說一句公道話,他們生氣的回家去了。

然後,嫂子向大家庭人員投訴我拿了她的金項鏈,我有理說不清。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與常人爭吵強辯。師父告訴我們:「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1]。我想,出現這樣的問題肯定是衝著我的執著心來的。

我向內找,找到了自己愛面子的心,怕被別人說壞話的心。我決心修去這些常人之心,我從流淚強忍到坦然不想不理,到感謝嫂子冤枉我,她在失德,卻給了我德,讓我提高心性,讓我長功,我不但不能怨恨她,反而從心底感謝她。

二零一七年二月嫂子打電話來告訴我金項鏈在她自己家裏找到了,她說她錯了,實在對不起我!我告訴她不必內疚,我不會怨恨她,我從內心還得感謝她,因為她給我提供了一個修煉提高心性的機會。

三、鄰居家和睦了

我的鄰居因婆媳關係不好,家裏吵吵鬧鬧難得安寧。老婆婆七十多歲,感到媳婦脾氣大,很難相處,忍不住就爭論,家庭矛盾鬧的不休,老婆婆常向我訴苦。我告訴她真善忍是佛法,佛法可以歸正一切不正的生命與因素,叫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歸正她家那不好的場。

她不多說話了,做她該做的事,每天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給她看了很多真相資料,特別是那些婆媳關係的文章,她很喜歡看。漸漸的她找自己的缺點,她不囉嗦了,不操過多的心了,不想不好的事了。現在她家安靜了,家人和睦了,這是大法的「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2]帶來的幸福。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容法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