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家裏沒有火藥味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一年了,現在才真正體會到:事事能為別人著想,出現了矛盾、有了問題都能找自己的原因,是多麼高的境界。

我是個個性強,幹甚麼非常認真的人。我這種個性在外面處事時還能隨和點兒,一旦和丈夫有點不同意見,那就特別較真兒了。修煉大法前根本意識不到,修煉後在這方面也查找過自己,也改了很多,可是總覺的和他的關係不是那麼溶洽,達不到互相尊重。雖然我想努力做一個好妻子,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但是做的遠遠不夠,苦苦找不到原因。

去年八月份,兒媳婦要生孩子了,叫我去伺候月子。來到兒子家,除了做家務也能學法,可要想和兒媳婦處好關係,就必須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聽師父的話:「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1]在兒子家和他們相處的過程中,我發現兒子幹甚麼事都不符合兒媳婦的要求,兒媳只要一說話,火藥味就十足,兒媳埋怨、不信任、瞧不起、要求、強迫,是兒子的家常便飯,家庭氣氛很緊張。

我看在眼裏,疼在心裏。可我是個煉功人,不能挑撥是非,說說勸勸作用也不大。

我在思考如何解決這種局面時,想起了師父的話:「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2]剛開始找不到問題的原因所在,我暗下決心,必須聽師父的話,就找自己,不能說兒媳婦的壞話。找來找去,我一下恍然大悟,兒媳婦的所作所為不正是活脫脫的我嗎?

我和丈夫結婚已經三十五年了,想想這些年來我倆之間的矛盾、爭執等等,原因都是因為丈夫做甚麼事我都不放心,千叮嚀萬囑咐,幹甚麼事都得依著我的來,聽則罷,不聽就生氣。在我心目中,他幹甚麼都不如我,根本就瞧不起他。埋怨、指責是常事,丈夫不吱聲還好,只要一還口,必定是爭吵,甚至導致打架。我總是拿丈夫的短處跟自己的長處比,總覺的丈夫沒一點兒優點。有時管得丈夫不服氣,他對我說:「你是遙控,我是電腦。」聽了他的話我根本不去理會。我想:反正我沒有壞心眼兒,都是為你好。我想把丈夫改變成一個一模一樣的我。

通過向內找自己,我真的從內心認識到自己錯了。看到兒媳對兒子的所作所為,我心疼兒子,如果我婆婆還活著的話,看到我這樣對他兒子,婆婆是不是更傷心啊?想到這裏我心裏難受極了,不由的淚如雨下,這麼多年丈夫太可憐了,雖然我不是有意欺負他,可總是控制他不讓發揮他自己的能力,丈夫就這樣委曲求全過了大半輩子。

找到原因後,我下決心要改變自己。丈夫是一家之主,只要不幹違法的事,放開手叫他幹。當我從心裏放下的時候,發現丈夫有很多優點:能吃苦,判斷事情的能力超前,孝敬父母,心疼妻兒,不記仇,能化解恩怨,不看重利益,遇到不順心的事能想得開,特別是在錢的問題上,掙多少錢都給我,至於怎麼花從不過問(當然我也會理財,他也信任我)。

我改變了,也知道如何勸別人了。在和兒媳婦閒談的時候,我把以上的事告訴了她,我說家庭要想和睦,有甚麼事夫妻之間要商量著來,不是一方壓倒另一方,或是誰命令誰,或是把自己的想法、做法強加給別人,那樣會管得對方爆炸的,即使不會離婚,也會讓家庭不和。

和兒媳多次交流、溝通,她說我說的有道理。兒媳改變了做法。

我又勸兒子:以後有甚麼事要商量的時候,心平氣和的把道理說出來,別人覺的有道理,會同意的。不要耍態度,那樣會傷和氣,也會傷感情。

在我的勸說下,兒子家裏的氣氛變了,再也沒有那種火藥味了,能平心靜氣的商量事情了。

伺候完兒媳的月子回到自己家裏,發現除了衛生搞得不是很好,其餘都很好。我從心裏佩服丈夫:又種地、又賣菜,回家還要做飯,特別是腌的酸菜真好吃,味道非常正。結婚這麼多年,腌酸菜都是我的活,他從來沒幹過,這回他只是從電話上問我怎麼腌,就腌得這麼成功。

我和丈夫現在互相尊重,相敬如賓,丈夫幹甚麼我都積極配合,他說咋幹就咋幹,有些事情丈夫拿不定主意時和我商量,我都善意的提出自己的看法,家庭氣氛溫暖祥和。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這一輩子都不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是師父和大法讓我有了溫暖的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