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新學員:我的世界變的明朗開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慶祝513明慧專稿)我是二零一三年底在日本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那時是來日本工作生活的第十六個年頭。我做計算機軟件開發工作,還註冊一個小公司,有穩定的客戶,收入比一般上班族高一些,沒有甚麼搞大事業發大財的想法,生活也算衣食無憂。

但是,我無理由的就覺的生活很無聊無趣,覺的人的一輩子就這樣過下去沒甚麼意思,所以常去居酒屋(小酒館,一般為男性公司職員休閒的地方)喝酒,平時在網上炒炒股票等尋求刺激,結果是越來越覺的生活空虛。看修仙小說時很羨慕修煉的人。但由於在中國從小受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教育,不相信現實世界裏存在修煉的事。

偶然知道在一起工作的一位同事在煉法輪功,我就上網去看《轉法輪》電子書。看到「心性多高功多高」[1]等法理,覺的這門功法像是真的能讓人修煉的功法,接著又聽師父廣州講法錄音,明白了很多讓我日常煩惱的事情是怎麼回事,很多糾結的心放下了,心情變的輕鬆了,自己的世界一下子變的明朗而開闊了,知道了人為甚麼來到人世。從此生活有了真正有意義的努力方向,於是抱著一顆真正得道的心,下定決心要修下去。

參加集體煉功有回家的感覺

開始學法煉功後,我就到東京都代代木公園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學法。這個煉功點,就在公園的草地上,每週六上午九點開始煉五套功法,接下來席地而坐學法,學《轉法輪》。一般每次學一講,學完後交流。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沒有間斷。

記的頭幾次去煉功點煉功,煉靜功兩眼閉上後,心情很激動,自己真的和大法弟子們一起煉功了,感覺很榮幸,好像第一次對「榮幸」這個詞有所理解了,就感覺到陽光暖融融的,聽到煉功音樂感覺又親切又神聖。當時是二、三月份,在日本還是最冷的季節。記的那時腦海裏出現一個聲音:「佛光普照」,真的像在神佛的世間裏。師父講過,法輪功的煉功場,「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1]這一刻當然是在佛神的世間裏了,有一種回家了,安心了,心裏踏實了,很幸福的感覺。

兩手拉開時,感覺到有清爽的風吹著自己,好像自己坐在高空的雲裏一樣,坐不正會摔下去的感覺,拉開的雙手就像翅膀一樣,好似自己在飛翔,特別舒服、神聖。整個煉功過程中幾乎沒有想平時生活、工作中的那些瑣事,感覺時間過的很快,還沒過多久就聽到師父說「雙手結印」的口令了。當時想,這個煉功音樂和我從網上下載的不一樣吧?好像有點快,這種記憶非常深刻。和同修交流時,同修告訴我,這應該是入靜的狀態了。

最近這種感覺少了,但是和在家裏煉功的效果比還是很明顯的好很多,煉靜功,對我來說一直都是比較苦的。煉功到第三年才能雙盤。開始也就能盤五、六分鐘。在煉功點上,第一次做到了雙盤一個小時那天,我真的太高興了。我大概的統計了一下,現在在家煉功一個星期到二個星期裏也就只有一次能雙盤一個小時,而在煉功點上,大概四次煉功有三次能雙盤一個小時,而且在煉功點煉動功時,心一直都比較靜,有雜念的時候少,而在家的時候就不行。比如有一次在家煉動功,煉功中,思想上就在安排第二天工作要做的事,等覺的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一個小時的動功很快就結束了,不知自己是怎麼煉的功。這肯定達不到煉功的效果。

有一次在煉功點煉靜功,煉到大概四十分鐘時,腿痛的很厲害,心就靜不下來了,心裏想:現在在我的周圍大概就有一些神在看著我在這受罪,人家都是大自在,我為何這麼苦呢?主要原因就是自己這顆常人心造成的,一定有很多很多不好的東西等著我去修掉。想到這,在我腦海裏(還是空間場裏,說不清楚)突然顯示出我在自己的工作場中存在的那些人心,如安逸心,不慈悲的心,顯示心,名利心,爭鬥心等等。

這讓我很震驚,因在這之前,一點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還一直覺的最近自己工作做的挺好,怎麼一瞬間就能非常具體的知道這些人心的存在形式,非常清楚的和事實都能對應上。心想今天一定是師父讓我看到了這些個執著心,淺悟到就是自己還有這麼多錯綜複雜的執著心存在,不好的觀念的存在,才使我在煉靜功時總是這麼痛。我知道把這些心滅掉後就會有某種程度的昇華,可我不知如何能很好的去掉。於是就想像著自己手裏拿著一把刀,還有雷電甚麼的都向那些執著心劈去,身體還不自覺向前倒,幫助使勁似的。這時,煉靜功中往後的二十來分鐘裏就不覺的腿有那麼痛了。精神、意識真的和看的見的物質是一性的。

有時候早上去煉功點,一看天氣很好,心情也好,心想今天雙盤一個小時肯定沒問題,就真的沒問題。平時加班後回家,心想這麼晚了,能煉四十分鐘就不錯了,結果三十五分鐘就痛的把腿拿下來了。

最初曾想,在煉功點和在家裏煉功感覺不同,也許是精神作用,近來才淺悟到師父在法中講過:「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的法理,有自己精神上的問題,那也是和物質是一性的,和摸的到看的到的物質起一樣的作用,同時那裏有同修們煉功產生的能量場,有師父法身,還有正神在,那是一個巨大的正的能量場。

師父在法中講過:「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1]「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1]自然在煉功點煉功就比較容易入靜,起碼煉功時不會有很多雜念。

現在沒有特殊事情或天氣不允許,我每週都會去煉功點煉功、學法,有很長一段時間了,由我負責播放煉功音樂,所以我經常是第一個到。從家裏到煉功點大概需要一小時十分鐘左右,我常常提前二十到三十分鐘到。因為煉功點是在露天草地上,下雨時有時會躲在樹下煉功學法。也有的時候我到達煉功點時雨下的很大,沒法煉功,就回來了。這一天在來回電車上的兩個多小時一般都是學法、背法,也就是說基本上沒有白去。

在煉功點同修們多次給我糾正煉功動作,很多修煉初期的問題,在那裏問問同修也就解決了,很多交流對我都有很大幫助。我在煉功點受益非常大,非常感謝師父的安排,非常感謝同修們一起創造的這個集體煉功環境。去年底我們煉功點的同修們合影給師父拜年,照片登到了明慧網上了,我們太高興了!

說說修執著心的過程

師父在法中講:「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自己的常人執著心太多。不去的話,在修煉路上簡直是寸步難行。而且一上來好多執著心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個的難關,比如戒酒呀,戒賭(一直熱衷於炒外幣,做期貨,炒股票),還有電腦、手機遊戲、修仙玄幻小說、韓劇等等,哪一個對我來說割捨起來都不容易。好多執著心沒有師父的加持不可能去掉。

一、戒酒

修煉以前和幾位工作上有往來的日本友人常常一起去喝酒,有時說是請人家喝酒,可結果是人家陪我喝,應我的要求還要到酒水比較好的、比較專業點的居酒屋,如果不太清楚這家店哪一種酒好喝就每一種嘗一杯,最後選定一、二種喝,時間長了對日本的各種酒都比較了解了。

說我戒酒了,友人無法相信,他問熟識的酒店的人:「你相信他(指我)能戒酒嗎?」人家說不相信,我說我也不相信。沒有師父的加持我不可能戒。

開始學法煉功時不知道要戒酒,學了一段時間才知道應該戒酒。可馬上就有一次比較重要的應酬,請新結識的客戶吃飯。請客戶吃飯,覺的不喝酒不好,想少喝一點吧,結果喝了一杯後就很不舒服,和我記憶中的那種酒的味道也不一樣了,胃也不舒服了。從那以後想先戒幾個月看看吧。只這麼一想就戒了。

我的家族中,長輩們大都是很喜歡喝酒的。記的很小的時候,奶奶喝酒我總要用筷子去蘸一下嘗嘗。上高中時,第一次喝白酒,一下喝了有半碗,竟然沒醉。國內的親戚要知道我能戒掉酒了都不會相信的。可我的酒癮沒覺的痛苦就戒掉了。

有時覺的執著心去掉了,但思想上還常常翻出來。戒酒也是,戒酒一年後,還在夢裏夢到喝酒。這種情況我就得在行動上強制禁止。時間長了,通過學法煉功也就淡化了,翻出來的頻率越來越少了。

有一年過新年,家裏做了很多好吃的菜,媳婦把我們來日本時同學贈送的五糧液拿出來喝。開始我有點擔心自己會忍不住,可是當聞到酒味時並不覺的怎麼好聞,反而有點煩。果然沒事了,一點沒喝。沒有師父的加持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二、去爭鬥心

修煉以前常常在通勤的電車上和陌生人發生視線上的爭鬥,有時回家還氣的夠嗆,有時過來一個週末休假日了還過不好。在電車上也和人動手打過架。修煉後,我知道了這其中的道理,知道如何對待這些事情了,這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自己是煉功人了,再碰到這事要和善對待,對自己來說是消業、提高心性的機會,結果電車上這種事情再也沒有了。自己周圍的環境變了。知道自己在這一點上確實有了提高。

去年的八月到十一月,我在一個客戶現場工作。工作很輕鬆,白天有大量空閒時間,我就從那時開始背法了。我的座位左右是兩個中國人,平時他們不忙的時候就給他們講真相。效果挺好,很順利的都「三退」了,大家關係也非常融洽。又一次讓我自我感覺好上來了,有點沾沾自喜了,心想我應該去中國人多的現場去工作了,是不是見一位就能救一位啊?

十二月份開始,按照客戶的安排,換了一個工作地點。這裏的業務和最終客戶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到了現場發現,周圍的中國人非常多。記的那天我要用的兩台電腦初期設定都有問題,其中一台進系統的密碼都不知道。雖然和我無關,但是給現場的負責人造成很大困惑,耽誤很多時間,而且聽口氣我比一般的外來合作人員的合同費用都高,據說他們用我要賠錢的。我想那周圍的人就會對我產生妒嫉心,挑剔我吧。負責人對我的態度也開始不耐煩了,我問一些如何辦理獲取資料和開發工具等方面的手續問題,他都很不願意理睬我,讓我等著。估計他把這事交代給了一個很年輕的職員。我不知情況,那個年輕人一過來就問我:「你想做甚麼?」突然來這麼一句我覺的很不禮貌,我問是某某交代你來找我的嗎?他沒回答我的問話,就是很不耐煩的說:「你就說你想幹甚麼吧!」

要在以前的話,我的火氣會馬上上來的。當時心裏想:「來了!我現在修煉了,這不算啥了,提高的機會來了!」可能師父是回應我潛意識裏有那麼一點模糊的要求──求師父給我提供一個好的修煉環境。因為這種會讓我發火的事確實有很多年都沒出現了。

我當時態度很好的和他說話,儘管心裏還是有點氣。過後想想自己做的還不錯,修煉以前我做不到。

我記住了師父講的:「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1]看來我也修出了一點緩衝餘地了吧,自己心性得到了一次提高,得感謝人家。

他當時是當著大家的面給我難堪的,估計他會認為是得罪我了。過了幾天的一個早上,在上班路上和他走對面,我像看到老朋友一樣發自內心的向他問好,這讓他很意外。後來和他關係處的很好,他業務很熟練,給了我很多幫助。

對現場其他人也是一樣,對有些人的臉色和不太友好的態度,我都像不存在一樣,很開朗平和的和大家相處。那個負責人還是多次找我的毛病。有一次見我發大紀元報紙,他的態度很不好,不讓我發,我笑笑沒和他爭執。表面上不一定是我的問題,但我覺的作為煉功人,向內找一定有我的問題,首先不應該當著客戶們的面在工作場所發報紙。他不在的時候我發給中國人,先問對方:「有包嗎?放包裏,現在別看,上下班車上看。國內又出現禽流感了。中共為了兩會不公開報導,拿老百姓的生命不當回事。回國要注意安全。」大家能感覺到我的誠意沒有拒絕拿報紙的。

工作上,能夠在某種程度上放下常人情,做事完全從工作出發,漸漸的大家與我很配合,工作進展順利。作為項目的一個負責人,現在這個項目的進度、工作安排由我負責,客戶方的人員也服從我的工作安排,各種文檔的格式也都是我先做出來大家使用,沒有經驗的一種新的編碼工具也很快上手,幫助組員解決很多問題,感覺現在思維很敏捷,和三十歲左右沒甚麼區別,體力也好,連續加班也不睏,比項目小組裏的其他同事工作時間都長,而且一直精力充沛,很快就對業務理解的很深。就在兩個月不到時間得到客戶的信任。我悟到,這都得益於修煉大法,大法是威力無比的法寶。可以解決一切常人中的困難。

我覺的在爭鬥心上我這次又過了一個小關,比以前又提高了吧。但是上面提到煉功時突然給我顯現出的安逸心、不慈悲的心、顯示心、名利心是怎麼回事呢?我作為這個項目組的一個負責人,組員中有的人工作能力有點不足,也有工作態度的問題,在完成一個系統功能處理臨近上線前,被客戶指責系統有一些不足的問題,要儘快解決才能上線。因為時間緊,我自己用休息日加班解決了,內心出現對組員看不起、不信任、排斥的心。另外雖然組員經常加班,可計劃中的進度還是經常延期,也被負責人幾次批評說我做的計劃不合理,工作時間安排的太緊。

我想向大家證實一下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於是在下一階段的工作安排裏,本來可以分配給組員的工作,我就分配給自己做了。我想這有以下好處:可以提高品質,出錯少,不用再多加班幫助組員改錯,有信心把我擔當的那部份很快完成,證實一下我做的計劃的合理性。這樣接下來一段時間,工作上會輕鬆很多,客戶對我評價也會更高,對自己公司營業會有好處。

事實上正如自己估算的一樣:我用一天多點的時間做完了組員五天左右計劃開發的工作。於是準備下次開會時和負責人反應一下這個情況。

上面講的在一次集體煉功中讓我看到了許多執著心,按我這種工作安排,是為了暫時的安逸,有安逸心,覺的別人水平不夠,不好合作的人就不用,少用,還想向上面彙報,這哪有慈悲心哪?向客戶顯示自己,就是顯示心;想給自己公司帶來更多的工作機會,這不就是名利心嗎?都清清楚楚的顯現出來了。還悟到我想要證實自己貶低別人,是爭鬥心,只是形式變了,實質上自己還是為了常人的名利去跟人家去爭去鬥了,還不如常人了,層次怎麼能提高呢?盤腿不就應該痛嗎!打坐中師父讓我看到了這些執著心,使我沒有在行動上犯更大的錯,及時改變了自己的打算,工作日程表也做了調整,每天用開早會的時間多交流、檢查,督促指導組員工作。用真正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和大家一起好好合作,把下一步工作做好。

另外我淺悟到,對於我們上班族來說,一天有一半以上時間在職場,那裏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的場所。處處時時都有提高的機會。

三、去貪財心

我在修煉以前做過期貨,還一直炒外匯、炒股票。比如,幾年前參加一個大手商社社內管理系統的開發項目,在那個現場遇到好多原來一起工作過的中國人。於是我們其中幾個中國人每天下午三點左右到工作現場附近的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聚會,大家坐在一起談當天的股市呀,行情呀,今天做的如何呀,賺了還是賠了多少錢呀等等。

有一個朋友說過的一句話給我印象很深,他說:「又和你們這幫小子在一起了,今年肯定又白幹了!」意思是都得把錢扔股市裏了。我記的還給他們提一個當時自己覺的挺好的建議,說我一年內定下限一百萬日元,虧光了就割掉注文,等下一年再做,不會虧的太多。這種害己害人的事,現在都戒掉了。但是最近發現這執著心會以不同的形式表現出來。大概兩個月前,臉書(facebook)上的朋友圈裏有一個大概是歐洲哪個國家的一個女學生來信,大概意思是,除了她以外她全家人都被害了,希望我幫她把她父親留給她的錢轉到日本,她給我多少服務費。我猶豫了一下,覺的這種事不符合煉功人的標準,師父在講法裏有提示,我不是警察,也不是這方面專業工作者,煉功人這種不是自己勞動所得的錢也不能要,我寫信回絕了。

不久朋友圈裏又有一個據他自我介紹是迪拜的某銀行的負責人,來信說他的客戶在最近某空難中遇難了,那個遇難的客戶的姓名和我很相近,希望我和他合作,讓我假冒那位客戶的親屬,把無主的錢分了,大概是這個意思。我一聽就毫不猶豫的立刻把這位從朋友圈裏請出去了。

最近我偶然幫會計給一位新員工做工資表時,發現一位老員工的工資表上的excel計算式有錯誤,造成幾個月前的一次工資少發給他幾萬日元。我立刻把這事和會計核實後補發給了他。我悟到即使員工本人、會計都不知道,這錢不是我的,就要看我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很巧,沒幾天我偶然看公司賬時又發現:一個月前匯給協力公司的錢少了幾萬日元,問會計(我媳婦),她說可能是那家公司的申請書寫錯了,她不太知道詳情,因為最終客戶以前確實有一個月給這家公司調價減少幾萬,但是說好了只是調價一個月,一個月後再調回來,可能他們理解錯了。我覺的煉功人更要有誠信,立刻和對方聯繫。結果人家核實後說請求書沒問題。那就是我媳婦的疏忽了。

遇到上面這些事情時,腦裏一直反覆想起師父在法中講:「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1]

以上是我在去執著心的一點淺悟,也有很多沒有過好關的體驗,好在修煉的方向明確了,時有跌倒的時候但是能爬起來向著正確的方向走了,感謝師父對我一直以來的呵護、點化。

我盼望著自己早日把這些常人的執著心儘快去掉,能早日真正同化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