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兒子受難中 我走入了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慶祝513明慧專稿)

一、兒子受難中,我認識了大法

我今年五十七歲,家住山西農村。我兒子從小身體不好,經常拉肚子,很瘦。二零零零年他大學畢業,剛參加工作,就接觸了法輪大法,他覺的好,就開始學煉,幾天後,再也不拉肚子了,身體也變好了。

他回家告訴我們:「法輪功真好,修煉真、善、忍,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是江澤民太壞了,迫害好人,偽造自焚案,不讓人學。」他爸一聽就火了,「你還敢跟國家作對……」兒子也不跟他爸頂嘴,但他就是要學,還在私底下悄悄跟我說:「這個功法可好了,尤其是對身體好,我給你個錄音機,你就在家聽師父講法,我教你怎麼煉功,別讓我爸知道,也不要怕。」我說;「好吧,別讓你爸知道就行。」於是我就聽法煉功。

我兒子邊工作邊洪法。但是我沒有聽完一遍講法,五套功法也還沒有全部學會,我兒子就因為煉法輪功被單位開除。他不想讓家裏人知道是被開除的,說是那個工作不怎麼好,沒有前途,他要去大點的城市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就到我女兒上大學的城市找了另一份工作,但是總也幹不長,三天兩頭的就被騷擾被開除。我們村不知道哪裏來的風言風語,是說我兒子煉法輪功被開除甚麼的。他爸氣的就一個電話要把兒子叫回來,但是兒子就是不回來。

兒子回來後,他爸關起門在家拿很粗的彈簧繩打他。我進不去房間,在外面聽的直落淚,孩子的背被打的腫了很高,皮開肉綻血淋淋的,好長時間只能趴在床上,痛的無法入睡。做了那麼多年的學生,沒有受過甚麼大苦大難,哪能經的起這麼毒打啊。我當時就不明白,常言說「虎毒不食子」,也不至於這樣打自己的孩子啊。這人咋就下的了這麼重的狠手!這讓我很受觸動,那個時候我也知道大法很好,都是江魔頭太壞了,迫害好人。但我還是不敢學法煉功。此後的幾個月,兒子一直被關在家裏不許出門。我也被強行要求不許煉功。

二零零三年正在鬧「薩斯」,我女兒又突然胃出血住院了,出院後身體就沒好起來過,成天看病吃藥。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家親戚就來通知我,警察在找我兒子,讓我兒子趕緊躲起來。他爸氣呼呼的說:「躲甚麼躲,共產黨把他養大,還敢跟共產黨作對,我還要親自把他送進去,讓黨好好教育教育他。」我就很擔心兒子回家。

後來據我女兒跟我講,在兒子的住處,兄妹倆一起吃飯的時候,上來一個兒子在當地認識的所謂朋友,說是還給他一個東西,打開一看是法輪功的書,同時,突然闖進去一群便衣警察拿著警棍,一進門就按住我兒子,那個所謂的朋友很快就順門溜出去了。緊接著他們就都被帶走了。女兒回來安撫我們,說是她哥哥沒有做違法的事情,警察也說不會有甚麼大事,過幾天就放出來。但事實並不是這樣:兒子很快就被綁架到看守所關了一週,緊接著莫名其妙的我們就接到了兒子被勞教一年半的決定書。當時我覺的天都是灰的,我這一兒一女怎麼都這麼命苦啊!

我跟他爸趕到外地的勞教所,兒子已經是鼻青臉腫的幾乎看不清臉,走路都不俐落,一看就是受了嚴重的傷,我內心就跟刀割一樣難過。就這樣,他爸上去就重重的給了一巴掌,然後坐在地上嗚嗚的哭起來,當時就暈倒甚麼也不知道了……我受不了這樣的壓力,再加上他爸的強烈反對,我也沒心思再聽法煉功了。女兒擔心警察來搜家,讓我把書都藏起來,於是我就在屋簷下挖了一個很大的地洞,把師父的講法書和磁帶包了好多層放進地洞掩埋起來。從那以後,我家就不得安寧了,那些派出所的人經常騷擾我家。

一年後,兒子被釋放回來了,變的不愛說話了,我們都以為他一定是放棄煉功了,大家都不提以前的事情,就希望平安生活。兒子去了更遠的城市找工作去了,雖然沒有出現之前那樣讓人心痛的事情,但是警察隔三差五的上門騷擾還是讓我們很緊張。

二零零八年,警察又跑到我家來,跟我們講現在外面不安全,他們要保護我兒子甚麼的,讓他爸把孩子找回來給他們見見,聊聊。他爸信以為真,還說,「咱也不幹壞事,警察也是為咱們好,得讓他回來,給上邊一個明確的態度。」成天想辦法找兒子,搞的女兒、兒子的朋友、同學都不安寧。但我們還是聯繫不到兒子。

二零零九年,兒子帶回來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問我喜不喜歡,說是想結婚了,我跟他爸很開心,總覺的成家的人了,做事就不會那麼冒失,以後就不會有啥事了。我們趕緊操辦婚禮。但是我因為身體越來越差,難受的不行了,他爸就成天帶我往醫院跑。最痛苦的是,我因為子宮肌瘤引發的持續出血已經導致我嚴重貧血,必須趕緊做手術了。正當我準備去住院的時候,接到兒子的電話,說是媳婦很快就要生了,讓我去幫忙。照顧媳婦是我的責任啊,不能不去。其它就不管了,隨其自然吧,就買票去外地照顧媳婦。

正好親家母也在,這時我才知道,兒子從來都沒有放棄過修煉,媳婦的娘家全都是修煉人,他們天天在一起煉功,晚上學法。媳婦性格脾氣很好,人雖然很瘦,但是身體很棒,尊老愛幼;親家母也很熱情,經常動員我學法煉功,但是兒子被迫害的事情總是像個陰影,我總也不敢走進修煉。這個過程持續了一年多,才慢慢走進來,但還是不願意讓兒子知道我想煉功的事情。每次都是偷偷摸摸的跟親家母學。過了沒多久,伴隨我幾十年的失眠、神經性頭痛、慢性腸胃炎,膝關節痛等大小毛病都不翼而飛,法輪功祛病效果真好啊!我太高興了,就告訴兒子:「我也煉功啦!」兒子很開心。經常我們四、五個人集體學法煉功,孩子坐在中間玩,全家人相處很和諧,婆媳之間也從來沒有紅過臉。這太好了,一直到現在,我們個個都是修煉人,沒有再生過病。我從內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拯救了我!

二、女兒初得法 母女共同精進

雖然身體好了,我也知道大法好,但我就是不明白,這麼神奇的功法為甚麼政府要反對?而且迫害還這麼嚴重?師父那麼慈悲、那麼神通廣大,為甚麼弟子們還會受苦受難甚至失去生命呢?我兒子從小善良,不做虧心事,為甚麼還被害的這麼苦?兒媳婦也是知識份子,修煉時間長,知道的多,我帶著這些疑問請教兒媳婦。她很耐心的跟我講了很多真相,帶我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還給我看《九評共產黨》,我從內心明白了這場迫害的原因不是簡簡單單的人對人的迫害,我就請媳婦幫我做了聲明:曾經對大法的懷疑以及不正的想法言行全作廢。

記的有一次,我的胳膊疼的特別厲害,幾乎抬不起來,無法煉功。於是我就堅持打坐,大汗淋漓,感覺很痛苦,這樣疼了一夜都沒有睡覺。親家母嚇壞了:「要麼等你兒子回來,帶你去醫院看看吧。」我說:「不著急,再忍忍吧。」剛說完這句話,疼痛立刻就減輕了許多,慢慢的,我的胳膊又抬起來了,就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大法太神奇了。回想這幾年,我沒生過病,沒吃過一粒藥片,身體很結實,都是師父賜予的,我從內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我這個人悟性很差,一直以來,都走不出兒子被迫害的陰影,也就不怎麼精進,更不敢出去發大法真相資料、講真相。女兒從二零零三年胃出血開始,十年走過來,她也變成了一個醫生,但依然渾身是毛病,就給自己搞了個藥櫃子,她經常嘲笑現代醫學治不了病,自己難受的不行了,就說「醫者不自醫」之類的話。說起大法,但她總是不讓提,處於不參與、不評價的狀態。我知道是他哥哥被勞教的事情對她內心傷害很大。

二零一四年夏曆新年,做醫生的女兒來兒子這裏,跟我們一起過年,初二晚上,女兒從同學家回來,就拉著她嫂子說,「聽我同學說她姑姑煉法輪功治好了肝癌,法輪功還能治病啊,肝癌都能治好,我這毛病對法輪功來說,小菜一碟啊,是不是這麼回事?」她嫂子吃驚的看著她,說「我先教教你,試試看吧。」這孩子一抱輪,就渾身發熱,手上打轉了。兩天之後,她去外省上班,我跟兒子、媳婦商量了一下,就跟親家母一起去女兒那裏,和女兒新同修一起學法煉功了。

第一次學完法,她看著剛煮好的中藥湯,問我:「我覺的身上好舒服了,那我這藥還吃不吃呢?」我說:「你自己看著辦吧,怎麼都行。」她說:「我這花錢買來的,又花心思煮了的,不吃好浪費。」就一口氣喝下去了。後來她每天下班回來,都跟我們學法煉功,也忘了要去煮藥吃藥了。還激動的不停的掉眼淚,感嘆這法太好了,能不能多煉功、多學法啊。由於我當時學法不多、悟性不好,我說這都夠了,煉功是每天一遍,有時間可以多學法。

我們來的這些天,她天天不是感冒流鼻涕,就是拉肚子,腰上還起了菜盤子那麼大一片的皰疹給我看,還尿了兩天血。但都不是很難過,反倒很舒服,很開心。我看著她身上神奇的變化,內心很觸動,週末我看她收拾屋子,整理出兩大袋子中藥,還有一箱子西藥,對我說:「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已經沒病了,這些藥我要把它們扔掉。西藥就拿單位去,看誰需要就給誰。」

兩個月後,我再次來看望女兒,她總是說:「你們為甚麼不早點給我講真相,為甚麼不早點告訴我法輪大法好,為甚麼不告訴我學這個就可以病好,這麼好的功法,就在我眼前我卻視而不見,受了這麼多年的罪。」我說:「哎,你媽笨啊,修的不好,你不讓提,我就不敢說了,應該換個方式跟你講講大法的美好。」她問我要怎麼樣才能報答師父的洪恩,師父喜歡甚麼?我說師父甚麼也不要,咱們做好三件事,就是報答師父。她說自己已經在單位洪法,還使一名患者成為新學員。那位新學員很能幹,他們自己買了耗材,做《九評》和真相資料,不分白天晚上的,有空就一起去外面發。有人想學法,他們就自己做了《轉法輪》,給新同修提供。

她說:「師父要我們跟上正法進程,講真相多救人。雖然《九評》還沒來得及看,但我知道這些都是救人的,就先發了再說。」她還帶著我面對面的跟陌生人講真相。

看到女兒這麼精進,我頓時汗顏,這麼些年,強大的怕心讓我戰戰兢兢的走進大法,更別說出門發資料了,我於是主動要求她倆帶我發資料,教我做真相書和《轉法輪》,堅定的邁出救人的這一步,我也堂堂正正發資料了。

女兒很有辦法,買了各種假髮和眼鏡,經常裝扮的我都認不出來,去不同的地方發資料,有攝象頭照著,也不怕。

三、你精進我精進,配合救人多

回到兒子家,我把女兒精進的狀態跟他們說了,兒子媳婦都很受鼓舞,都感嘆是後起之秀啊,我兒子流著淚說這麼些年,妹妹為他心裏受了不少苦,妹妹能得法一直是他很大的心願,今天不但精進悟性好,這麼快就講真相救人了,很了不起啊,這是提醒我們要精進,也要多救人。在一次學習師父講法中看到:「在再難的情況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1]是啊,我生在正法時期,不救人怎麼能行?這不是不聽師父的話麼?!我至少得出去發資料。

我們也買了設備和耗材,我就在家做飯、看孩子、打印資料,有需要大法書的,我就在家給做。孩子們休息的時候,我們就出去發資料,第一次我跟兒子、兒媳婦、親家母一起去發資料,內心突突的,拿著資料就覺的兩腿顫抖,手也不自主的抖動,更不敢說話。我想我是出來救人的,這樣緊張就不對,於是我就趕緊發正念,很快我就平靜下來,發資料也很順利,也不害怕了。回家以後,我特別高興,不但更加神清氣爽,身體也輕飄飄的。

在兒媳婦的耐心指導下,我很快學會了打印資料。白天他們上班去,我就在家做家務,帶孩子,打印資料。週末的時候,叫上親家母,帶上孩子,兒子、媳婦輪著開車,一起出去發放真相資料。從那以後,我們一直保持著這個狀態,平時我打印資料,週末大家一起出去發,孩子在車裏很安靜,也不鬧。我們配合的很好,每次帶的資料也越來越多。我深切體會到救人是我們的重大責任,也是我最願意做的事情。

記的在鄉下幾十年的生活中,我和兒子的善良、熱情、真誠的待人態度,在全村人心目中留下很好的印象。那些年,因為全村人都知道我兒子被迫害的情況,我回去也不敢講真相。但是在最近這幾年的修煉中,通過加強學法,一家人集體學法,我越來越感受到,我們全家是鄉下那些熟悉的村民們得救的唯一希望,都在等著我們救度。

多年以來,兒子一回家,就跟他那些小時候的玩伴、親戚朋友們講法輪功真相,講「三退」。這兩年,在師尊的加持下,我也開始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回老家陸陸續續的找出我那些小姐妹、親友和鄰居們,給他們做了三退。我其實不是很會說話,但是一見到他們,我就能滔滔不絕的講出很多真相,不知不覺就退了好多人,他們同意三退的時候,我經常會禁不住掉下眼淚來,又一個生命得救了,這都是師父在做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