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紜亂世 心中有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一九九八年一月放寒假,我回母親家,得知父母都在煉法輪功,已經煉了幾個月了。當時我並不了解這個功法,但是從父母的精神狀態上,感覺這個功法不錯。

他們是六十歲的人了,走路很輕快,特別是父親,我從小到大一直看著他在吃藥,幾乎是每天都在吃藥。「鎮痛片」是一種西藥片,止痛的藥,是父親的家常藥。父親有一個老式的木頭箱子,裏面裝的全是藥,用黃紙包的中藥包,一摞一摞的擺在箱子裏。因此,我從小就認識了很多味中藥。感覺他生活的很痛苦。

父母都是退休教師,這次回家,看到父母的精神狀態和以前大不一樣,整天樂呵呵的,氣色也很好。他們說煉功後身體好了,再也不用吃藥了。父母急切的向我介紹法輪功的好處,我能理解父母的心情,他們想把最好的東西介紹給子女。但當時我並沒有那麼太感興趣,因為我覺的練氣功那是老年人的事,我當時才二十五歲。

他們給我請來《轉法輪》讓我看,我翻了幾頁就放下了。父母每天早上去煉功點煉功,北方冬天的早上很冷,零下二十多度。他們穿著厚厚的棉衣,父親拎著錄音機,披星戴月的走出家門,等他們煉功回來,我才起床。但我感受到他們內心的愉悅。

幾天後,我閒著沒事,又拿起了《轉法輪》這本書,我從頭開始認真的看了起來,書中講的內容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講的道理太好了,用淺白的語言講出了深刻的道理,講出了人生命的意義,人類的起源,宇宙的變化,為甚麼要做好人,怎麼樣做一個好人,人為甚麼有病等等。這些都是在書本上從來都沒有看到的,聽到的。我真想一口氣看完這本書,飯都不想吃。我很認真的跟父母說我也要煉法輪功。

晚上,父母領著我和姐姐到一個法輪功學員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共九講,看了九天。我們在學員家的客廳裏坐著看錄像,學員準備了很多坐墊,大約有十多個人。每天一到學員的家,就有一股能量打過來,那麼舒服,那麼溫暖,一股善的能量。每個學員都那麼熱情友好,無論年齡大小,我感覺自己好像踏入了一片淨土。

在看師父講法錄像的同時,我也學會了五套功法。身體的變化接踵而來,前幾天,像得了重感冒一樣,渾身難受,身體發沉。師父講:「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雖然身體難受,但我很高興,因為師父在法中都講了,那是在給學員淨化身體。幾天過後,身體輕飄飄的,像沒有了身體一樣,很舒服的感覺,平生第一次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雖然那時我才二十幾歲,但是常年也沒有幾天舒服的日子,胃潰瘍、鼻炎、鼻炎導致的頭疼頭脹,還有關節炎、肝炎、婦科病,感冒也是常事,吃藥也像家常便飯一樣,身體弱不禁風。師父不但給我淨化了身體,還要淨化思想。

師父講:「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

我走在街上,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看甚麼都變了,人來人往,車水馬龍,都那麼美好,世界觀也發生了變化,因為我思想中的壞思想被清理掉了。我好激動,做一個煉功人真好!這是我做夢都想不到的好事。師父給我一個真正健康的身心,我下決心好好修煉,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以前自己身體不好,家務活大部份都是丈夫幹,我只是打打下手。新年過後,我回到自己家中,看到那麼多的家務活需要幹。這也不乾淨,那也亂。我足足幹了三天活,除了吃飯,睡覺,一刻不停地幹活,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把家裏徹底收拾了一遍,丈夫也很高興。我逐漸的把家務活都接了過來,洗衣做飯,燒爐子,裏裏外外,我都能幹了,也不累。家裏的氣氛一片祥和。丈夫在外面應酬回來晚了,我也不生氣了,能理解包容他了。在工作中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丈夫和我都在學校工作,但不是一個單位。

一次在期末考試前,丈夫給我拿回來一張試卷,說是我們年級的期末試卷,讓我給學生講一講卷子上的題,丈夫的目地是想讓我教的班級成績高一點,我想我是煉功人,不能這樣做,就是成績高了也不光彩,對同行是不公平的。我教的年級有三個平行班,每個老師都想自己教的班級成績高一點,這樣在學生心目中,在學生家長和學校領導的心目中也能提高威望。但是煉功人做事要堂堂正正。如果我提前給學生輔導了考試題,我這不是不擇手段嗎?我就把試卷疊起來塞到床褥子底下了,一眼都沒看。雖然我們班的考試成績平平,但我心裏很踏實。

在當今的中國社會,學術腐敗也很嚴重,只要花錢論文都不用自己寫,別人給寫現成的,署上你的名字發表出來,而且是在國家很出名的教育刊物上發表。同事說,花點錢讓別人寫吧,省心。我說我還是自己寫吧,我修真、善、忍第一個字就是真,別人寫的那不是自己的。在工作中我從不和同事計較,做到寬宏大量,同事說和我相處很輕鬆,不累。

在教學中,我把我的做人理念「真誠,善良,寬容,忍讓」傳授給我的學生,我的學生說我對他們太好了,他們感受到了我真心的為他們好。在利益上我嚴格要求自己,作為教師要面對學生家長送禮的問題。我實在推脫不了,收下了,過後給這個孩子買件衣服回贈回去。我的學生在假期買成套的卷子,商家按照買卷子的人數給老師好處費,我從來都不要,我對商家說,學生買書,你賣書,在這過程中,我沒有任何的付出,這錢我不能要,我是煉法輪功的人。我沒有轟轟烈烈的大事,就是在生活的點滴中修煉著自己。

我有幸在大法的指導下修煉了十八年,經歷過風風雨雨,是真善忍照亮著我前行的路。在紛紜的亂世中,站穩腳跟,不隨波逐流。感恩大法!感恩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