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心有明燈路自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慶祝513明慧專稿)第十八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了,在這盛大而吉慶的日子裏,我懷著無比感恩的心,寫出自己修煉中的幾個片段,以此來見證師父的慈悲與偉大。

一九九五年,丈夫由於身體有病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我剛剛接觸了某功法(當時不懂,那是個附體功),還沒深入的學。那個教某功的女人給人看病,看了這個,看那個,就是不給我看。其實我也沒甚麼病,就是好奇。就擠到她跟前說:「老師你也給我看看唄。」她瞅我一眼說了一句:「法輪常轉」[1]就不再理我了。

當時我有些疑惑,雖說當時我沒煉法輪功,但我看過法輪功的書,知道「法輪常轉」是法輪功裏的話。當天我買了一個某功的胸章,是一個鍍金的麒麟。我戴在胸前,美滋滋的回到家剛想向丈夫顯擺、顯擺,一下發現那個小麒麟章早已不翼而飛了。因我從小就相信世上有神佛,所以我還算有些悟性,馬上想到:丈夫煉法輪功,那個東西不敢進我家。那個女人對著我說:「法輪常轉」,是法輪功的師父早就管著我了,借她的嘴在點化我。於是我放棄了某功,開始學煉法輪功。

了悟因緣

丈夫修煉法輪功後,身體迅速康復,紅光滿面,我的加入更使他勁頭十足。每天學法、煉功、上班、做家務樣樣不誤。我也沐浴著佛法的恩澤,享受著家庭的祥和與安寧。那段時間是我有生以來最幸福的時光。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執意要迫害法輪功。我們失去了修煉的環境,修煉懈怠了。丈夫的工作突然的忙了起來,經常加班加點,有時還熬通宵,沒有時間學法煉功了,身體開始出狀況,心性也掉下來了。

他們單位搞改革由國企改為私企。以後單位就不給交養老保險金了。以前十幾年的工齡讓自己交一部份保險金,得萬把塊錢,在當時對我們來說,這不是個小數目。他還不滿四十歲,離退休還有二十多年,所以他不想交。可是他個人這部份要不交的話,那麼單位那部份也就不給交了。也就是說之前的十幾年就白幹了。為此他也悶悶不樂。身體的勞累,再加上心情的鬱悶,漸漸的他的身體越來越差。零八年秋天,重病纏身,醫治無效離世了。

丈夫的離世對我打擊很大,我們夫妻感情很好。因為丈夫從小喪母,沒得到過多少母愛。婚後我儘量補償他,關心他。他對這個家非常珍惜,對我也疼愛有加,家務活搶著幹。只要他在家,我下班總能吃上現成飯。共同修煉後,我們更是相敬如賓。現在他突然的撇下我走了,兒子還不在身邊,下班回到家中,面對滿地的落葉和冷清的家,心中不免有些淒涼,禁不住淚水漣漣。好在學法、煉功時,書中的法理能讓我的心慢慢變的平靜、祥和,淚水也會戛然而止。而且還能時時感受到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

一次在夢中我看到這樣一個場景:在廣袤的天宇間,祥雲上,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小女孩兒面向人間說到:「(這角色)太苦了!」她旁邊有一位長者慈祥的說:「他們不也苦嗎?」 「可我比他們都苦……」小女孩兒哭了起來,長者慈悲的笑了,說:「好、好,你比他們都苦。」

從小到大,有時遇到不開心的事時,總有一個念頭告訴我:「等著吧,以後就好了!」雖然我不知道我在等甚麼,要等到甚麼時候,但每每出現這一念時,我的心就會變的很踏實。這個夢讓我明白了,夢中那個女孩兒就是我,長者就是大法師父,師父指的「他們」是指其他的大法弟子,其中包括我丈夫、兒子。我們來到人間是要配合著做一件大事情,我們是帶著使命來的。雖然在天上,我們明知人間險惡,各自扮演的角色很淒苦,可是我們還是毅然決然的跟隨著師父下到人間來了。我們對自己不辱使命一定還能跟隨師父重返天界充滿信心。然而,來到人間後,輪迴輾轉中我們卻迷失了,在迷中我們造了很多業。雖然大法的緣一直在牽著我們,這一世我們也幸運的得法了。但我們沒有珍惜,只是把他當作了一個可以強身健體的,可有可無的功法。所以遇到了點魔難,就懈怠了修煉的心。丈夫沒有完成好他的使命,提前走了。那麼還留在人間的我,就應該堅強的面對苦難,走好以後的路,才能不辱使命。

修煉十幾年的基礎使我讀懂了這個夢,體會到了師父對我的良苦用心。了悟因緣後,困擾我多日的剜心透骨的離別之痛消失了,我知道今後該怎麼做了。

心有明燈路自明

丈夫離世時,我四十多歲。之後不長時間就有人或捎話或直接問我:是否要改嫁?我當時想都沒想就回絕了。我們師父時時都在告誡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1],修成一個為他的生命。如果我改嫁,兒子大了肯定不能跟隨。那樣我兒子豈不成了孤兒?現在離婚率如此之高,缺爹少娘的孩子們,有很多都成了社會不穩定因素。我不但不能離開兒子,還要用真、善、忍的理念把兒子教育好。

丈夫的姐姐心疼我一個人孤苦,勸我說:「要不,咱招個上門女婿吧,好幫你支撐這個家。」我告訴大姑姐:「別擔心我,我一點都不孤獨,我過的很充實,感覺每天的時間都不夠用呢,再說這棟房子我還得給兒子留著結婚用呢。」大姑姐沉默了。就這樣漸漸的提親的沒有了。

可如今的社會道德敗壞,你想清修都很難,考驗時時有。一個過去交往很近的女同事來看我,勸我說:「別苦著自己,要是我,先找個情人交往著,甚么兒子、孫子的顧不了那麼多,自己先痛快了再說。」我聽後淡淡的一笑,說:「我修煉這麼多年,現在的一思一念都要以真、善、忍為標準。你讓我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我可幹不出來。」女同事討了個沒趣走了,以後再沒來過。

消停了一段時間,姨媽又來勸我:「現在都興找「貼身保姆」(一些有錢的孤寡男人,找個年輕的女人不領結婚證,給女人一些錢,就在一起住著,互相好有個照應,現在的世人也認可這種事。)孩子也大了,你又下崗沒工作。有合適的咱也找一個,好有個人幫著你操心孩子的婚事,你也好有個依靠。」我覺的好笑,說:「姨呀,你這不是讓我非法同居嗎?那可是犯法的呀!我一個修煉的人,能那樣做嗎?別擔心我了,我有師父管著呢。」姨媽也如夢方醒的笑了起來,可是對我後一句話不怎麼理解。我說:「日子長了,你就知道了。」

雖說這一波三折的現象也在情理之中,但對於一個修煉的人來說就得向內找了。我知道我的心還在貪戀美好的常人生活,色慾心還很重。於是在以後的學法修心中,我漸漸的歸正著自己,讓自己變的更加純淨,祥和。

幾年過去了,我生活的很平靜。丈夫的姑姑說:「這些年你生活的很安生(方言:意思是一個寡婦沒人欺負、沒人說閒話)。這說明你的鄰居們也挺好。」我笑了說:「修內而安外」[2]。

事實也確實如此。記的有一年,我家屋門有些變形關不上了。在院門外我遇到了鄰居大哥,問他家中有沒有刨子?他說有,並問我能不能讓他進家幫著修。我不好拒絕,便答應了。他熱心的幫我把門修好。出於客氣我給他倒了杯水,打開電視想讓他看會兒神韻光盤。可他只看了幾分鐘便站起來說:「不看了,再看就不想走了。」我知道他中午喝了酒了(當時酒氣還很重),看光盤也收不到好效果。便起身送他。誰知臨出門時,他拍著我的肩說:「妹子,以後有活儘管念聲,哥哥幫你。」對於他這種輕浮的舉動,我沒有大驚小怪,只是平靜的看著他說:「那我謝謝大哥了。」我的淡定使他清醒,趕緊把手收了回去。他走後,我查找自己在整個過程中是不是有不檢點的言行。想想也沒說甚麼不得體的話呀。不禁嘆道:唉,常人真是可憐哪,本來幫助了大法弟子,做了件好事,能積點福份,卻因為行為的不檢點,把福份還給抵消了!

可是修煉的人,沒有偶然的事,他的表現有我要修的。我忽然想起:在講真相時,為了和對方拉近距離,有時我會不分男女的拍拍人家的胳膊,和很熟悉的異性同修在一起,偶爾說笑中有時也會打人家一下。其實這些都不符合我們師父所要求的:「懷大志而拘小節」[3]。我告誡自己這個毛病今後一定要改。第二天我看到鄰居大哥時,他低著頭不看我。我沒有表現出和平常有甚麼兩樣,主動的和他打招呼。漸漸的他又能和我自然的說話了,只是行為變的規規矩矩的了。

有師父呵護真好

近十年來,我和鄰居們相處很融洽,有的鄰居還拿我做榜樣。有個鄰居丈夫出門做買賣,剩她一個人在家,她就安慰自己:沒事,人家某某(指我)這些年不都是一個人嗎。還有一個鄰居大姐,丈夫因病去世了,在喪事上周圍的鄰居們勸她時,也是拿我當例子。其實我心裏明白,她們還真沒法和我比,因為我是修煉的人,是有師父管著的人。

記的有一次,半夜睡夢中,我聽到「咚」的一聲響,把我給吵醒了。緊接著聽到一個男人急速的說著甚麼,雖說聽不清他說的是甚麼,但能聽出他的聲音很恐懼。接下來就是一陣摩托車的響聲漸漸的遠去了。我一看錶,正好是半夜十二點,就起來打坐。打完坐,我忽然明白了,剛才發生了甚麼事:兩個小偷騎著摩托車來我家偷東西,一個小偷在外面等著接應,另一個上了我家配房(我家南屋臨街,就兩米多高)。但上了我家房子的這個小偷,他在房上肯定是看到了某種讓他嚇破賊膽的景象,才導致他直接從配房上跳下去,發出「咚」的聲音,還有那驚恐的喊聲。我以前就聽說過這樣的事,有個小偷到大法弟子的家中偷東西,卻因為看到大法弟子家的院子裏站著穿著鎧甲的天神,就嚇跑了。我猜想那個小偷很可能是看到了師父的法身,或者是我的護法神吧,才把他嚇成了那樣。

明慧網上我還看到這樣一個故事:一個大法弟子晚上回家,遇到了劫匪,大法弟子就喊:「師父救我!」那個劫匪當時就嚇跑了。可第二天那個劫匪又截住了這個大法弟子,並問他:「你師父是誰?」大法弟子說:「你問這個幹嘛?」劫匪說:「昨天你一喊師父,我就看到一個穿著袈裟的佛打著赤腳就過來了。」大法弟子自豪的說:「我師父就是李洪志大師。」後來這個劫匪也得法了,從此棄惡從善,成了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有師父呵護真好!

這些年,我雖然一個人生活,但我感覺我的心很踏實。每天忙忙碌碌的,活的也很快樂。

現在姨媽對我說的「別擔心我,我有師父管著呢」這句話也能理解了。當然了,她也只是看到了常人這邊的表面現象:我有了份輕鬆的工作,雖然掙的錢不多,但足以維持我的生活;兒子工作踏實、不抽煙、不喝酒、不亂花錢,懂事,從不讓我費心,每月回家兩天,每天和我學一講法。

最近我地搞房屋拆遷,我原來的房子換了兩套三居室的樓房。認識我的人都羨慕的說:「我們拼搏了一輩子,才掙下一套房子。而你不慌不忙的就有兩套房子了,你這就叫‘有後福’。」雖然對名利我已經看淡了,得到這些也沒有太多的驚喜,但我還是會笑呵呵的告訴對方:「我這是修來的福呀!」

修煉的體會太多了,三天三夜也說不完。講出這些,一是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同時也是想告訴世人:趕快得法吧,我們都是為法來的呀,千萬莫錯過機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