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店傳出「法輪大法好」的心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我與老伴於一九九三年在一個小鎮開了個小店。一九九六年冬的一天,一個中年婦女到我店批發冰淇淋,付錢後走了,可是挎包卻落在桌子上。當時我們也沒有發現,後來一個來買冰淇淋的人,拿了冰淇淋轉身要走時,老伴發現桌子上有個包,就喊:你的包!她回頭看看說:不是我的。於是我們就把這包收好,等著失主來取。

傍晚,早上來批發冰淇淋的那位婦女滿頭大汗,匆匆的大步走來說:「我的包丟了,也不知丟在哪裏?落在你們這沒有?」我老伴同修問她:你丟的是甚麼樣的包?裏邊裝著甚麼?她說:「我的包像學生的挎包,裏面有兩個多月賣的冰淇淋錢,七百多元,還有我的營業執照和各種證件。」聽她說的全都對,老伴就將包還給了她。

她拿好了包,一個勁的謝謝我們,並且說:「你們真好。」我們說:「我倆是修大法的,不要謝我們,要謝就謝我們師父,是我們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她又大聲地喊著:「謝謝李洪志師父,法輪大法好!」

一九九七年夏天,一個年輕婦女晚上下班回家領著小孩,路過我店,進來給小孩買個冰淇淋,付完錢,領著孩子就往家趕,錢包落在桌子上忘記拿了。這時我老伴也沒看著,緊接著又一個老太太領著孩子買個冰淇淋剛轉身走,我老伴發現了桌上的錢包,就喊:「老大姐,這桌子上的錢包是不是你的?」老太太說:「不是我的。」我老伴想那一定是剛才那個年輕婦女的。

於是我老伴就跑著追她,邊跑邊喊:「帶小孩買冰淇淋的站一站。」她不高興的回頭說了一聲:「我給你錢了!」我老伴說:「你給我多少錢啊?」這時她看清了我老伴手裏拿著她的錢包,才明白,忙說:「不好意思,對不起,我剛開的一個月工資都在錢包裏呢,謝謝大姨。」我老伴說:」不要謝謝我,我是修大法的,是我師父讓我這樣做的,要謝就謝我師父。」於是她與孩子一起大聲說:「 李洪志師父好,法輪大法好!」

像這樣的事情,我們小店時有發生,如有二次撿到二個黃金戒指,當失主來認領時,我們都馬上還給他(她)們。可是有人說:「你們也太好心眼了,太實在了,誰也不知道,你們就留下吧,就是還給人家,也不能白還給她,人家給你們酬謝費你們還不要,太傻了吧。」可我們是修大法的,師父要求我們要做個好人、更好的人,遇事為別人著想。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倆男倆女四個小青年,都二十來歲,慌慌張張地跑進小店問:「阿姨,剛才看到一個白金手鏈沒有?」老伴同修說:「你們都鬧瘋(方言:打鬧的意思)了,白金手鏈掉了都不知道?」「是的,剛才我們在這光顧瘋了,手鏈掉了都不知道,多虧阿姨看到給我保管起來,如果讓別人撿去,我可就慘了,手鏈一萬多塊錢呀,才買不久,大姨,我兜裏有三百元錢,給您做酬謝吧。」丟手鏈的青年說。

這個青年從兜裏掏出三百元錢非要給我老伴,我老伴拒絕說:「我怎麼能要你的酬謝錢呢?我如果要的話,也就不還你手鏈了。」這幾個小青年看到大姨拾金不昧,還不要酬謝,都異口同聲地說:「大姨真好。」其中有一個青年說:「大姨是修法輪功的,原來里屋還掛著李洪志大師的大法像和大法輪圖呢。修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好!」

這時我老伴說:「是的,我師父告訴我們,遇事要為別人著想,看你們丟了白金手鏈得多著急呀,是我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你們趕快謝謝我們師父吧。」四個小青年於是齊聲大聲說:」謝謝李洪志師父!法輪大法好!」連喊了三遍。

二零零三年正月裏的一天,有幾個中年人到我們小店裏訂壽糕,訂完走了能有一個多小時又回來問我:「大叔,剛才訂壽糕時我在屋裏打電話,打完電話,不知道手機放到這沒有?」我說: 「屋裏有一個手機,不知是你的不是?」我拿出手機,他說「是我的」,並且說: 「我用她的手機撥一下我的手機號它就能響。」

撥完號手機是響了,於是我將手機還給他。我說:「以後在外面打完電話手機可不能隨便放,以免忘了,丟了。」丟手機的人說:「是的,以後要好好保管手機,若丟了就是丟了五千元錢呢。謝謝大叔。」我說: 「不要謝我,要謝就謝謝我師父吧,我是修大法的,是我師父讓我這樣做的。」於是她雙手合十地說: 「謝謝李洪志師父!法輪大法好!」

經常有人將一些隨身帶的東西落在我們的小店裏,我們都會想辦法找到失主,有些東西找不到失主,我們都會把這些東西放到顧客明顯能看到的地方,好讓顧客再光臨我店時能及時看到找到自己落下的物品。這樣做,我們是在守德,也是讓眾生體會到:修大法的人和常人不一樣,修大法的人正,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我和老伴都是一九九六年八月走入大法修煉的,到現在已二十一個年頭了,我們沐浴在法光中,受益良多。這些事是我們修煉了大法才能做到的,是大法使我們提高了心性。

衷心希望通過我們的修為能幫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美好,解除一些人對大法的誤解,支持大法,做一個正直善良的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